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一章:加入

不过好在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好。

除了那颗心脏,还是个隐患,哪怕是被封印,它都能用它那诡异的力量扎进那些封印之中,吸收力量。

但是不封印它又会跑掉,只能派人一直守在这里。

如果没有这个,再没有魔族时不时的骚扰,一切都会很好。

龙傲天还在疗伤,他这次每个三五年恢复不来,但是如果两个世界顺利融合了的话,那就又是另说了。

而唐远,始终在两棵世界树下轮换着沉睡,整个三远的大量的天材地宝,九重天另一面的各种奇珍异宝,全都拿来给他维持身体。

花花在唐远昏迷过去的第五个月的时候醒过来的。

她醒来后看到唐远的情况,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着,照顾唐远。

她照顾的要更周到,让赵曰天他们都没地方插手。

赵曰天他们于是也就逐渐放手,只是固定时间跑来看看他。

他们还要去整治世界内部的一些事物,因为要让画内世界的修士进来,还要在两边都宣扬一下,保证融合的时候双方态度都比较软和。

毕竟谁也不想看着内部再出事了。

而三远,伴随着世界逐渐地融合,一些人也慢慢的发现了,在无尽海的尽头,已经真正的没有尽头。

因为那边,也出现了陆地。

陆地的那边是海洋,海洋的那边又是陆地。

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两侧极地是最先融合的。

融合的时候,星月树和扶桑树终于出现在了三远众人的眼前。

两株巨大的参天古木,将整个世界笼罩,在星辉骄阳之下,然后又一次消失。

但这次的消失,只是表明着和世界彻底的融合。

它们还在,只是一般人是无法看见,也无法靠近。

因为它们扎根在了世界本源,将世界本源牢牢防护。

如果此刻把那颗心脏扔进本源空间,它也无法对世界本源造成伤害,更不要说像是对待唐远那样。

因为世界树,本也是大千世界的世界树。

只是它们想要带着世界成长为下一个大千世界,那是未知数。

但好无疑问,伴随着两株世界树的回归,大千世界的中心,已经悄然转换。

整个位面再次晋升。

世界回归速度开始加快。

龙傲天身上的伤势也在这种时候加速好转,直到世界融合的那一刻,他终于彻底恢复。

而他的实力,也在不断攀升。

神族们回首相望,目光中带着感慨和欣慰。

龙傲天的实力,在这一刻,已经超过了他们。

如无意外,他此刻,身上将汇聚的是大千世界全部的气运,就算至高法则在这场博弈中死去,龙傲天也能取而代之,将整个三远为中心的位面,扩展成为新的大千世界。

至于他们的使命,其实就剩下解决当初的心头执念,便也能当个闲散人员,四处游历。

龙傲天加快了最后的融合,不过在最后关头的时候,他把整个画内世界生灵都搬了过来。

这些生灵这两年其实不太好。

那个小空间生存环境太恶劣,大量的草木动物包括人族死亡,但是活下来的人们,也确实要成长很多。

至少他们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他们骤然转换了空间,一些凡人和普通修士并未察觉,只有那些修为高的或是特殊的,才感觉到周围的变化。

天选之子们在错愕后就平静下来。

“我们应该是来三远了。”

他们是知道,三远因为世界的原因,在准备,所以才只是专门给他们开辟了一个空间。

“那我们……以后加油修炼吧。”

众人心下复杂。

他们来这里是感激的,但是也对自己的弱小而痛恨。

如果他们强大一些,又怎么会只能看着世界消亡而无能为力呢?

而且三远的环境很好,这会就连那些普通人也感觉出来周围好像一下子舒适了。

修士们更是清晰的感受到灵力的活跃和浓郁,好像他们呼吸间都能将灵力纳入体内修炼一样。

这种感觉甚至让人上头,有好几个修士直接就地突破了。

天选之子们还算克制,也知道得让大家注意,不能真的沉浸在这样的情况下,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

饶是如此,也架不住一些人自制力实在是太过差劲,然后直接因为吸纳过多灵力而走火入魔或者自爆而亡。

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出了事,才让所有人警醒过来,不敢再贪心。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

人们在讨论,茫然看着头顶。

周围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此刻虽然还是黑夜,但是月亮更加明亮,环境也变得舒适。

“这里是三远,未来大家要生活的地方。”天选之子们自然是要把事情都说明白。

“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原先生活的世界,但是我们的世界毁灭是无法避免的事情,这个世界愿意收留我们,之前的小空间也是他们的修士为我们建立。”

“我说这些,是希望你们明白一件事,这个世界与我们有恩,让我们可以生活在这里,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约束己身,好好修炼,认真生活,互帮互助。”

“如果,一旦让我们发现,当你们中有人和这个世界的人之间出现矛盾,错在对方,我们可以帮你们讨公道,但要是你们,我们也会不留情面的诛杀。”

“还有,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这里的灵力浓郁你们感觉到了,这里也不止只有人族修士,还有虫鱼鸟兽草木山河,世间万物皆可修行,所以你们也注意一下,不要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什么人。”

“这里的修士等级都不低,我们的实力在他们这,也只能算得上中等偏上,而不是高手,更不是绝等高手。”

“总而言之,好好生活吧,这是我们新的家园,希望大家珍惜,因为危机还没度过,敌人或许仍旧会进攻。”

人们听的一脸茫然。

不是听不懂,是因为听懂了,才觉得有些茫然。

有老人忍不住说道:“那我们原来的家回不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