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六章 找死

深渊第二层,鸣沙府。

一道紫色光剑冲天而起,立刻就惊动了周围几乎所有的修士。

所谓外行喊热闹,内行看门道。

不了解这把剑的人,都是感觉到好奇。

了解这把剑的人,知道这是九逸星宗的人在拼命了。

刚好进入深渊第二层,准备要寻找一些魔神令消息的宋九逸等人,也在这一刻,看见了这把剑。

“九逸剑?”

周雨珊看了看不远处的那道光剑,转头对宋九逸道:“姐夫,看来是我们的人遇上麻烦了,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这些家伙,真是死脑筋啊。我都跟他们说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他们怎么就不听呢!真是伤脑筋。”

宋九逸皱了皱眉头,看这光剑的方向,道:“算了,既然遇上了,就过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连命都不准备要了。”

跟在一路的罗帆,一言不发,听着宋九逸跟周雨珊两人的对话,他最近得到了很多消息。

原来这魔神令一出,不只是神殿,现在就连九逸星宗也参合进来了。

这让他说什么好呢?

反正魔神令这个事情,他是不想参合进来的。

当初一块魔神令莫名其妙地来到周雨珊的手中,他都建议直接丢了。

他们这次来深渊,是来寻找流放之地的,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而且他觉得,就宋九逸这样的人,也没有必要为了一块魔神令给自己添麻烦。

原本一切都还好,宋九逸他们对魔神令也不是很上心。

可还没有等罗帆松口气,就在萨安府,出现了有人直接把魔神令送给周雨珊的那档子事儿。

当然,那不能算送,那件事怎么看都像是在祸水东引。

可也就是那件事情之后,罗帆发现,宋九逸对魔神令的态度变了,彻底变了。

他们居然费尽心思地想要寻找魔神令,连正事儿都忘记了。

都不去寻找流放之地的消息了。

一门心思地想要找魔神令。

现在好了,连整个九逸星宗都搭进来了。

他很想要问问,这魔神令有什么用?

就算是有用,抢那么一两块,意思意思也就算了。

怎么什么时候有了收集魔神令的癖好了呢?

他捉急啊。

可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再捉急又有什么用呢?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唉……

罗帆见着宋九逸和周雨珊两人,朝着光剑出现的方向赶去,他也只好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

在宋九逸他们赶过去的时候,一小队九逸星宗修士,正在面临着危机。

“老牛,咱们这次,怕是真的栽了。”

关杰望着不远处那几个一脸轻松的界域修士,脸沉如水。

他们是在看到宋九逸的任务之后,来深渊碰碰运气的。

顺便想要看看深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僵尸大陆的人,跟毁灭异族打过很久的交到了,但是他们好像从来都还没有去过毁灭异族的地盘。

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进入到深渊之中。

他们肯定是不会错过的。

所以,他们找了十个五阶修士,一起来到了深渊。

十个五阶修士,虽然说实力不算是很强,但就算是在深渊,也算是不错了。

至少对付起六阶修士来,还是有一拼之力的。

但那也只是一个,像现在这样,同时面对好几名六阶修士,就有些吃不消了。

还好,对面的六阶修士,好像从一开始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直接叫了一名六阶修士出来,就想要把他们给解决掉。

不过事情发展,好像跟界域修士们想象的并不一样。

关杰他们十人配合,那名六阶修士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个时候,原本说好的一个人跟他们打的界域修士,反悔了。

“你们界域修士怎么能这样?刚才不是说好了吗?就出一个人,就能把我们解决掉,如果解决不掉,就算我们赢……这里的魔神令,你们就放弃了直接离开……现在怎么……”

牛经业看着走出来的几名界域修士,一脸愤怒地问。

“是吗?我们之前有说过吗?”

一名界域修士转头问其他人。

“没有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另一名笑着回答。

“你看看,我们都不记得自己说过那样的话了……”

“你……你们怎么能出尔反尔……现在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承认了?”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们就算是说了,又能怎么样?你们居然还当真了?真是天真!”

界域修士道:“我们刚才只是逗你们玩儿的,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打赢我们其中一个,就能拿着魔神令跑了吧?

说实话,你们的实力还算不错。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就你们几个五阶修士,拿着魔神令也没有什么用。

就算是我们把魔神令让给你们了,你们觉得,你们能够带回去吗?

就凭你们这点儿实力,根本就不可能!

到时候在路上,要是被其他人给抢了,那还不是浪费?

既然到最后,结果已经注定,反正你们都得不到这魔神令的好处,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去碰。

直接让给我们就好了。”

“识相点儿,主动地把魔神令让给我们,我们或许会看在你们有点儿实力的份上,放过你们……如果你们不识相的话,那可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界域修士们,看着关杰他们,都是一脸的冷笑。

呵……

五阶修士!

什么时候,连五阶修士都敢到深渊第二层来瞎参合了?

“别以为你们是六阶修士,就吃定我们了,如果我们真要拼起命来,干掉你们一两个,还是没有问题的……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

牛经业说道。

“呵呵?鱼死网破?你们有鱼死网破的资本吗?”

界域修士们听到牛经业的话,感觉很搞笑。

一名界域修士,指了指牛经业他们合力激发出来的九逸剑,笑着说道:“难道就凭这道光剑?我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动静儿还是挺大的,不过,这效果如何,还需要尝试了之后才能清楚。

别犹豫了,既然都已经整出来了,那就朝着我们招呼一下试试啊。

真是很期待,这到五阶修士弄出来的光剑,到底能把我们六阶修士怎么样。

是能让我们破皮呢,还是说能让我们受伤?”

