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魔修

关杰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无法跟界域修士相比。

刚一交上手,就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十名五阶的九逸星宗修士,被五名界域修士压着打。

“关兄,快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咱们可能都得栽倒在这里。”

九逸星宗修士,两两一组,两个人对付一个六阶修士。

正好,关杰跟牛经业一组,牛经业一边应付着六阶修士的攻击,一边焦急地转头问关杰。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

关杰有些无语地说道:“刚才说什么来着,刚才在遇上这些界域修士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不宜跟他们硬碰硬,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逃离。

可你们怎么说的,你们一个个的尾巴都翘上天去了,说什么这次来深渊就是来长见识的。

想要看看六阶修士到底什么实力。

现在好了,让你见识到了,可这才刚刚见识到,怎么你们就……

更要命的是,在之前,没有发出九逸剑的时候,咱们还能有逃跑的机会,再不济,也能通过九逸令回古树界。

可现在呢?

九逸令中的能量全都被那一剑耗光了,现在就算是想要用九逸令打开传送之门,都有些困难……”

“好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还是想想,咱们该怎么脱身吧。

这次来深渊,直到现在,我们也才只是获得两块魔神令而已。

就我们这些人,一人一块都不够。

就这么快就回去了,我们不甘心啊。

再说了,没有足够的收获,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了,我们的脸还要不要了?

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我们以后还怎么在九逸星宗混下去?”

“到底是脸面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关杰道:“命都没有了,你还想着面子。”

面对六阶修士的攻击,其他的人比关杰他们这一组还要不堪。

原本从其他地方来到深渊,都会水土不服,会有等阶压制。

六阶的界域修士,在界域的时候,虽然是六阶,但是来到深渊,他们的实力会直接被压制到五阶。

就像是从界域去到古树界一样。

正因为这样,界域修士才不敢轻易地去深渊。

去深渊跟深渊种族战斗,他们是非常吃亏的。

同样的,古树界的九逸星宗修士也一样。

虽然说关杰他们在古树界的时候,都是五阶修士,但是他们不是属于深渊种族,去到界域的话,实力不会受到压制,因为他们飞升本来就是该去界域。

可来到深渊就不一样了,除非他们一开始就是修魔的。

比如说血虹观的人,再从古树界来到深渊之后,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这不,正好在鸣沙府附近,就有一队血虹观的人,在看到关杰他们的那道光剑之后,离开就朝着这边赶来了。

关杰他们这边,来到深渊跟界域修士一样的吃亏。

但是他们有九逸令。

九逸令这个东西,已经超越了深渊的规则,原本他们在古树界的时候是五阶修士,所有在长期持有九逸令之后,就把九逸令给提升到了五阶。

来到了深渊之后,他们本身的实力被压制到了四阶。

可九逸令,仍旧还是五阶。

所以,他们发出光剑之后,仍旧是五阶的紫晶剑气。

也刚好能给只有五阶实力的界域修士造成伤害。

同样的,宋九逸这个人,原本就已经超脱了凡俗,根本就不受深渊的压制,所以他来到深渊之后,实力还是那样。

周雨珊也就更不用说了。

她一开始就是修炼的毁灭之力。

来到深渊更加是如鱼得水一般。

六阶还是六阶,稳稳当当的……

来到深渊之后,她的实力甚至是更加的强悍了。

“宋宗主,那些好像是你们九逸星宗的人,他们被打得已经有些……难道我们就这么一直看着,不过去帮帮手?”

宋九逸他们在发现光剑之后,没有多久,就赶到了现场。

可是,他们没有选择出现。

而是躲在一边观察。

看了半天了,九逸星宗的那些人,已经是个个带伤,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干掉了。

这个时候,罗帆还是忍不住了,想要提醒一下宋九逸。

那些正在被蹂躏的,可是九逸星宗的人。

宋九逸这个九逸星宗的宗主,怎么着也不能就这么干望着吧?

“没事儿,他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如果不让他们得到该有的锻炼的话,那不是白来了?”

宋九逸笑着说道,一点儿都没有当回事儿。

“可是……”

罗帆有些诧异地看了看宋九逸。

锻炼?

你管这叫锻炼?

万一把命给搭上了怎么办?

“罗大哥,你就放心好了,有我们在,他们怎么可能会出事儿呢?”

周雨珊在一旁也是很放心地看着自己人挨打。

“放心,我当然放心了,反正又不是我的人。”

罗帆还能说什么呢?

人家九逸星宗的宗主和副宗主都在这里,都不担心。

他这个外人,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算是担心,他有能怎么办呢?

没有宋九逸和周雨珊出手的话,他一个冲出去,也是于事无补的。

就他这点儿实力,跟那些界域修士也是半斤八两,最多就是对付一个两个而已,还是无法挽回局面。

所以,最好还是看着。

“其实根本就不用我们帮手,有人会出手的……”

宋九逸笑着说道。

“有人?这里好像除了我们,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罗帆看了看周围,除了他们,好像真的没有看到什么其他人,哪里来有人一说?

“现在没有,不等于以后就没有啊……”

说到这里,宋九逸道:“看,来了吧。”

他这话刚说完,在他们的视野之中,就冲出来了一队血红色的身影。

“这?魔族?”

看到这些身影,罗帆第一反应就是魔族。

不过在仔细地看了之后,很快地就分辨了出来。

这些人不像是魔族,倒像是……

“魔修?”

