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黄雀在后X猎物(三)

阿里这是第一次使用连续两次“教父的圣裁”!伤势太严重!

阿里的心脏直接烂掉了!五脏六腑全都漏出来了。而且全部被念飞刀搅烂了!

发动两次100倍的增幅,相当于同时承担了两次制约!

阿里的念兽全速在恢复伤势。但是内脏全部要重塑,太花时间!阿里可能等不到心脏重新生成就会因为血液不够而脑死亡!

“快死了?”

“好像是的呢。”

“诶?我上次死是什么时候?”

“六年前?五年前?”

“那这次我到底是为什么死?”

“哦,想起来了。因为蚯蚓死了……我失去理智了……”

“突然发现。原来我还是挺喜欢蚯蚓这个变态的……怎么就被杀了呢!”

“平时叫他多训练,非不听……这次真的……没机会了……”

“我第一次认识蚯蚓是什么时候?”

“很多年前吧……那时候被师父卖给了黑帮……还是蚯蚓来接的我……”

“这么一想,原来蚯蚓比我大那么多啊……平时我都没怎么尊重他,其实他算是我长辈吧……”

“可怎么就死了呢?明明告诉她要小心点的……”

“蚯蚓……你名字真难听……”

“诶?我……原来死前会有这么多时间能够回忆过往啊?”

“惨了……下次醒过来是什么时候?这次消耗的能量肯定很多……”

“我的身体会不会被蚁怪吃掉?”

“完蛋了……”

……

……

病犬背着已经快断气的阿里疯狂的奔跑!一路上内脏的碎片洒的到处都是,阿里整个前面身体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胸腔,腹腔里的东西全都没有了!

病犬接到了蚯蚓的电话。蚯蚓说了一句“支援老大,被暗算了,我不行了……”

然后,病犬回到蚁穴,找到了内脏全都烂掉的阿里斯托克斯。

趁着所有的蚁怪还在保护蚁后,没有蚁怪敢靠近阿里斯托克斯,病犬成功将阿里背起来!然后迅速离开!

特研会只剩下五个人,在清醒的四个人的商量下,特研会带着已经失去意识的阿里斯托克斯开始逃离ngl!

……

……

在远离蚁穴的一处密林中,旅团的人聚集到一起,正在防备着敌人!

没错!

旅团再次遇到了袭击!

旅团不得不提高警惕,仔细的防备任何的异动。

旅团七个人,此时站着的只有六个人!还有一个已经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倒地的正是剥落列夫。

由于剥落列夫全身的念消耗干净了。基本处于最虚弱状态,所以第一个被攻击!

是用的纸牌!直接射中了脖子!大动脉直接喷血!

按道理来说。就一次攻击要切开剥落列夫的脖子,基本不可能成功!

先不说剥落列夫正常状态速度很快,这纸牌根本打不中。单单说正常状态,剥落列夫用“坚”,也不可能被区区一张纸牌切开喉咙!

是的,纸牌!

攻击者是西索!

西索一开始离开蚁怪的包围后就没有走远!一直在等待旅团的人离开蚁穴。

等到旅团离开蚁穴的范围,西索就会寻找出手的机会!

天赐良机!旅团居然有一个人丧失了战斗能力!

西索确保蚁怪不会追出来后,就立即对旅团发起了攻击!

首先是让警惕性最高的库洛洛和飞坦被吸引注意力!

这个吸引注意力的任务就交给了伊尔迷。

伊尔迷首先对库洛洛和飞坦发出了几根念钉!这几根念钉吸引住了旅团所有人的注意!

此后西索直接锁定剥落列夫!

没错,是锁定,用的就是“伸缩自如的爱”!并且用了“隐”!西索重新制约的“伸缩自如的爱”距离不再限制在10米之内!而是扩大到了50米!

就在无形之中将“伸缩自如的爱”粘贴到了剥落列夫的身上!

关键就在于,除了飞坦和库洛洛,只有芬克斯和窝金可以能阻挡西索!

芬克斯在第一时间就将玛奇保护起来,窝金保护的是小滴和剥落列夫!

西索的虽然锁定了剥落列夫,但是第一时间攻击的是芬克斯!

西索的实力远远不是半年前的情况!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提升了一大截!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库洛洛半年前偷走了西索的念能力“制约和誓约”。

西索进行了重新制约,然后苦苦钻研了自己的能力!才去了一趟流星街杀死了富兰克林,库哔和派克诺妲!

所以现在的西索是压着芬克斯在进攻!

而且芬克斯很快就出现了败像!关键是西索不会给芬克斯机会用出“回天”!也就是说芬克斯无法用自己的绝招!

窝金不能看着芬克斯被西索击败!所以向着西索出手了!

而西索抓住的就是窝金离开剥落列夫的一瞬间,扔出了一张纸牌!但是!这张纸牌射到了窝金的脚下,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

“曲线戏法”发动!

这就是西索新的能力!“曲线戏法”,能够在被“伸缩自如的爱”锁定住的目标发起一次纸牌攻击!

这张纸牌,只能攻击被粘贴上“伸缩自如的爱”锁定的目标!

这张纸牌会在攻击的路径上落地。就像是攻击歪了,射到了地面。然而!在落地以后一秒,纸牌会再次弹射!经过一次落地,纸牌的攻击力会被“伸缩自如的爱”放大一倍!

所以剥落列夫被攻击顺序就是这样的

一伊尔迷吸引库洛洛和飞坦。

二西索攻击芬克斯。

三窝金攻击西索。

四西索向着剥落列夫扔出纸牌。

五纸牌先落地,在旅团人都不注意这张纸牌的时候,纸牌弹射,切开剥落列夫喉咙。

在得手以后,西索和伊尔迷瞬间撤退!

再也没有出手。

所以旅团六个人围在一起,警惕着四周,同时玛奇正在给剥落列夫缝合!

缝合很成功!

但是剥落列夫的鲜血流了太多!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几乎动不了了!

剥落列夫只能瘫在地上,看着自己的伙伴警惕着四周。

然而这次袭击的始作俑者西索和伊尔迷已经早早的远离了旅团的附近,准备下一次的机会,目前短时间不会再偷袭了。

伊尔迷一边奔跑一边“西索,这次虽然没有遇到阿里斯托克斯,也没有帮你杀旅团的人,但是我始终还是出手了!一共1100亿,不能少一分。”

西索撅了撅嘴“呵,不会少的!我怕你因为钱杀了我……”

伊尔迷正经的回答“不可能的,我们是朋友!没有1500亿,我是不会杀朋友的。”

西索一脸冷漠“看来我还挺贵的。”

伊尔迷轻声说到“诶,别抱怨了,我不是还帮你传了一次话吗?这是免费的,作为朋友,才不收钱。”

西索“呵呵……”

……

是的,伊尔迷用自己特殊的隐匿能力,给蚁怪护卫长传了一次话蚁穴里很可能还有人类,会钻地,会藏在墙里。

这是西索,留给阿里斯托克斯的小礼物……谁是黄雀,还不一定呢。

这句话,带走了蚯蚓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