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我啊

“唉,现在的年轻人不好忽悠啊。”

老前辈叹息一声,道“走吧。”

“我是第一次来深渊,对这里并不熟悉,并不知道哪里的菜好吃,所以,还是老前辈带路吧。”

宋九逸笑了笑,说道。

“你来找我,应该不只是想要跟我喝喝酒这么简单吧”

老前辈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

“顺便还想找老前辈聊聊天。”

宋九逸笑着回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还顺便想问问我,关于流放之地的事情。”

老前辈转头,对着宋九逸诡异一笑。

这下宋九逸就更加的明白,这个老人的不凡了。

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重要,居然连自己来深渊的意图都这么清楚。

不说外人了,就连九逸星宗之内,除了参与进来的人,都没有人知道,宋九逸干什么来了。

可这个老头,却是一眼就看穿了,这有些不平常啊。

如果不是这个老头真的有两把刷子,那就是有人泄密。

难道是那个罗帆

宋九逸摇了摇头。

应该不可能是罗帆。

跟罗帆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宋九逸算是比较了解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还是很谨慎的,不然也不会混了这么久的深渊,一直活到现在了。

说实话,那些真以为自己不得了的人,别说是在深渊了,就算是一直呆在界域之中,都怕是会惹麻烦。

罗帆应该很理智,对宋九逸的实力应该很了解。

所以,宋九逸觉得这个罗帆应该不会这么蠢。

那么,最大的可能,也就是这位老人自己猜到了一些东西。

“看来我这次来找老前辈喝酒,来对了。”

宋九逸并没有否认。

他这次来深渊,本来就是冲着流放之地来的,原本他对这个流放之地就没有什么了解。

来深渊,就是想要碰碰运气,想要好好找找看。

至于说能否真的找到,这真的不能肯定。

既然现在眼前的这个老人身上,看似有很多的秘密。

那么宋九逸就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不管这个老人知不知道流放之地的消息,他都要赌一赌。

而且在客栈的时候,宋九逸就隐隐有种感觉,这个老人刚才在楼下说那些话,可能就是为了引起自己的主意。

对方说不定从看见自己看见,就在打自己的主意了。

既然这个老人对他很感兴趣,他也对这个老人有些兴趣,那么正好可以交流一下,说不定真的能获得一些意外的惊喜。

没过多久,老人就带着宋九逸来到一个小酒馆。

“好了,就这里了,坐下吧。”

老人自己坐下之后,对宋九逸说道。

“老前辈好像对认识我”

宋九逸在老人的对面,试探性地说道。

“认识谈不上,不过我大概能猜到。”

老人笑着说道。

“哦那不知道老前辈能否告知在下身份”

宋九逸还在客栈的时候,就知道,这个老人肯定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不然刚才在楼下,他就不会跟那些人说那么多了。

最重要的是,刚才在楼下,他还提到了宋九逸。

提到宋九逸的真实身份,还不是最让宋九逸感兴趣的。

最让宋九逸感兴趣的,这个老人居然说,宋九逸的实力能排前十。

这个排名,就连宋九逸自己都不清楚。

就算是他知道,自己在上次的提升之后,现在已经有些无敌了。

但是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过,现在的自己能够达到这样的高度。

前十啊。

不管是界域,还是深渊,都有着很多的老古董存在。

这个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说明面的那些神阶修士都很厉害,但是他们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真正的厉害的人物,一直都是沉在地下的。

可能就连神殿都不能确定界域之中到底有多少的厉害人物。

可就是这个很难弄清楚的东西,眼前的这个老人居然那名笃定。

要不就是他在信口开河,要不就是他真的有掌控很多的消息。

做出这个排名,除了要对宋九逸的真实实力有所了解之外,还得对界域和深渊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大多数修士,就连界域都不一定会了解。

他们知道的也就直接的一亩三分地。

更别说诡异的深渊了。

眼前的这位老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不管有没有,宋九逸觉得,都值得试探一下。

有,自己能有收获。

如果说没有,那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老头子我叫什么名字来着,唉,好久都没有人问我名字了我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楚了。我得好好想想司永寿对我就司永寿。”

老人把宋九逸给的酒倒了一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记得我以前好像不是这个名字,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开始怕死起来那时候我天天都想着要长寿后面连自己的名字都改了,就是想要一直活下去。”

老人家摇了摇头道“唉,当初太年轻,实在是太年轻了怎么就着要长生,看看现在,想死都死不了。难受”

听到老人的话,宋九逸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也就是他宋九逸了。

要是被其他人听到这个老头这么装逼的说,说不定会忍不住抽他。

原本他对这个老头还是有些信服的,还觉得他比较靠谱来着。

可正当他要差不多相信对方的时候,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给他来了这么几句,不靠谱的话。

永生

长寿

就连神都不一定能办到。

更别说是人了。

修士虽然说比人要好一点儿,但本质上还是属于人。

是人,都是要死的。

“呵呵,老前辈厉害。”

宋九逸道“听老前辈的口气,老前辈你好像活了很久”

“也不算太久吧。可能也就几万年而已。”

司永寿摇了摇头,道“其实吧,人活太久了,就容易失忆,容易忘记一些东西我到现在,其实都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活了多久了。”

“那老前辈有没有听说过,在神殿有在深渊之中,建立了一个流放之地,专门关押界域中犯了大错的犯人。”

