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时光长河

当然,也有传言,只有闯过帝神路,才能超脱这片宇宙乾坤,拥有创世之力成就不朽。

还有传言,闯过帝神路的真神,将成为这片宇宙乾坤之主,成为众神之神。

传言很多,分析下来,其实都在说同一件事,

那就是在这片宇宙中突破到真神境的修者,但凡想要修为再进一步,便得到帝神路上走一遭。

对于帝神路的传言,洛妍说不上信,可也没有自负的认定其为虚假之谈。

宇宙乾坤之玄奥无可估量,她于宇宙中游历的时间越久,便越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无论帝神之路的传言是真是假,她都得要亲自闯一闯。

不为其他,只为了在君墨宸归来之时,她能强大到,再也不需要那个用命来爱她之人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来护她周全。

那样的经历,她不绝不允许再来一次。

再者,踏上帝神路也是自家老爹离开之前刻意叮嘱她的事情。

就算是为了能早日与爹娘团聚,她也同样要走上一遭。

踏上帝神路的真神境修者到底是超脱于宇宙之外,亦或是成就了帝神之位无人得知。

有记载以来,拥有惊才绝艳之姿,毅然踏上帝神路的真神境修者自不在少数。

然而,踏上帝神路的这些宇宙中的先辈们,至今未见有一人归来。

这些先辈们,到底是损落于帝神路之上?

亦或是真的去往了另一个更加广袤无上的世界,无人知晓。

猜测不断,但,毕竟没有人亲身经历过,更无人真正见识过帝神路,因此,难断凶吉。

虽是凶吉难断,却也不难猜想。

修行之路,突破之路,又怎么可能会是一风平顺的。

可有即便是凶险艰难又如何?

该闯的,还是要闯。

更何况,是不是真的凶险艰难,谁又说的准?

洛妍轻笑间,毅然走向宇宙深处。

越向宇宙深处前行,有生命的星辰就变的越少。

星辰与星辰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的增大。

可,这一切,并不影响洛妍决然踏上帝神路的脚步。

行至真正的空间广阔,星辰稀舒的领域,洛妍将道一星辰真实显化于宇宙之中。

帝神路福祸不知,洛妍自己也不知道帝神路上会遇到怎么样的事情。

道一星辰之上,修者都有自己的修行之路要走。

洛妍再如何强大,她也无法真正代替他们修行。

自己的修行路,终究是要他们自己走的。

道一星辰于宇宙内,无人能对其产生威胁。

只要道一星辰上的修者自认有足够的实力自保,他们便可以自行在宇宙中历炼。

当然,实力若是不继,道一星辰也足以护他们周全,前提是,他们不出道一星宸。

道一星辰于宇宙中四百年,在不同的地域出现,游走于宇宙间。

追寻道一星辰的修者无数,可真正能追不丢的却寥寥无几。

最终,还能追在道一星辰身后的,也只剩下宇宙中的几大霸主安排的心腹了。

道一星辰移向宇宙深处,越行,越深,自是引来了各方霸主的猜疑。

难不成,这道一星辰重显于宇宙中,是为了帝神路?

可是一颗星辰如何踏上帝神路?

就在各方霸主下令其心腹,严密查探道一星辰的一举一动之时。

于宇宙中重显了五百年的道一星辰,再次消失。

而这一次消失后,便再未出现。

有人猜想,道一星辰真的踏上了那条至高无上的帝神之路。

也有人猜想,道一星辰只是一道幻影出现于宇宙中。

如今幻影消散,自然就再也见不到道一星辰了。

更有人猜想,道一星辰已然超脱这片宇宙乾坤。

否则,它是如何成长为一颗完美星辰的?

猜想很多,可真正猜出真相的却没有一个。

事实上,道一星辰只是如当年的沧澜小界一般,随洛妍心意隐匿了。

真实的道一星辰,早已显化于宇宙深处,只是宇宙中的修者看不到它罢了。

安排好道一星辰的一切,

洛妍再次感应君墨宸的情况。

确定他无碍,还处于修炼中,心头难言的酸涩涌起,轻道一声“墨宸,等你回来。

你若回不来,待我从帝神路归来,去接你。”

------

帝神路,神秘莫测。

曾让宇宙间无数惊才绝艳的真神境修者义无反顾,也让无数真神望而确步。

亦让现今的宇宙霸主们,心生敬畏!

星宸宇宙的至深处,帝神路的起始地,也是这片宇宙乾坤真神境修者望而确步的终点。

看着如梦如幻,似是这片宇宙尽头的极光所在,洛妍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若非,洛妍确定,自己是在星辰宇宙中,而不是在沧澜大陆的那块极北冰源之地,

她当真要以为,自己看到的,是来自极北冰源的极光美景呢。

当年于冰源之上历炼之时,终是没看到那极致美景,虽谈不上遗憾,却也让洛妍心中不快了很久。

却没想到,当年于冰源之上未能看到的极致美景,却在此时出现在眼前。

只可惜,少了自家夫君在身边,否则,就真圆满了。

深吸口气,将心头翻滚的思念压下,洛妍抬脚,一步迈入极光之中。

一步迈入,洛妍似是进入了这片宇宙的时光长河。

身处极光中,这片宇宙的起源、演化;

星辰的强胜,衰败;

新旧纪元的的更迭、交替、起伏;

一幕又一幕在洛妍眼前上演。

看是一步,走过的却是这片宇宙乾坤的时光长河,来到了这片星辰宇宙的起源之地混沌

没错就是混沌。

无论是浩渺无边的宇宙空间也罢;

亦可是宇宙内的一颗颗星辰;

甚至包括洛妍的神秘元府,无一不是自混沌而来,从无到有。

极光散去,有关宇宙、星辰、生命的演化,纪元的交替更迭的画面也在眨眼之间散去。

而这看似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慢长时间,其实不过是,洛妍抬脚、迈步,这一瞬间的光景。

而也只是这一瞬间的光景,洛妍却也真如在那时光长河中经历了无数岁月一般。

身上在不知不觉间,散发着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沧桑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