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听见梁雪说什么“龙”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那是什么鬼东西?

梁雪也不管那些,直接回头看着那个半地下的外边,可等了好大一会,一点反应也没有。

嗯?

梁雪眉头微微一皱,倒吸冷气一声:“嘶~~怎么回事?”

于是他有打叫了一句:“龙山——无人腾!你大爷的,我是你老弟乌仁达,该死的,快出来啊!”

阿呆撅着嘴,小细声的试探问一句:“喂喂,哎,麻烦问一下,你是在叫帮手吗?”

就在阿呆说出这话的同时,整个大地又开始震颤起来!

他二人同时惊恐起来!

梁雪:“啧……怎么回事啊到底?”

阿呆:“啊呀~~地裂震了!不好,傻弟弟,跟我出来,不然一会要砸死了!”

说着,阿呆一手端着煮粥的锅,一手拉扯梁雪的肩部衣服。

还没开始跑呢,梁雪扬手把阿呆甩开:“干什么你?”

阿呆大叫着:“你想死嘛?地裂震啊!哎呀,要救你个白痴,还要顾着你没吃东西!地球人真是麻烦!”

既然梁雪不想出去,阿呆就一个人端着锅跑出去了。

他出去后,在一堆绿植灌木丛边上,一脚将其踩倒,把锅子安置在里边,还脱下兽皮的外套遮住锅子的上边,想着别弄脏了。

同时还仰头张望周围,这里没有高耸的大树,也不会跌落巨石沙尘。

确定了,就赶紧掉头往半地下的临时搭建的棚子跑回去。

刚回头,就看见梁雪气急败坏的冲了出来。

他发了疯的张开双臂,举头望天,怒吼着:“龙三———”

咔嚓——

一声雷鸣巨响!

是声音先出现,同时,光也在不到一秒钟后闪烁起来!

这完全不合乎常理的电闪雷鸣,声音居然第一次超过了光的速度!

梁雪感觉哪里不对劲,眯着眼睛看着闪电出现的天空。

那厚厚的云层,仿若有千万里的积搏,但在闪电之处,一尾火球龙鳞的尾巴,瞬间划过溜走了。

而那光,也随之缓缓的湍流般在云中摇曳,完全没有钻出云层的意思。

只听又是一声巨响!

轰隆隆——

还是和刚才一样,声音出现,随即炸裂的线型光束撕裂天空的爆裂开来——

“呃啊……好久没有看到过家乡的雷电了!真美啊……”阿呆,他呆呆的站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绚丽的一幕。

梁雪眼角颤抖着:“该死的,龙三,你进不来吗?”

“嗯?什么进不来?”阿呆问着。

梁雪冲他一摆手:“哎呀,去你的,没跟你说。”

“哈哈哈哈,我是你哥哥梁雨,这里就我们俩人,你不跟我说,你跟空气说话啊!”

阿呆原本一句逗着玩的玩笑话,引得梁雪心生积怨,几步快脚上前,跳起来就踹向阿呆:“去你ma的!没有幽默天赋给老子装什么搞笑的?”

阿呆一个趔趄,翻滚着撞到后边的灌木丛里,他最后停下的瞬间,正好撞到了那锅即将歪倒撒出去的粥。

“哎呀!混蛋,你干什么啊!你还没吃早饭呢……”阿呆心疼的,一把捧住热滚滚的锅子。

梁雪冲过来怒吼着:“我再说一遍,我他奶奶的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你弟弟,你也不是我家养的三条龙!

你听好了,我没病,也没有什么和你有乱七八糟的纠缠,我们也没仇没怨,你给我滚远一点!

我说过了,你就不是地球人,你身上留着野兽的血,猞猁,猞猁的血!猫的脑袋,豹子的身躯,还有耳朵尖上的那两撮黑了吧唧的须毛!

听懂没有,啊?啊——”

梁雪一边怒吼,一边双手一手勒着他的颈后,一手掐着他的脖子!

不停的摇晃着,不停的从口中喷出唾沫,那眼神,还有那激动不忿的炸裂的心态情绪,梁雪彻底抓狂了!

阿呆眼角落下一滴眼泪,苦笑着摇头道:“你真的是地球人吗?”

说话间,他摇着头,眼角的那一滴眼泪,缓缓滑落下去。

梁雪眼角颤抖着:“神经病~~”他低低的呢喃道,“说什么疯话呢……”

“你不是,你不是地球人!我认识的地球人,他胸有大志,善解人意,愿意和我们一起在这个破地方煎熬忍受苦日子,不管未来是什么样的结束和结局,他都一天天陪着我们,度过一个一个的难关。

我们什么也不会,我们有点,只有你口中才说的出来的,野兽的血!

他虽然不像你那样,可以断定和抉择自己的判别,可以察觉我们厄斯星人的血统,可他耐心的和我们度过了几十天的日子。”

梁雪感觉要听不下去了,心想:这货是个话唠吗?打算用语言艺术打动我?太无聊,太可笑了……

谁知还没完,阿呆继续说着:“你不是说你要找那个姓郑的人吗?

那位先生,哼~~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他在哪里,你休想!

因为你欺我,你从始至终都没把我当你的好哥哥,我那么疼你,看你发疯,就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生怕你伤害到自己。

你无情,我那么起早点四处寻觅,才找来了这点黍米,用那百般危险之际偷来的锅,用那青色大海里,我亲自一口一口净化过的水,给你煮粥。

当哥哥的,怕你这个愚蠢的弟弟饿肚子!

可到现在,我连一口都没喝,都没吃,你刚才还要把它打翻掉!

你太狭隘了,我愚蠢的弟弟啊,醒醒吧,这里不在是地球了,这里是我们的新家,是挣扎丛林的边缘,三十天不交出变色之心,就会献出寿命的挣扎丛林,你不挣扎,丛林就会吞噬你,你要是听懂了,就……就抱抱我吧……”

“噗——”

梁雪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快要恶心的吐出来了。

直接一拳下去,阿呆一头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叽叽歪歪,叽叽歪歪,别人不把你当个累赘,你还真觉得自己是演讲家了!说起来没完了是吧?

再废话,我一拳打爆你的猫头脑袋!”

梁雪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阿呆,心里撇了撇嘴的想着:这可不是我坏,是你说话太恶心了。就算我是你弟弟,你也别说的那么恶心啊!我连我爸我都没抱过,呸,让我抱你,你个做白日梦的混蛋。

三步一回头,嘴上觉得,阿呆活该。

回头之后,心里总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劲,他现在也只能分神,不让自己去想阿呆这个奇怪的家伙。

之前龙三无法进入这里,即使是自己喊破了嗓子的召唤他,他也只能在外部做出震彻大地的剧烈冲击!

看来,这个该死的地方,大概就是那种无法随意进来,也不能随意出去的空间里。。

难道这也是师父朝里扒设计的吗?

突然,梁雪想着想着,就回忆起来,刚才那个叫阿呆的,是不是说过有关“郑缨”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