界域修士们就站在那里,没有急着动手,就这么等着关杰他们十个人,把九逸剑给激发了出来。

好像真的是想要见识见识这九逸剑的威力。

在他们看来,这道九逸剑动静儿实在是太大了。

跟降临通道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也仅仅是动静儿大而已。

造成这么大的动静,那就说明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能量都消耗在这种华而不实的感官上面了,攻击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怎么办?”

九逸星宗的几人听到界域修士的话,全都看向了关杰。

他们这些人来深渊,关杰是主心骨。

大家听关杰拿主意习惯了,所以在这种紧要关头,大家都想要听听关杰的意见。

原本大家把九逸剑激发出来,主要就是为了用这把剑来搬救兵的。

九逸令在深渊之中受到了压制,不能随意地联系上。

就算是附近有九逸星宗的自己人,他们也不能用九逸令直接呼叫帮手。

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就是九逸剑了。

一来可以让周围该看到的人都看到这边的情况,另一个嘛,就是想要用这九逸剑,让对面的敌人产生警惕,先拖延一下时间。

现在看来,效果好像不是太好。

援兵有没有来,他们不是很清楚。

可这对面的界域修士,好像对九逸令并不买账。

“还能怎么办,既然他们想要试试,那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九逸剑的厉害。”

关杰严肃道:“这一剑迟早是要发的,既然界域修士对我们九逸剑的实力不是很了解,那就更加应该让他们清楚,这九逸剑不是那么轻易能招架得住的。”

关杰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通过这次机会,打出九逸令的威名来。

虽然九逸剑出,他们不一定能胜利,不一定能直接就干掉对方的几名六阶修士。

但是只要能干掉一两个,就能够充分体现出九逸剑的威力来了。

等到这里的事情传出去之后,看以后,谁还敢小看九逸剑。

当他们在其他的地方遇上九逸剑的时候,也可能会投鼠忌器。

要知道,九逸剑是属于九逸星宗的一个强大的杀招。

也是一个拼命的招式。

不到紧要关头,是不能随便用的。

九逸剑其实就是平日里把自己的修为不断地存入九逸令之中,然后用这些长期积累的修为,那激发的。

很多时候都是一次性的。

用过之后,如果还想要再用,就必须得再次补充星力才行。

所以,九逸剑不能随便用。

拿它来做为威慑性武器,才是最好的。

可惜,面前的这几个界域修士,好像并不清楚九逸剑的威力。

那么这个所谓的威慑作用,可能就很能成功了。

唯有让他们亲自见识一下九逸令的厉害,他们才会在下次遇上九逸剑的时候,保持尊重。

“好,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

十名九逸星宗的五阶修士,共同催发着手中九逸令,让天空的九逸剑越加强盛,然后一剑朝着对面的几名六阶修士而去。

刚开始,六阶修士们还不以为然。

可当那种致命的危机出现之后,他们才感觉到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妙。

站在旁边的还好,及时反应过来,在九逸剑落下之前躲开了。

可中间的两个理解修士,就惨了。

九逸剑一落下。

两人直接就被紫色光芒所掩盖。

“轰隆……”

一声巨响。

烟尘滚滚。

等到几秒钟之后,烟尘散开之后。

居中的两名,正好被九逸剑劈中的六阶修士,全都躺在了地上。

后面的一个还好,好像还有些力气,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咳咳咳……”

一边爬起来,一边剧烈地咳嗽。

站起来之后,脸上还满脸都是血。

“陈兄,陈兄!”

后面的人爬起来之后,左右看看,然后再看了看之前挡在自己前面的那名修士。

急忙跑到对方面前呼叫。

可惜地上躺着的陈兄,好像早就凉了。

刚才说话最后的是他,最嚣张的好像也是他。

所以,在九逸剑落下的时候,是直奔他而去的。

这个陈兄也是,实在是太托大了,刚才面对九逸剑的攻击,根本就没有怎么防御。

因为他根本就不看好,几个五阶修士联合起来的攻击,能有多厉害。

所以,正因为这样,他就这么直愣愣地挨了九逸剑一剑。

然后直接就挂了。

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死了。

可能他到临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兄……陈兄……”

手上的六阶修士,喊了半天,才发现陈兄好像死了。

他站起身来,一脸煞气地盯向关杰等人,道:“杀,给我是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杀了陈兄!”

随着这名界域修士的一声令下,六阶修士才反应过来。

他们刚才其实也是被九逸剑的威力给吓到了。

吓得够呛。

他们从来之所以会躲,那是因为被攻击的条件反射。

其实连他们都不是很相信,这道看起来华而不实的光剑,会这么厉害。

直接就把一名六阶修士给劈死了。

直到确定那位陈兄死了之后,他们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一个六阶修士,怎么可能会被秒杀呢?

别说是面对五阶修士的攻击了,就算是六阶修士,就算是七阶,都很难在一招之内,直接把六阶修士给杀了。

七阶修士的攻击,六阶修士至少也能接个那么一两招才对。

不过,被受伤的界域修士这么一喊,他们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方直接一剑就把他们的人给杀了,如果放任不管。

谁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对谁下手啊。

必须得在对方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把对方给干掉才行。

先下手为强。

几名界域修士,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直接朝着关杰他们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