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龙鼎

空中,大战不息。

有白衣陨灭,发丝湮灭为虚无。

也有道君身陨,葬灭秦轩神通之中。

宇皇回过神来,他望着那损失惨重的星河盟,而事实上,那个他瞧之不起,不放在眼中的元婴,却只是损伤发丝丝毫。

“开路!”

人群中,有道君大喝,手持重宝,震退法宝,白衣。

一旁,更有道君合力,开辟出一道道路,足足上千道君,仿佛积蓄的力量,若星河浩瀚,爆发而出。

空中,白衣退,法宝退。

星河盟的修士,硬生生在秦轩化身与冯宝所操控的法宝之中开辟出一条道路。

有人咬牙,齿间渗血,却疯狂的运转功法,不吝法力,为宇皇开路。

宇皇乃是道君巅峰,在十大星域之中更是名声极盛。

传说,有大能都曾陨落在宇皇手下,这也是宇皇成为这星河盟三位盟主之一的底气。

冯宝面那星河盟举动,也不由面色骤变。

“长青,你小心,宇皇那家伙修得万龙星辰诀,乃是十大星域之中一位仙人的传承,手中五品重宝可不止一件。”他提醒着秦轩,言语之中包含警告。

宇皇之强,冯宝自然是有所耳闻。

他以太上御器法操控五百重宝已经是极限,若宇皇降临,他根本无余力拦阻。

在冯宝声音之中,宇皇脚下,已有星河浮现,若星光一瞬,跨越千百丈距离,直冲秦轩而来。

“你们六个家伙,就打算在这里看戏么?”身后,韩雨出声,望着那脸色微微苍白的离玉六人。

“青帝殿……”离玉想要开口,言青帝殿也不包含他们。

他们只是被迫而来,要是可能的话,谁愿意来,来得罪星河盟,来得罪宇皇这种妖孽。

他们六人也是道君,但比起星河盟却犹若蜉蝣撼树,更何况宇皇实力,更是远胜过他们六人。

“动手吧,若是长青前辈败,我等也必然要被视之为同党,不论是否动手,星河盟,我们都得罪定了。”离合忽然开口,让其余五位真君微微沉默。

他们知晓,秦轩如今在控化身,战星河。

冯宝更是操控五百重宝,这在他们眼中已经足以逆天了。

两人,恐怕都不曾有太多余力。

星河盟知晓,所以他们方才为宇皇开路,希望宇皇败二人,逆转胜负。

离合咬牙,他们望着秦轩与冯宝的背影。

曾几何时,他也幻想过傲临星空的壮举,岁月,淹没他雄心壮志,只剩下了步步为营。

但如今,眼前却有机会。

他们或许胜不得宇皇,但日后十大星域之中传言,青帝殿两人战星河盟中,或许还会一笔提及,南仙宗师兄弟六人,合力相助。

何其壮举!

“动手!”

离合爆喝了,他动手,离方五人也同时运转功法,凝聚法力。

五人爆喝,动南仙五行诀,衍五大生灵,仰天怒吼。

“南仙宗!”

“南仙五君,尔敢!”

星河盟内,有人怒吼,甚至,在星河盟内,还有他南仙宗的道君,惊怒的望着五人。

离合咬牙,只见那五方神灵,赫然向宇皇冲击而去。

“可笑鼠辈!”宇皇面那五方神灵,仅仅吐出四字。

十大星域之中,有传言,离合五人合力,可抗衡合道大能。

但这在他宇皇眼中,却更像是一个笑话。

因为,他曾手染大能血。

宇皇手中,浮现出一尊鼎,这一尊鼎,绽放着星辰光芒,通体墨黑有上万星辰在其中点缀。

这一鼎,有九足五耳,皆为龙相。

大鼎浮现,只有丈高,但在宇皇身前,却仿佛是一片星穹。

“星龙鼎!”冯宝瞳孔微缩,这星龙鼎,在十大星域之中名气不小。

当初有传言便是,宇皇杀大能,便是有这星龙鼎相助,方可返虚杀合道。

只见那星龙鼎转动,浩瀚星芒仿佛将众人瞬间淹没,乾坤变化,如若星辰一域,一鼎横空,鼎下,便是星穹。

星穹之中,更有万千金龙蜿蜒盘卧。

离合等五方神灵,固然可怖,但在这星穹内,在那万龙下,却仿佛孱弱的若狼群中羊。

离合等人更是瞳孔骤缩,宇皇立于星穹之中,仿佛是这星穹君王,俯瞰着六人。

他一双眼眸内,蕴藏着无尽星芒。

伴随念动,霎那,万龙腾翔,扑杀而至。

轰轰轰……

五大神灵怒吼,但在万龙之下,却在不断的破裂,被蚕食。

五大道君,更是脸色从刚开始的凝重到最后的惨白,甚至被那万龙攻伐不断咳血,

五大道君不过如此,更何况是那离玉。

离玉节节后退,难以支撑,只有手中法宝,不断祭炼,轰击那一条条金龙。

轰!

