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最好的惩罚

“你们都先出去吧,梁卿暂时留下,朕还有其他的事情。”

“是,属下告退。”隐一和隐四二人开口道,离开的时候还将隐三押了下去。

在了解到隐三所做的这些事情后,哪怕是几十年的关系也必须要认真的对待,幸亏还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否则绝对不会轻饶。

“奴才告退。”随即高鸿也离开了寝宫,留下二人。

他们到了门口的时候,在外面等候的隐二,隐五和隐六三人冲上来着急的询问道:“队长,情况如何了。”

隐一看了一眼姜卫摇了摇头道:“梁大人说的没错,做的也没有错,他所做的事情能够有这样的待遇已经是最好的,换做是我同样会这么做的,甚至会打的更惨,至于具体的回去后我自然会说明,另外明日还有任务要执行,别在这里候着,先回去吧。”

看到队长都这么说了,这三人即便是不知情,随后还是离开了这里。

他们离去后,高鸿看着还在原地的平绍笑道:“你也先回去吧,梁大人和皇上还有其余的事情要商议。”

“有劳公公了。”随后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个个的都离开后,只有高鸿站在门外,他肯定还要在这里等到谈事结束才行,毕竟董高逸都还没有入寝。

“梁奕,再说说此事的来龙去脉吧。”

“是。”

看的出来董高逸还没有从刚才这事回过神来,还是抱有一些想法的。

接着开口道:“陛下,微臣今日一早便去了城外见了已经被抓起来的董光,随后从他口中询问关于皇宫中他们的内应,后来得到的答复便是如此,整个皇宫一共有五人还没有被发现,其中就包括了姜卫,在得到关于此人的消息后已经临近黄昏时分,来不及向陛下汇报。”

“微臣入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时候若是前来汇报的话必然会被姜卫给发现的,况且这些隐卫恐怕是不会相信以及让动手的,陛下也知道他们六人若是联合起来,微臣根本就不是对手,不得已只能够下对姜卫出手,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此事,抓了人之后隐卫们才不会轻举妄动,微臣也才有机会面见陛下将此事说清楚。”

过程和一些重要的细节梁奕省略掉了。

因为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汇报的那么详细,还有一些是因为不能够透漏出来,只能够选择隐蔽。

“那他们的具体计划如何。”

“回皇上,根据董光的招认,若是计划成功进行下去,那么就会扶持太子登基帝位,若是计划失败,就会由近卫军造成混乱,然后埋伏在皇宫的这些人就会对陛下,皇后以及后宫的嫔妃们出手依次制造更大的混乱,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闻言,董高逸不得苦笑道:“看来朕的这位皇叔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在几十年前就开始这样的布局,如果不是你这次调查的清楚,恐怕朕以及她们都会非常的危险。”

“这六人跟随朕这几十年的时间以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错事,没有做过任何一件让朕不满的事情,谁曾想到一直信任的隐四,居然是景王安插的探子,在必要的时候不仅不会保护安全,还可能会被刺杀,这样的局面无论如何都都想不明白,不过朕还是要感谢你梁奕,否则会一直被蒙骗下去的。”

梁奕有感觉,董高逸的心态在发生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被伤的太深了,毕竟最信任的人反而是最危险的人,换做是谁都难以接受,就如同现在有人告诉他汪历他们四人中有人是敌人,同样会无法接受的。

“陛下,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行了,关于隐四的事情如何解决朕日后再议,这个计划提前收网吧,没有必要继续进行下去了,套用一句你的话来说便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原本想的是自己的叔父,不能够逼迫的太厉害,不过他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没有不要了。”

“是,微臣还有一事希望陛下能够成全。”

提前收网,意味着此事可能不会悄无声息的结束,至于最后的结果是否要公布与众自然就是皇上的想法,与他无关。

按照原先的局面,答应董光的事情不会有问题,现在看来有些难度,所以必须要提前说清楚,看看能不能有改变的可能性,然后才能够给董光一个准确的答复,毕竟至今所答应的事情还没有失败过。

“但说无妨。”

“陛下,此事其实是微臣和董光之间做的一个交易,否则不会这么快得到这么多重要的消息,他会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详细汇报,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他唯一的儿子董四月能够入宗亲府籍,并代替他世袭景王爵位。”梁奕实话实说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见此,果不其然董高逸对这样的条件很是不满。

随即开口道:“梁卿,先前朕的确说过,可以不追究景王所做的一切,并且可以当做此事没有发生过,然而如今这样的局面,他就是要置朕于死地,不想要再做出让步,至于之前的想法都作废了,一定要重重的严惩才是。”

说完了看了梁奕两眼,话锋一转的:“当然,若是梁卿已经答应此事,那就答应他的要求便是,这倒也不算太过分。”

前面的话是表达了他的不满,后面是给了梁奕机会,他知道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必然是早就答应了,若是拒绝的话会变得很难堪,还会让人觉得梁奕也有不讲信用的时候,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干脆答应了下来。

想了想之后,梁奕开口解释道:“陛下,原因其实很简单,景王和董光所做的一切罪不可赦,但毕竟是皇室宗亲,若是惹得满城风雨,恐怕也不是好办法,就算不会有人明说,暗地里也会成为饭后讨论的事情,依微臣之见还是低调处置的好,可以立下董四月为新的景王,至于老景王和董光二人接下来只需要在随便找个府邸养老便是,或许失去一切才是最好的惩罚。”

这是一个给董高逸的台阶,至于如何选择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对于如今的景王而言,他是想要得到所有的东西,然而有朝一日什么都没有得到,也什么都没有剩下,不就是最好的惩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