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快来……救小白……

墨轻用怪异的眼神看向昊天:“别以为你高高在上,本姑娘就会怕你!我呸!你也是来抢夺轩辕剑的吧?老子告诉你,休想!”

“我……”昊天欲言又止,朝着白素贞看了过去,心急如焚:“你怎样才肯相信我?”

“相信你?除非曦女作证!嘿嘿!怎么不说话了?老子看你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怎么?不对,那个王八蛋是你徒弟啊!难道不是受你指示来打劫的?”墨轻痞里痞气的邪笑着瞥了昊天一眼。

“我真的……咳咳……是来救小白蛇的……”

“哦?那你现在就杀了他们三个,老子才会相信你,让你带走老大!”

老大?昊天一愣,顿时明白过来,心如油烹,小白为了在秘境之中生存到底吃了多少苦?

昊天迟疑的看向秦天宇三人,都要杀了么?似乎有些不妥。

墨轻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好啦,老子忙死了,没时间和你们在这瞎扯。考验失败,鉴定完毕!拜了个拜!”

“嗖”的一声,墨轻直接越过昊天转身就跑。笑话,谁有时间陪你们瞎折腾!哼!

昊天伸了伸手,来不及拦截,“嗖嗖嗖!”三道身影不约而同再次拦住了墨轻的去路。

“都特么的给我滚开!”墨轻大怒,挥动手中的锁魂链,与秦天宇等人战在一处。

“秦天宇,你且退下!”昊天咳嗽一声,脸色涨红。

“师傅,徒儿恐怕难以从命!轩辕剑绝对不能落在他们二人手中。待徒儿将轩辕剑抢夺过来,师傅即便让我死,也心甘情愿!”

秦天宇话音未落,挥动手中的长剑,朝着墨轻狠狠当头劈下。

“快把小白给我,我带她去找曦女!”昊天闪身来到摸清身边,站立不稳,勉强支撑。

墨轻不再迟疑,之前不过是简单的试探而已。将白素贞从背后解下来轻轻放在昊天怀中,点点头:“快走!”

“是!”昊天一愣,打横抱着白素贞驱动极光卷轴眨眼消失!

“追!”秦天宇眸色一红,转身朝着昊天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嗨,小砸,哪里跑!老子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墨轻身形一闪,无累赘一身轻,窜到秦天宇近前,锁魂链化作一个圈朝着秦天宇兜头套了下去。

秦天宇飞身后退,慌乱之际刺出一剑,被锁魂链砸到手腕,好巧不巧,剑尖一偏划破烛龙的胳膊。

“你……找死!”烛龙瞬间炸毛,与秦天宇打斗起来。

“追我师父才是关键!”秦天宇皱眉,朝着幽蛟喊道,“难道忘了我们的同盟?快来制止他!”

“这个……恐怕不好说啊!”幽蛟摇摇头,化作一道黑影闪身消失。

“孙砸,等等你爷爷我!”墨轻早就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幽蛟的动向,三人之中最坏的就是这个嘛……

吃瓜群众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咋回事?徒弟和师傅干上了?哦!叛徒!利益面前人人得而诛之。

“抓住这两个叛徒,交给西神帝,肯定有重奖!”

“打死他们!”

“杀了他们!”

一语激起千层浪。吃瓜群众猛然警醒,之前光顾着看热闹,怎么忘记南神帝和西神帝关系匪浅嗫,据说这两位神帝不遗余力一直在寻找刚才那个被带走的姑娘……

烛龙和秦天宇被人团团包围,场面一时有些失控,二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此时的心情比吃了苍蝇还难受三分。

曦女顺着感应寻找昊天,不见踪影,一把拽住少泽,眯了眯眸子:“你确定没有欺骗姐?你当真找联系不上你的宠物?”

“……”少泽脸色一囧,“该死的,烛龙到现在也联系不上!”

“嗯?你呢?”曦女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盯着墨宇的双眼,“不要解释那些有的没的,你们知道,彩凤本来就有问题,联系不上很正常。”曦女顿了一下,“可是你们咧,有什么理由?”

墨宇和少泽对视一眼,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两个该死的东西,竟然敢违背诺言,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此事定然与小白蛇有关。

“等找到那两个东西,是死是活,全凭你处理,如何?”少泽强忍着内心的不舍,最终还是选择了曦女这一边。

“我也是!”墨宇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虽然小魔女霸道了一些,可是大是大非面前从未含糊过,这也正是自己始终愿意维护曦女颜面的原因。

曦女点点头,眸光微闪,轻轻捻动手中的通讯玉,心中咒骂,昊天也是个不靠谱的。

“等姐一下,看看那个混蛋有没有找到我家小白?哎……”曦女挑眉,无奈叹息。

昊天抱着昏迷的白素贞驱动极光卷轴飞了几千米,支撑不住坠落下来,狠狠摔在地上。昊天本能的抱紧白素贞,心甘情愿当了人肉垫子。

“嘶……”昊天一声闷哼,忍者浑身剧痛,爬起来查看白素贞的伤势。只见怀中的女子双眸紧闭,面无血色,双手冰凉,眉心一朵红莲图案若隐若现。

“小白,小白,你没事吧?”昊天声音嘶哑,一声声呼喊着白素贞,祈求她快点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白素贞痛苦的睁开双眼,一道熟悉而陌生的脸庞映入眼帘。

“你……咳咳……大冰块!”白素贞伸出手,想要摸一下昊天的脸,确实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昊天抓住白素贞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咳咳……太好了!”

“真的……我……没做梦?”两行热泪顺着白素贞的脸颊悄然滑落。

“嗯!”昊天狠狠点头,“小白,对……对不起……”

“咳咳……这个……给你……我……”白素贞吃力的将一枚巴掌大的剑放在昊天的手心,嘴角挂着一抹笑意,彻底晕厥。

“小白!小白!”昊天再也忍不住,三百六十九个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在饱受心灵的煎熬。

一滴滴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濡湿了白素贞的衣领。昊天猛然想到什么,颤抖着双手,摸出通讯玉。

“该死的,你在哪儿?”曦女暴怒的声音传来。

昊天牵唇,咳了两声:“快来救小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