罗帆惊讶道,“魔修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他们的行事作风,可不是那么好。”

“管他的呢,看看再说吧。”

宋九逸一点儿都不在意地说道。

“哈哈哈哈……我道是谁呢,这不是关兄吗?”

血红身影的人出现之后,为首的人很是嚣张地对着关杰他们大笑了起来。

他们这队人的实力,其实也不是很强,但是其中有三个都是五阶,剩下的几乎全都是四阶。

但就是这样的阵容出现,直接让那边的界域修士,在第一时间放弃了对关杰他们的进攻。

界域修士们也不傻。

他们可不想自己在这里费心费力地表演,最后便宜了别人。

刚出现的这一群人,很显然就是魔修。

魔修的风评在这个修行界都不是那么好的。

他们甚至是比深渊魔族都要逗人恨。

更重要的是,从这些人的话语中,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些人,好像跟他们的敌人认识。

不过就是不知道是是敌是友。

界域修士们虽然无论是对付关杰他们,还是新来的魔修,都要胜一筹。

可是要让他们同时应对两方的话,那就有些太为难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必须的小心谨慎,以防被人给阴了。

“宇观主?”

关杰看到出现的血虹观的人,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没错,大家怎么着说也是属于同一个体系的,大家都属于九逸星宗的人。

只不过关杰他们属于九逸星宗下属的冒险者工会,而血虹观却是属于无尽堂。

无尽之海中加入九逸星宗的那些势力,全都归入了无尽堂。

大家虽然算是自己人,但又有着竞争关系。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血虹观有些不太讨喜,做事嚣张了一些就不说了,他们的修炼方法也是很多人不能接受的。

“关盟主,看你们的样子,处境好像有些不太妙啊。原本我们是看到有人发出九逸剑,才过来看看的……现在既然看到你们有麻烦,我们同为九逸星宗的人,再怎么着也是要出手帮助一下的……不过……”

宇虹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只是微笑着看着关杰他们。

“宇观主,既然来了,那就说说,你想要怎样?”

关杰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想要趁火打劫。

不过就算是趁火打劫,也没有办法。

谁叫他们现在的处境不妙呢?

如果不是血虹观的人突然出现,他们可能很快就要全军覆没了。

就算是不全军覆没,也逃不出去几个人的。

更何况,这里是深渊,他们对这里的环境并不熟悉,就算是想要逃,也讨不了多远。

“别紧张啊,关盟主,我们其实也没有想怎么样,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魔神令……你们得到魔神令,最多也就是拿回去换取贡献积分而已,而对于我们血虹观的人来说,这魔神令的意义可就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

“我们是魔修啊?这魔神令是成就魔神的敲门砖,这么好的东西,我们可能是想要去试试的……”

“不会吧,你们血虹观的人,想要参加魔神试炼?你们疯了不成?”

牛经业在一旁听到宇虹的话,顿时就震惊了。

参加魔神试炼,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不成功,就会死,侥幸成功了,也直接成为了魔神卫,成为了魔宫的人。

这对于九逸星宗来说,相当于是一种背叛。

利用九逸星宗的便利,来到深渊,抢夺魔神令,然后参加魔神试炼,转过头来,就把九逸星宗给背叛了。

这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太对。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可宇虹这边,好像觉得这样做原本就没有什么问题。

“你们难道不清楚,这魔神令的作用吗?魔神令本来就是用来参加魔神试炼的,你们想想,九逸星宗想要拿到这个魔神令,他们用来干什么?

很显然,他们拿到魔神令,也是用来参加魔神试炼的,只不过,使用这些魔神令,参加魔神试炼的人是谁,那就不太清楚了。

但是这个结果是同样的。

与其把魔神令交上去,让其他人拿去参加试炼,还不如让我们自己人进去试试,说不定成功了,我们还能多出一个神阶来。”

宇虹一本正经地说道。

“多也是你们血虹观多出一个神阶来……”

牛经业没好气地说道。

“都这个时候,哪里还分你们我们啊,大家不是早就成为一家人了吗?”

宇虹笑着说道。

“呸,不要脸!”

牛经业骂道。

“算了,跟你们说不通,我们现在还是谈谈正事吧。看样子你们遇上了大麻烦,说实话,我们能给你们解决的……就看你们愿意不愿意了。”

“不就是想要魔神令吗?说,要多少你们才肯出手?”

关杰很光棍儿地问道。

“多少?”

宇虹道:“关盟主,你们把我宇虹当什么人了,我是那种随便敲诈人的吗?其实也不多,就这几个人,我们用不了怎么出手,就能解决掉……你们就意思意思,给一块魔神令就行了。”

“一块魔神令是吧,好……没问题!”

关杰很痛快地答应了。

“没问题就好。”

“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们现在手中么有魔神令,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要先记在账上,如果宇观主信得过我们的话,我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得到了魔神令之后,会第一时间给你们的……”

“呵呵……”

宇虹看了看关杰,道:“算了,欠着就欠着吧,反正你们冒险者工会家大业大的,应该也不会赖账的。”

说完之后,关杰就直接转头看向了一边严阵以待的几名界域修士。

“几位,我们的交易你们都听到了吧?我看你们好像有人受伤了,如果真要跟我们打起来,你们也讨不了什么好。

要不这样,咱们现在就罢手算了,我们不追杀你们,你们也放弃继续追杀我们……大家相安无事,多好?”

宇虹说着,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道:“你们应该也看到了,我们都是魔修来的,如果真要动起手来,可能就之能是不死不休了。

这个代价,你们可要想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