终于,一声爆裂之声,只见那五方神灵哀嚎,更有大阵破碎,离合五人咳血倒飞。

他们满是惊恐的望着宇皇,眼中更有极具不可置信。

他们知晓,他们个人与宇皇天资差距很大,实力上更有差距,但却不曾想到,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仅仅是一件法宝,便破了他们五人大阵,破了五方神灵。

太恐怖了!

面对宇皇,他们仿佛当初在青鸾城外面秦轩一般,如此无力。

六人,重创,冯宝的脸色骤变。

他望着宇皇,眼中掠过一抹担忧。

“长青,你我不若后退,今日青帝殿名声必然大噪,你我休整一番,再战几次,蓝凰城必入你我二人之手。”冯宝劝说着,他脸色愈加苍白,事实上,即便以太上御器法操控五百重宝,他如今已经快到极限了。

便是不用宇皇到来,他恐怕也要败退。

盘坐在这一方星穹的秦轩,他淡淡的望向宇皇,缓缓起身。

“退?”秦轩淡淡一笑,“何须退?万人在我眼中都犹若浮尘,更何况这一人。”

他起身,望着那大鼎后的宇皇,淡淡一笑。

下一刻,他动了,只见他体内,仙婴凝诀,身后,骤然有万剑成河。

逆玄剑诀,十方!

轰……

一声声轰击,每一剑,都与那一龙碰撞,若在这片星穹之中若星辰炸裂轰鸣。

待轰鸣声沉寂,万千金龙化虚无,秦轩手持万古剑,望着宇皇。

宇皇凝眸,他不曾想到,秦轩动三千化身之余,竟然还有如此余力。

他更想不到,那三千化身,伐仙神通,不过是秦轩万古长青体之力,精气演化。

而秦轩体内,尚且还有一……

九色仙婴!

“好一骄狂之辈!”宇皇声音如钟,弥漫星穹。

他一双蕴含无量星光之瞳,注视着秦轩。

宇皇承认,秦轩这等天骄,他在十大星域之中,也是第一次见到。

一人敌万人,三千白衣战星河。

稀世罕见,如人中龙凤。

秦轩淡淡的望着宇皇,懒于多言。

他当即脚下一踏,便横贯星穹而出,一步,掠过那星龙鼎所化领域。

剑斩落在那星龙鼎之上,发出震天轰鸣。

整片星穹,都因这一剑而裂。

宇皇手中却已然凝诀,在他身后,骤然浮现出一道法相。

有一人,身有万龙之袍,足有百丈,若一巨人,足有千手,每一手掌,都拈星辰而立。

大道法相,此法相,倒映的是宇皇心中之道。

这已经是合道威能了,难怪,宇皇曾斩灭合道,他距离合道,早已经临门一脚。

秦轩淡淡的望着那百丈法相,踏步而起。

轰!

一手星辰落,秦轩提剑斩出,剑道如天河逆流而起。

星辰破碎,更有手掌如山岳,碾压秦轩而来。

剑鸣声,震动天地,骤然,那手掌被贯穿,秦轩冲天而起。

一手刚破,便又有一尊手掌星辰落下。

秦轩动剑道,再破其一,宇皇立于那法相眉心,注视着秦轩斩星辰,破法相手掌,势如破竹。

但他依旧无动于衷,再次落掌星辰。

足足千手,秦轩尽数破碎,即便如秦轩,在破碎这法相星辰后,也不由微微皱眉。

他体内法力消耗太大了,他手掌蕴含星辰道则,道则之力顺着万古剑入他体内,在不断侵蚀。

这才是这法相的真正可怕之处,星辰之力侵蚀身躯,法相之力耗尽其力。

就在这时,宇皇却再动神通,只见一拍那星龙鼎,从其中,喷涌出炽烈的光芒,光芒就仿佛是那恒星阳炎,足以融化万物。

宇皇漠然而视,“我曾拼死入恒星外百丈,截取这一鼎阳火,炼为己用,恒星大阳之下,便是道君法力也会被灼灭成虚无,更何况是你一介真君。”

