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民大哥是在恭祝楚哥哥登上修行界之巅!”阮珠一阵兴奋,任何对张楚有利的事情,阮珠都打心眼里高兴。

赵唐眼神中却闪过一抹疑惑,转身看向早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帐篷:“那个牧民凭什么祝贺楚哥?或者说,他跟楚哥什么关系?”

秦思彤也有些疑惑:“至今为止,我也没想出牧民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三人的视线落在张楚身上。

张楚随后将纸片揉碎弹飞,脚步不停,甚至有加速的趋势。

“除非这两句诗,根本就不是什么祝贺词。”

“什么意思?”秦思彤一阵意外。

张楚耸了耸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两句诗,隐喻了隐秘之境的大概方位。你们还记得之前沈浪说过,隐秘之境高原之域的大概方向,位于西南方向。再结合这两句诗,基本已经可以断定,所谓的高原之域,正是天下闻名的喜马拉雅山脉!”

赵唐连连点头:“是这个道理!只是我仍旧不明白,那孤僻的牧民,为什么要帮我们。”

经过张楚的点拨,秦思彤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并不是牧民要帮我们,而是沈浪要帮我们。”

“不错。除了沈浪,我想不到第二个人选。”张楚语气一沉,眼神闪过一抹复杂之色:“正如秦思彤所言,牧民以前曾是修者,不出意外的话,他曾与强者交手,结果一身修为被废,甘愿在这天山脚下,化身孤独的守山者。沈浪和陈秋生都主动前往拜访,我甚至怀疑,这位牧民知道沈浪的身份,所以才送马的同时,又帮沈浪稍信。”

此言一出,赵唐脸色骇然:“难道说!”

不等赵唐说完,张楚已经点头回应:“这位牧民大哥,极有可能是太玄门成员,隐姓埋名于此。”

秦思彤听到这个论断,也是大为震惊,连忙停下脚步:“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认亲。”

听到‘认亲’二字,没人注意到张楚的脸上闪过一抹窘迫。

毕竟……除了张楚、宫玉卿、林蔓三人之外,再无其他人知道张楚的‘冒牌货’身份。

沈浪前往拜访牧民,那叫‘认亲’,张楚前往拜访,算什么说法?

甚至……张楚怀疑,牧民根本就是知道张楚的身份,这才一直对张楚爱答不理,所以也不必回去热脸贴冷屁股了。

“赶路要紧,牧民大哥隐姓埋名于此,图的就是余生安宁,我们又怎么好去打扰他。”张楚轻描淡写的搪塞过去,心里却越发的纠结,自己身为冒牌继承者,对于未来不禁有些迷茫。

穷极一生,付出一切,重振太玄门,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

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值得!”张楚用余光瞥了一下秦思彤,就算不为了太玄门,也要为了秦家,为了自己曾许下诺言要守护的世俗修行界!

想清楚这些,张楚的态度变得更为坚定,脚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起初只是拽着秦思彤,后来干脆又把她背到身上,脚尖连点,足下生风,朝着下一个休息站而去。

沈浪为什么帮张楚,就算不明说,众人也知道,不过是为了让张楚帮沈浪‘分摊仇恨’罢了。

毕竟沈浪也光荣上榜,排名第三,足以令整个世俗修行界为之重视。

沈浪那么精明的人,可不会将所有重担扛在身上,为别人做嫁衣。

牧场距离休息站接近三百公里,几乎相当于内陆两座‘省会城市’的距离。

不过在这片地广人稀的土地上,三百公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光是张楚知道的‘无人区’就不下三处。

靠着修者脚力,下午两点左右,休息站逐渐浮现在视野里。

和之前张楚等人停留过的休息站差不多,这里也是由五个员工负责。

阮珠似乎是触景生情,眼神有些伤感,虽然没有明说,但张楚猜得出,阮珠肯定是在担心休息站大姐。

考虑到休息站大姐是宫玉卿的人,整个过程都在利用阮珠,为了避免阮珠伤心,张楚索性不提,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跟休息站的负责人进行了短暂的讨价还价,张楚等人以十万块钱的价格,买了一辆二手进口越野车。

这越野车的年龄,恐怕比阮珠还要大,说是二手,其实已经倒了七八手。

而且极有可能是早已经报废了被丢弃在无人区,被休息站的员工拖回来,简单修理了一下,便仍在停车场,如果有路过的旅人,便可以卖个好价钱。

加满油,简单准备了一些食物,众人便再次踏上旅途。

再往前走就是市区了,不过中间依旧有接近二百公里的距离。

傍晚时分,在距离市区还有五十多公里的地方,越野车不负众望的‘趴窝了’。

打开引擎盖一看,好家伙,整个引擎都废了,这十万块钱花的忒不值!

张楚只好背上秦思彤,靠着两条腿继续赶路。

好在天色已晚,不担心引发什么轰动,每迈出一步都有好几丈距离,脚尖在柏油马路上犹如蜻蜓点水,速度丝毫不亚于国产越野车。

晚上八点多,一行四人来到机场,买了机票,简单办理了一下登机手续,便在候机大厅等着。

其实众人本打算先回一趟东洲,稍作休整,再前往高原之域。

但考虑到天山此行,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再加上整个修行界虎视眈眈,众人一拍即合,索性直接前往目的地,免得节外生枝。

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张楚等人才登上飞机,横跨整片大陆,于清晨时分来到南州机场。

下了飞机,众人就近找了个酒店稍作休息,直到当天晚上,才乘上前往喜马拉雅山的最后一趟大巴车。

喜马拉雅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名不见经传,却极为特殊。

众所周知,这些年有不少冒险家或者土豪,对‘登峰’无限向往,因此当地旅游业十分发达。

但大多数登山者,都选择从山的另一边登峰,也就是孟加拉国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