宋九逸道。

“流放之地”

老头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印象。”

老头这么笃定的回答,让宋九逸略微有些失望。

可正当他想要放弃的时候,司永寿又继续说道

“虽然说着什么流放之地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深渊有个十八层这一层深渊很特别,里面好像也是经常关押一些犯人的所以呀,这一层经常被知情人称之为十八层地狱。”

“十八层地狱”

“是啊,十八层地狱。那里面关押的全是大凶之人,普通的修士进入只有,要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死了。

在里面,你会不断地面临着各种绝境。

不是被里面的凶险所杀,就是被同样关进里面的人所杀。

想要在里面坚持活下去,除了有实力之外,还需要足够的智慧。

所以啊,这十八层,一般情况下,进去之后,就很难出来了,要不死,要么就是在等死。”

“这么邪乎难道老前辈这种活了至少几万年的人,也没有听说过从这十八层地狱逃出来的人吗”

宋九逸有些诧异。

这个十八层地狱,名字倒是很贴切。

进入里面的人,都不简单。

大家进入之后,在里面相遇肯定是谁都不会服气谁的。

说不定就直接干起来了。

这是典型的以遏制额。

把所有的凶人全都关在一起,让他们自相残杀。

如果真是凶人被关进去那还好,那都是活该。

可要不是的话,被关进去,那可就惨了。

都不知道在里面,会经历什么。

“活着逃出来的人,好像还真的有,但是不多。”

司永寿说道。

“啊前辈这里莫非有这方面的消息”

“小兄弟,看你的样子,对这个十八层地狱好像很上心啊我还是劝你,没事儿被去找什么十八层地狱。

那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进去之后,一不小心就送命了。

就是那是运气不送命,但这一次没有死,保不齐下次就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一直坚持下来了,那又有什么用呢最多也就只能在里面呆一辈子,想要出来,比登天还难。”

司永寿摇头道“我劝你啊,还是不要瞎打听了。”

他越是劝说宋九逸不要去什么十八层地狱,宋九逸就越是对这个东西感兴趣。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宋九逸感觉自己的好奇总是能被这个人轻松地抓住。

“我也就是好奇而已,不一定会进去。”

宋九逸道“老前辈,我很好奇,你知道有谁是从十八层地狱之中逃出来的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司永寿突然变得很警惕。

“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又不是管理这地狱的人,谁从里面逃出来,都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宋九逸道。

“这样就好,我还以为你是神殿执法者呢”

老头道。

“那老前辈可不可以高手我,谁从里面出来过”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老头子喝了一口酒,很淡然地说道。

“呃”

宋九逸脸上笑容一僵。

他还真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答案。

听到这个,他突然有些失望了。

这老头实在是太能扯了。

之前一直都说,那什么地域很难跑出来。

跑出来的没有几个。

这是一直都在变相的抬高能从深渊之中出来的那些人实力。

现在突然那就来一句,那个牛逼的人就是我,这不是自吹自擂吗

这样的事情,就连脸皮这么厚的宋九逸,都不好意思操作了。

可眼前的这个酒鬼,却发挥得很自然。

“怎么你不信”

老头看到宋九逸的表情,就知道宋九逸在想什么了。

“也不是不信,我听说这十八层地狱,一般都是神殿流放那些犯了重罪的人的我就是在想,老前辈这样的人,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居然让神殿给流放到深渊去了”

宋九逸一脸好奇地问道。

他之所以会问起这个,一个是对这个老头的身份好奇,一个嘛,就是真的想要确认,眼前的这个老人的实力。

“这个得让我好好想想”

老头一边喝酒,一边想,大半天之后,才说道“想起来了,当时我好像是因为突然发现长生不是很好,所以就想要找个地方送死

可是呢,我在深渊之中找了很多人来杀我,都没能杀得死我。

最后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就只能跑去找神殿的麻烦,想要借助神殿的刀,把自己给砍了。

谁都知道,界域之中,实力最强的就是在神殿之中。

其他人就算是再厉害,也是有边儿的

神殿之中的那位,可是强得没边儿。

说不定都不用怎么动手,就能把给抹除了。”

“那不应该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前辈现在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啊”

“我也像死啊,但是没有死成。

其实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只要惹怒了神殿,他们一定会杀我的,可没有想到,我好像有些高估了神殿那些人的实力了。”

老头道“神殿的人全力出手,也没有能把我怎么样到最后,我有些不甘心,就直接去了神殿,把神殿的那卷什么星经给差点儿给偷出来了。”

“呃然后神殿就把你流放到地狱去了”

宋九逸嘴角抽了抽。

这个牛吹得,都没边儿了。

全神殿偷星经

拿东西,现在都还在九逸星宗手里,一直都被宋九逸给放在九逸星宫之中最显眼的地方。

每天都在吸收着日月星辰之力。

怎么可能会被这个老头给偷走了呢

如果真的是被这个老头给偷走了,那它怎么会到宋九逸的手里

“是那样就好了。”

老头摇了摇头,看了宋九逸一眼道

“原本偷神殿的星经,可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就在我把星经偷出来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厉害,就碰上了一群疯子。

一群攻进神殿的疯子

神殿的人,居然把我当成他们一伙的了,在送走那些人的同时,连带着把我也送进了十八层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