只见那阳火喷薄,如一道天河,还未临近,整座蓝凰城墙都在微微发红,上面的冯宝等人,更是瞳孔骤缩。

真正的恒星阳火,这宇皇,竟然敢入恒星外百丈,要知道,便是大能靠近恒星,稍有不慎也会陨灭。

至尊方能无惧恒阳,宇皇,竟然胆大如此。

但不得不承认,宇皇所为,带来的收获近乎是无与伦比的,这一鼎恒阳之炎,足以焚灭大能之下一切虚无。

只见那恒阳之炎降落,秦轩也终于懂了,他收万古剑,非是剑道不可破此阳炎,而是万古剑若是触及那恒阳之炎,必然会受损。

六品法宝,还不至于能够抗衡恒阳的地步。

有大印浮现,玄天印冲天而起,若山岳,阻挡阳炎。

但即便是玄天印,在这恒阳之炎下,也在被灼灭,甚至在融化,阻挡不了多久。

就在这时,只见秦轩手掌一震,一双手掌化作玄色。

“雷霆?区区法力所化雷霆,如何与恒阳相争?”宇皇在恐怖的温度之中缓缓开口,仿佛在问秦轩。

秦轩忽然一笑,“恒阳,弹指刹灭之光辉,你眼中之恐怖,在我眼中,却也不给过微弱之烛火罢了。”

秦轩双手猛然一震,只见有天雷之气横贯星穹。

天穹上,本云开雾散之地,竟然在这天雷之气下凝聚出了雷云。

宇皇抬头,瞳孔微震,一介元婴真君,竟引动天地之异象,凝聚出雷云。

雷云,近乎有一里,遮天蔽日,极难相信,这乃是人力所为,是一介元婴真君所为。

秦轩脚下猛然一踏,冲天而起,直入雷云之中。

只见那万里雷云,尽数化作漩涡,仿佛若吞噬天地的巨口,无尽的雷云仿佛在被恐怖的黑洞吞灭。

只是不过十数息时间,万里雷云,便已经消失无踪。

秦轩的双手,更是化作了一种妖异的惨白。

甚至在他的双手上,有一道道裂痕,裂痕上有雷光,仿佛这一双手掌内,蕴含无尽天雷。

秦轩眉头微皱,他吞万里雷云,竟然差点让他双手被碾为齑粉,若是星穹雷霆,恐怕他双手都要被粉碎。

紫雷掌,终究还需要岁月沉淀。

思绪之中,他已然动手,只见一双手掌落下。

足有千丈雷掌,浮现在这天地之中,雷掌落下,轰击在那星龙鼎上。

轰!

星龙鼎猛然一震,鼎口被直接封住,在下坠,其中恒阳之炎欲冲破那巨大雷掌,只见有天雷爆裂,阳火轰鸣。

宇皇瞳孔微缩,星龙鼎在受到创伤,甚至要破碎。

他当即便是一声大喝,动星龙鼎后退,离开紫雷掌范围。

旋即,他再次喷出恒阳之炎,与紫雷掌碰撞。

天穹,在这一刻近乎化作青红两色,无数雷霆与阳火交织,近乎要将整座蓝凰城都毁灭。

其中有阳火落在大地上,将大地燃灼成一片熔岩之地。

更有雷霆劈落,大地裂开不知多少丈,深不见底。

远处,星河盟的修士早已经目瞪口呆,这哪里是返虚与元婴之战,更像是两位仙人在斗法。

两人,都在借天地之力,一人借天地雷云,一人借恒阳之炎攻伐。

在无尽的轰鸣之中,蓝凰城这一方城外,如若破碎的天地一般,只有蓝凰城不朽。

甚至,冯宝已经收起法宝,星河盟的修士也退开足有万里,三千白衣只剩下不到两千,落在蓝凰城墙之上。

不仅如此,在那雷霆与阳炎的攻伐之中,更有两道身影动手。

一人持剑,另一人,手中浮现一把偃月刀,不断攻伐。

刀光若星辰汇聚,剑道冲天而起。

轰!

直至,雷霆与阳炎弥散,露出那两道身影。

一人,持剑而立,一人,遍体鳞伤。

宇皇望着秦轩,他嘴角染血,瞳孔黯然。

“我败了!”

雷霆阳火散尽之时,便是两人分出胜负之时。

五大剑道,宇皇怎么也不曾想到,秦轩一介元婴,竟然能修五大剑道。

五大剑道,除却秦轩元婴下品修为,绝对足矣道君境无敌。。

最恐怖的是……秦轩,眼前这个可化身三千,可聚、吞万里雷云,可破他星龙鼎、恒阳之炎的存在……

非是剑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