秦思彤没说错,宫玉卿就是要把张楚往死里坑。

美其名历练,实则不过是为了给沈浪创造机会,顺带逼迫张楚‘大杀特杀’。毕竟到时候面对其他宗门的围攻,张楚不可能苦口婆心的以德服人,除了以暴制暴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选项。

第三和第四封信,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关于上榜新秀的粗略概括。说白了,就是把这十个新秀树立成‘靶子’,让其他宗门对症下药,想方设法干掉新秀。与此同时,新秀也不会坐以待毙,那么势必会掀起无比惨烈的战斗。

对宫玉卿了解越多,张楚就越觉得宫玉卿不对劲。

至少她除了重振太玄门这个目标之外,肯定还藏着其他私心。

比如……对于将修行界变成人间炼狱这件事,宫玉卿就有着浓厚的兴趣。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重要,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眼前。

坏消息是张楚彻底变成了众矢之的,算不上好消息的好消息是,除了张楚之外,还有另外九个人被拖下了水。

“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张楚对牧民大哥的身份无比感兴趣。

这几封信件,意味着牧民大哥非比寻常的身份。

牧民大哥一如既往的高冷,极为排斥和外人接触,面对张楚的询问,牧民大哥像是没听见一样,从秦思彤手里拿过信件,转身就往帐篷里走。

就在这时,秦思彤突然冲牧民大哥鞠了一躬,毕恭毕敬道:“多谢您的救命之恩,跟感谢您默默守候天山。”

此言一出,牧民大哥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片刻的犹豫过后,还是转身冲张楚等人沉声道:“快走吧,不要对这片土地有任何留恋。”

说完,牧民大哥消失在了帐篷里。

话说到这份上,张楚也就不再纠结什么,带着一行人,沿着公路,朝最近的休息站走去。

离开的路上,阮珠好奇的问道:“思彤姐姐,你刚才说那个牧民先生,在这里生活是为了守护天山?你怎么知道的?”

秦思彤回答的很轻松:“之前我不是问过你吗,牧民大哥是修者还是凡人,你回答的很肯定,牧民大哥身上察觉不到半点真气,肯定是凡人。但牧民大哥喂我服下的丹药,可不是凡人能够得到的东西,况且……帐篷里还放着不少法器。”

“法器?”阮珠楞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帐篷里有法器?”

“呵呵。”秦思彤笑了笑:“因为你是修者,看事情的角度,自然和我不同。凡是修者,都会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利用‘真气’来评断人或物。但我就不同了,我感受不到真气,所以会从其他方向入手。帐篷里那些积灰的杂物,其中就隐藏着不少法器,无论是上面篆刻的铭文,还是根据外形推测,都和我在典籍中看到的法器资料,大同小异。只不过……”

说到这,秦思彤叹了口气,感慨不已的转身看了一眼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帐篷。

“这些法器和牧民大哥一样,都失去了真气……”

此言一出,一旁的赵唐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失去了……也就是说,那个奇怪的牧民曾经也是修行者!”

秦思彤点了点头:“恐怕是的,而且肯定实力不俗。他独自一人镇守在天山脚下,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本身就值得敬佩。再加上,一些宗门组织,不顾人力物力的派快递员,为牧民送上第一手新鲜的外界咨询,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秦思彤扭头看向张楚,轻声问道:“你还记得之前沈浪抢了一匹马?”

“当然记得,当初沈浪说,一马换一命,才饶了那牧民一命。这么说来,遭遇沈浪的受害者,正是刚才那位牧民大哥。”

“受害者?恐怕未必。”秦思双眼微眯,眼神锐利:“那牧民大哥,一看就知道是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根本就不会害怕任何威胁。再加上他为了保护牧场,巡逻了一夜,可见那些牲畜对牧民大哥的重要性。如果沈浪出手抢夺,牧民大哥必然会拼死抵抗,势必会被沈浪杀掉。要我看,沈浪说的那番话,不过是糊弄我们的鬼话罢了。与其说是抢夺,倒不如说沈浪亲自拜访了牧民大哥。”

“拜访?”这个词引起了张楚的注意。

秦思彤点了点头:“不错!帐篷里除了积灰的杂物之外,还有很多少见的珍贵物件,这些物件来自天南地北。”

一旁的阮珠,印证了秦思彤的话:“当时我还在奇怪,帐篷里怎么会有南方少数民族的银饰。”

“所以我推测,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来拜访牧民,并且送上礼物。”说话间,秦思彤从口袋里拿出一颗丹药,递到张楚面前:“今天早上,牧民大哥给我的丹药,说是让我服下,可以巩固气血,我多了个心眼,就没有吃。”

张楚眉头紧锁,难怪刚才就在秦思彤身上感觉到若有若无的真气,起初还以为是沾染了阮珠的真气,所以也就没在意。

没想到,秦思彤身上丝丝缕缕的真气,竟然是从这颗丹药上散发出来的。

张楚接过丹药,顿时惊为天人:“玄……玄级上品丹药?”

“什么?玄级上品?”身旁的赵唐连忙夺下丹药,放在掌心仔细打量,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浑厚真气,也是一脸懵逼:“区区一个牧民,手上怎么会有这种极品丹药,而且……随随便便就拿出来给别人吃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秦思彤接过赵唐递回来的丹药,塞进口袋里,然后沉声道:“除此之外……牧民大哥还给了我一样东西。”

“哦?什么东西?”张楚已经彻底重视起来。

秦思彤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片:“之前将信件还给牧民大哥的时候,他顺手将这个小纸片赛进了我的手里,考虑到牧民大哥不愿声张,所以我就没敢吭声。”

秦思彤将小纸片展开,上面赫然写着两行字,竟然是两句诗。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