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师爷刘季凌

年幼单纯的嘉文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套,心下懊悔不已。

他连忙磕磕巴巴地解释道。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季凌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孩子。我们已经懂你的意思了,你不用再说了。你放心,知府大人会为你做主的。来人,将这两位小孩子全部带下去!”

刘季凌表面是好生安慰,心里打的主意当然是想堵上两位小乞丐的嘴。

“是!”

衙差们齐齐应声,上来便要将两个小乞丐带下去。

“等等!”

这突然间的声音不是张凌翼发出的,竟是身形娇小的允骁。

“我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您是为了包庇捕头,做贼心虚吗?”

允骁的发问顿时刘季凌眉头一皱。

哪里冒出来这么厉害的小乞丐?

他干笑了一声。

“哪里的话,我要问的都已经问完了。你们可以下去了。”

公堂下的允骁却根本没有搭理刘季凌,而是继续解释说道。

“这位叔叔给我们带来了早饭是真的,嘉文没有乱说。但我们起先确实很是不安,因为在我们的眼中大人们都没一个是好人。这位叔叔带着吃的给我们,然后才向我们问起到底是谁拐带了我们。我们这才敢和他说,我们都是被府衙的捕快拐带到了城隍庙乞讨的。

叔叔之所以知道府衙捕头这事,都是我们告诉他的。而我们知道这件事情,是从平时里看管我们的大人嘴里听到的。这才是真相,这位带方帽的叔叔你可千万不要冤枉好人了!”

允骁一番话下来,让刘季凌一时之间说不上来话。

“放你娘的屁!”见自己马上就要背上黑锅的钱传熊立刻破口大骂。“你个小乞丐少在这里给我血口喷人,你说是我府衙的人拐带了你,你有什么证据?”

芸潇拍了拍嘉文的肩膀。

“该你啦,别怕。”

嘉文点了点头,随后他指着一个个站在公堂上的衙差说道。

“我认得他们,他们都是看管过我们的大人!他叫张立,他叫王深,他叫李才情,他叫纪小裴”

霎时间,嘉文就将所有在场的一一衙差全部指认了出来。

衙门里的衙差个个脸色发黑,连一向能说善辩的刘季凌此次也真是无话可说了。

张凌翼见状一笑,对嘉文问道。

“嘉文,你是不是说过。这些大人他们都是说受了府衙捕头的指使,才会抓你们的。”

嘉文连忙点头。

“对,这些大人是说过。还经常和我们抱怨呢,每个月都要陪着我们这些小乞丐在城隍庙度过一夜。”

张凌翼点头一笑。

“那真相如此便已大白了。府衙的衙差都是受了钱传熊的指使,所以才会拐带这些小孩子。诸位衙差大哥,你们说是也不是?”

在场的衙差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张凌翼话中的意思。

如果不承认自己是被钱传熊指使的,自己就成了共犯。可如果他们承认是钱传熊指使的,那一切的黑锅都是由钱传熊背上了。

这还有什么难选的?

钱传熊当然也明白张凌翼话中的言外之意。

虽然说这城隍庙小乞帮真正背后的主使是堂上的这位知府大人,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下手罢了。

这件事情几乎人人都心知肚明,可这话自己如何敢说?

要知道章舟和本来在白鹿州就是一手遮天的知府,他还是当今皇后的亲戚。只怕一旦自己说出这话来,别说自己要完蛋,就是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他只觉大难临头,百口莫辩。

刘季凌也是无话可说,显然对这个局面也已经是无计可施。

两人似有默契一般看向了公堂上的知府大人。

“啪!”

又是一声惊堂木,自然是知府章舟和所拍。

自己的两位手下都已败了,也只得由他这个知府亲自出马了。

只见章舟和冷冷一喝。

“张凌翼!苏柳是被你张凌翼一手威胁,此事再明显不过。这城隍庙的的话又岂能相信?只怕早就是你教过他们了。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分明就是你张凌翼,难道还想瞒过本官的眼睛不成?”

一听这章舟和颠倒是非不分青红皂白的话,张凌翼回问道。

“大人,你所说的话又可有证据?”

章舟和冷冷一哼,对张凌翼所说根本不屑一顾。

既然你人身在白鹿州之内,我还需要同你讲什么证据?

“将你抓住痛打一百大板,我不怕没有证据!来人!”

“在!”

钱传熊和公堂里面所有的衙差皆是齐齐应声。

“抓住他,大刑伺候!”

允骁、嘉文还有公堂里的所有孩子脸色俱是一变。

这些大人分明就是赖皮呀!

张凌翼看着齐齐围上来的一众衙差,心里只觉一阵好笑。

辩驳不过便要掀桌子,这章舟和还真是没有底线。不过也对,有底线的人也造不出城隍庙的这等人间炼狱。

他深深一叹,而后拿出了怀里的六扇门玄字令牌猛然一喝。

“六扇门张凌翼在此!谁敢撒野?”

整个公堂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的衙差立时停住了脚步,手足无措地望向公堂上的知府章舟和。

章舟和也是一脸愕然,但他很快镇定下来。

“你是六扇门的人?令牌拿来让本官过过目!”

张凌翼将令牌交到了一位衙差的手里,衙差立刻将令牌呈了上来。

章舟和见多识广,立刻认出了这枚令牌便是六扇门的玄字令牌。

他原本阴沉的脸顿时洋溢出笑意,呵呵赔笑道。

“原来您是六扇门的捕头大人。您如何会突然来到白鹿州的,怎么实现也不和下官大声招呼?”

张凌翼也是脸上一笑。

“章大人。有人将这城隍庙的事情报给了我六扇门,本官便是六扇门特地派下来调查此事的。闲话莫要多说,先将这案子了结才是!”

章舟和立马应声。

“张大人说的是!来人,把这钱传熊给我抓住!关押候审!”

听到知府突然间的改口,衙差们显然还没有转过神来,一个个面面相觑。

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张凌翼凛然一喝。

“你们一个个愣着干嘛?没听到大人所说嘛?”

府衙的衙差这才反应过来,站出了几个胆子大的走上来要抓自己的顶头上司府衙捕头钱传熊。

钱传熊哪知事情会突然峰回路转,连忙跪下磕头求饶。

“大人,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啊。”

张凌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冤枉?难不成你的背后还有主使不成?”

整个公堂的所有人齐齐看向钱传熊。

“我”

钱传熊愣在原地,不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