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持帝兵过去,将宗门天骄救出来,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

素还真沉吟少许,才是沉声说了一声。

黎庸神情淡淡,对此没有多说什么,很显然,无言就是拒绝。

黎庸不可能让素还真如此做,而素还真,也只是说说罢了。

这种建议,就是素还真自身,都觉得不妥。

只是就此眼睁睁看着那些天骄生死皆由天意,实在太让人心情沮丧了。

“不要多想了,这种情况下,帝兵不可能带走,就算时间短暂,那也不行。”

黎庸苦笑一声道:“若天下局势平静,那倒是无妨。”

“只是眼下,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心怀叵测之辈,一步踏错,万劫不复,我们不能犯错了。”

若天下太平,一切自是无妨,谁敢轻易跟拥有帝兵的门派作对?

但若局势混乱,那就未必了。

这世间,世家门派,无不渴望着有朝一日,得以蜕变,化作帝族大教,站在食物链顶端上。

所谓门派与大教的区别,其实并不很明显。

但所谓大教,必定有着绝世帝经,首开先河,在修行某一道上,有着出类拔萃的贡献。

当今之世,所谓今世法,来自荒天帝从体书之中的感悟。

但荒天帝所开辟的法,那也只是一个大体框架,而且修行难度上,是极端可怕的。

不过后续之中,有诸多帝在这样一条路上,不断拓展,最终演化出诸多法门,这才有百花齐放的局面。

太一门,若真称作大教,并非不可行。

不过太皇仅仅留下毁灭剑道,却不曾将相应帝经流传下来。

太一门中天骄,固然可以参悟毁灭剑道,由此得到启发,蜕变成长下去,不弱那些修行帝经的存在。

但如此一来,与那些称作大教的门派,就有些区别了。

这都只是虚名,无关紧要,太一门中也没有人对此太过在意。

唯有帝兵,才是宗门存世根本。

太皇之后,距离至今,煌煌百万年岁月,宗门长盛不衰,这根本原因就在于太皇剑。

只要太皇剑不失,那就问题不大。

黎庸心中虽然还是感到不安,有一种浓烈的阴影笼罩着,但也只能勉强安慰自己,将这种不安强行按捺下去。

“掌门,不要忘了,那圣子还在魔鬼岭呢。”

素还真这话,让黎庸脸色微变。

黎庸自然知道素还真话语中所指的圣子是谁,黎庸沉默少许,随后才是苦笑一声道:“我自然不是忘了,只是无能为力罢了。”

“宗门为大,不要说那是否真为太皇轮回归来,就算是真的,我也只能这样做。”

“素长老不必太过担心,若其真为太皇轮回归来,那魔鬼岭中莫名变化,对其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素还真听到这话,眸光宛若洞穿虚空,望见魔鬼岭中,无尽瘴气翻腾,其双眸带着神光,这是开启了某种玄法神通。

只是想要勘破魔鬼岭中变化,洞悉那瘴气背后的隐秘,却是做不到的。

“圣子自然不用我们担心,只是我们冷眼旁观,不会让圣子心生隔阂吗?”

“何必想太多,无论最后发生什么,你我只能承受而已。”

“轰!”

突兀之中,整个魔鬼岭中,爆发出无尽黑光。

那黑光直冲云霄,黑压压如大云压顶,整个天穹,由此被渲染开来。

天上大日沉寂,亿万里虚空,都只能见到那黑光滔滔,如黑色大河,直挂云霄。

“这是怎么了?”

素还真心中一沉,那魔鬼岭中生出惊天变化,这自然让人心惊。

“是那古地府,向着魔鬼岭移动过去了。”

黎庸话语沉重,“那古地府,之前失落在不可知之地,但那某种阻碍,被撕裂之后,这是要回归了。”

“若那古地府中的可怕存在,爬了出来,那最后的结果,恐怕十分惨烈。”

素还真可不愿见到这种结果,但这却是不受控制的。

魔鬼岭中,地下世界,张子陵更能感受这其中变化。

整个魔鬼岭,所有地脉都像是在发生迁移,随后有无穷大光,自地表上倾泻开来。

这沉寂无尽年月的地煞之气,像是一朝破土,如一只只地龙,在翻腾,在扭转,天崩地裂,无尽山石,都偏移了方位,这里发生剧烈的声响,宛若怒雷,宛若巨浪。

“圣子,这魔鬼岭中,怎会生出这种变化?”

韩宗玉心中有些恐慌,不仅仅是担心自身安危,同样担心宗门天骄。

若宗门天骄夭折,那就实在令人痛心了。

特别是太一门本身就元气大伤,如此情况下,很可能使得整个太一门在这一纪元,错失大运,这是不可饶恕的。

哪怕宗门之中对韩宗玉不做惩罚,韩宗玉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古地府吗?”

张子陵喃喃自语,眸子中流淌有一丝深意。

古地府的大名,张子陵自然听说过。

“只是眼下来,与古地府碰面,那实在太早了,以我眼下实力,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除非有着性命之忧,不然张子陵是不会动用太皇的帝道道果的。

面对这种超出自身眼下境界的恐怖劫难,张子陵应对的手段实在太过匮乏了。

但这也没有办法,像是六道轮回拳,可以让张子陵在同境界中,攻击力不弱任何人,但境界上的差距,就不是什么玄法神通可以弥补的了。

这需要时间的积累,张子陵眼下只有彼岸境修为,就算张子陵突破到道宫境,四极境,很多东西,还是无能为力。

“这局势变化太快,太过棘手。”

张子陵眸光微转,心生退缩之意。

“我们该走了。”

张子陵看了韩宗玉一眼,沉声说道:“韩长老,这眼下局面,远远不是你我所能参与的。”

韩宗玉有些讶然,对张子陵的身份,韩宗玉可是深信不疑的。

正因为如此,韩宗玉认为在关键时刻,张子陵可以扭转战局。

毕竟那可是太皇,曾横压天地一纪元,为人族扭转气数的恐怖存在。

那样一尊帝横渡轮回归来,哪怕修为境界需要重新修行,但若说没有什么底牌,那根本不可能。

韩宗玉不过化龙六变,还不明白所谓轮回想要横渡,那是何等艰难之事。

张子陵摇摇头,“韩长老不愿意离开?莫非对那古地府中机缘,有所眼红?”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