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釜底抽薪

张凌翼看到两人一番小动作,自然也猜出了刘季凌心中的小九九。

“看来这刘季凌还真不愧为知府的智囊。”

但他也丝毫不慌乱,毕竟这事也已经在自己的预料之内。

张凌翼领在前面,府衙门口外的小乞丐们脸上虽还是不安但还是跟着张凌翼走进了府衙公堂。

“威~~~~~~~~~~武~~~~~~~~~~~”

公堂两侧站立的衙差喊完了长长的威武两个字,白鹿州知府章舟和走上公堂。

他的脸色平和,但眼眉里透出的那股阴狠是怎么都掩盖不下去的。

刚刚师爷已经在后堂和自己交代了事情的大概,他心中已经有数。

居然敢这般挑衅自己,岂不是找死不成?

章舟和先是不动声色盯了一眼堂下挺身站立的张凌翼和被五花大绑的苏柳,还有因为人数实在太多而将整个公堂都挤得满满的小乞丐。

“啪!”

他上来便是将惊堂木重重一拍。

“是何人要伸冤?”

张凌翼走了上来,略略欠身。

“大人,是小人要来伸冤的。”

“你姓甚名谁,为何人伸冤,又要状告何人?”

张凌翼缓缓答道。

“小人张凌翼,要为城隍庙一众小乞丐伸冤。至于状告何人嘛,便让府衙捕快苏柳来说吧!”

苏柳立刻也走了上来,往地上一跪。

“小的苏柳,叩见大人。”

刘季凌自然也认出了堂下的苏柳,立刻说道。

“苏柳,你为何被五花大绑?苏柳你且尽管放心说,知府大人在此一定会为你和你的家人主持公道的。”

这刘季凌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这绵里藏针的一席话可不把苏柳的裤子都要吓湿了。

果然苏柳一听到刘季凌威胁家人的话,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将刚刚要准备说的话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他只得支支吾吾道。

“大人我我我”

刘季凌微微一笑。

“怎么,苏柳?你到底要状告何人,如果是这张凌翼裹挟你,你也尽管可以大声说出来。我们会为你做主的,既然是被威胁,那么你也是不必受罚的。”

刘季凌上来便是一顿大棒,随后又送上了一份糖,果然唬得苏柳有些不知所措。

见苏柳又有些摇摆不定,张凌翼也重重地拍了拍苏柳的肩膀。

“苏柳,师爷说的对。有人会为你主持公道的,你尽管说不用怕!”

堂上的是知府章舟和,堂下的是六扇门的捕头大人。自己这小人物被夹在中间,苏柳只觉自己举步维艰。

但他仔细一想。

城隍庙的事情反正已经败露,若是自己不招供这位六扇门的大人可是扬言要拿自己当替罪羊的。再说自己又不是要状告堂上的知府大人,不过是一个府衙捕头钱传熊罢了。

这钱传熊原本只是一个卖苦力的,后来凭着师爷刘季凌的关系才当上了府衙总捕头的位置。这人却自鸣得意,平时在兄弟们面前也爱作威作福。

自己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

娘的,告了他又怎么的?

苏柳咬紧了牙关,沉声说道。

“小人要为城隍庙上的小乞丐状告堂上的白鹿州府衙捕头钱传熊!”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状告钱传熊?

此话倒是出乎了师爷和知府的意料之外。

两人原本还以为既然这张凌翼是为了城隍庙的小乞丐而来,矛头必然是指向知府章舟和才是。可是怎么会是状告钱传熊的,这可有意思了。

钱传熊自然立刻破口大骂。

“苏柳!放你娘的屁!”

刘季凌喝止了钱传熊。

“钱捕头你别急,大人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苏柳,你可有什么证据?”

苏柳连忙磕头道。

“大人,师爷!这钱传熊财迷心窍,他命令我们这些府衙的兄弟拐带这些无家可归的小孩子,把他们带到城隍庙中乞讨。所得的一切银子,则全被钱传熊收了过去。大人,此事千真万确。府衙里面所有的兄弟都是可以作证的!”

苏柳双腿跪在地上,却是抬头望向站在公堂两侧的府衙兄弟。

公堂上的诸位兄弟皆是撇过了头,不与苏柳对视。

你这苏柳话是不假。

可要兄弟们承认这件事,那兄弟们还要不要在府衙混一口饭吃了?

“苏柳,你他娘的又放屁!吃老子一刀先再说。”

钱传熊更是怒不可遏,作势便要拔刀。

张凌翼冲着钱传熊高声一喝。

“钱传熊!你还要杀人灭口不成?这岂不是不打自招!”

钱传熊拔出一半的刀凝滞在了半空,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才好。

师爷刘季凌却是不慌不乱。

“钱捕头,收回刀!公堂之上动刀,成何体统?”

钱传熊只得悻悻得收回了刀。

刘季凌不慌不忙,冲着苏柳一笑。

“苏柳,你说府衙的兄弟们都是证人。可你仔细看看,到底有谁站出来替你作证?”

苏柳连忙四处张望。

平时与自己称兄道弟的衙差果然没有一人站出来。

个个都是左顾右盼,闭口不言。

“这”

苏柳傻了。

张凌翼见苏柳已经无话可说,站出来笑道。

“既然如此,我们让当事人出来作证如何?”

刘季凌眉头一皱。

“当事人?”

张凌翼回头冲着身后的小乞丐们说道。

“允骁,嘉文!你们都上来!”

黑压压的一片小乞丐里中走出了两个小乞丐,正是允骁和嘉文。

两人连忙跪拜在了公堂上。

“参见大人。”

钱传熊脸色难看。

这群小乞丐平时看到府衙的捕快都快要被吓破胆子了,如今究竟是怎么敢来府衙状告的?

张凌翼则对着两人问道。

“允骁,嘉文。是不是府衙的人挟持了你们,把你们抓到城隍庙乞讨的?”

允骁立刻应道。

“是的,请大人为我们做主!”

刘季凌只觉事情不妙,一阵犯难。

真不知道这张凌翼是如何将这群小乞丐策反的。眼下这群小乞丐都亲自出来作证,这事只怕是不太好办了啊。

不过他身为章舟和的智囊,自然也不是吃素的。若是在证据上不好辩驳,那便要在诡道处争辩了。

“你们被抓进城隍庙多久了?”

嘉文答道。

“三年。”

刘季凌微微一笑。

“既然你们已经被抓住了三年,那为何之前你们从来没有来伸冤。”

“因为先前我们之中有一个同伴来府衙告状了,但是我们的同伴却被府衙的人打了出来。后来他还死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就再没有人敢来伸冤了。”

嘉文自然如实回答。

只是回忆起了不堪的往事,心中自然还是极其难过。

刘季凌点了点头,继续发问道。

“那今日为何你们突然要一同来伸冤呢?”

“因为这位叔叔说要带我伸冤。”

“你们以前见过这人?”

“从来没有。”

“那你们为何会如此信任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呢?”

“我们起先也是不信的。但他给我们带了很多的早饭,我们就相信了他。”

刘季凌微微一笑。

“哦,原来如此。看来不是钱捕头诱拐了孩子们,而是你张凌翼用了一顿早饭将这些小乞丐全部收买了。张凌翼,你究竟用意何在!”

他这一招釜底抽薪着实厉害,矛头转瞬之间便指向了张凌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