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泽剑身上的伤势很严重,这事儿拖延不得,必须要送到红叶谷进行医治。

还有他身上的那把神剑追魂断掉的事情,也需要李半仙他们回去周旋,问问哪里有人能够将这断掉的神剑追魂给修补好。

这些事情都十分重要。

黎泽剑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性命必须要保住,不能有任何耽搁。

葛羽和钟锦亮他们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离开,其一是因为葛羽身上中的梦引血咒,其二则是杨帆身上的魇镇之术,都要一一化解,而这两件事情,都要依靠来曙光找到的那个高丽高手安在渊。

现如今,他们在高丽国的一切隐患基本上全都解除了,永生和土崩瓦解,圣主崔正元和副堂主朴智睿皆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活着的那些永生和的人基本上都做了鸟兽散,即便是有些高手活着,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说,也形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至于秀成堂的那些人,根本不在葛羽他们几个人的考虑之内,那堂主都已经挂掉了,其余的都是些小杂鱼。

让几个人唯一担心的是,那金太友的挂掉了,但是金太友的父亲金相中可是整个高丽国很有实力的一个富商,他的儿子挂掉了,或许会再找其余的人来对付他们。

毕竟那金相中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不男不女,也是他们金家的希望。

之前,金太友家还在高丽国的黑市上对他们进行了悬赏追杀,可是经过永生和覆灭的事情,这高丽国的那些修行者估计就不敢再对他们动手了。

他们再强,还能强的过那永生和的大佬崔正元?

那些人想要用葛羽等人的人头换钱的高丽高手,哪个不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究竟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钱财重要。

葛羽他们一行人直接回到了来曙光的那处居所。

回到那里之后,众人果真看到了有几个人在来曙光居所处转悠,都是修为不错的好手。

那些人肯定都是万罗宗的人派来保护杨帆安全的。

在看到葛羽他们回来之后,招呼都没打,自己便离开了。

万罗宗的势力很大,基本上算是整个亚洲和东南亚片区最大的掮客,负责搜罗消息和贩卖符箓法器,从中获利不少,而万罗宗的大股东就是九阳花李白等人,也算是葛羽他们的自己人。

很多时候,葛羽他们几个人遇到了麻烦,都不太想麻烦万罗宗的人,毕竟人情债欠多了,也不好去还。

万罗宗帮他们办事情,很少有赚钱的时候,纯熟帮忙。

跟葛羽他们一起回到来曙光住处的还有杨帆的父母,在回来的路上,他们就得知了杨帆的事情,原来自己的女儿身体之中住着一个别人的灵魂,杨帆的父母因此还跟那个假的杨帆大吵了一架,尤其是杨帆的母亲,让那个胖女人从杨帆的身体里出来。

只是那女人的灵魂住到杨帆身体里面之后,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出来,只会跟杨帆的身体逐渐融合,最后会完全代替杨帆。

随着在杨帆身体里面呆的时间越长,这融合的速度越快,一直到最后,会彻底将杨帆代替,所以,帮着杨帆解除魇镇之术的事情迫在眉睫,必须要尽快完成了。

不过,当杨帆清醒了那半个时辰的时候,杨帆的父母才跟真正的杨帆聊了一会儿,当下,这一家人抱头痛哭,杨帆的父母后悔不已,说以后再也不会干涉杨帆的感情云云。

在来曙光家里呆了两三天,杨帆的父母就回国了。

通过在高丽发生的种种事情,现如今杨帆的父母是对葛羽满心的信任,知道葛羽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女儿好,便放心的将杨帆交给葛羽,他们回国处理自家生意上的事情去了。

从春灵岛回来之后,他们又等了四五天,那安在渊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离开之前,说是去找自己师父去了,联系一下帮杨帆解开魇镇之术的事情。

可是过了这么多天,一直都没有消息,来曙光试着联系过他,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几天,葛羽一直都没有睡觉,整个人都熬出了黑眼圈来,光靠着修行度日也不是办法,人总是要睡觉才能更好的休息过来,有一次葛羽实在顶不住了,昏昏沉沉的马上要睡过去的时候,聚灵塔之中的那个树妖在冥冥之中叫醒了葛羽,才让葛羽免于一难。

这乌头鬼树对于朴智睿的手段肯定有所了解,因为催动那梦引血咒,便是用的那乌头鬼树的果实,葛羽也曾跟那乌头鬼树交流过,问它能不能帮自己解开这个血咒,那乌头鬼树表示自己无法解开,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承受了五道天雷,一身道行基本上全都废掉了,若是它好端端的,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有办法,还是只能等安在渊回来。

好在,在来曙光家里呆了一个星期左右,终于有了安在渊的消息,是安在渊主动联系的来曙光,打电话说让他们去一个叫大丘的地方,等他们到了之后,安在渊便会过来接应他们,去找他的师父。

安在渊这个人,众人都不太了解,这事情又搞的神神秘秘的,不禁让众人起了疑心。

想着,不会是这老匹夫耍什么花招,想办法来对付他们。

只是,他们帮杨帆解除魇镇之术,还有葛羽的梦引血咒的事情,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一个人身上,必须要过去见他才行。

来曙光知道安在渊说的那个地方,便开车带着他们去了,这个叫大丘的地方在高丽国的最北端,是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众人也不知道安在渊为什么非要让他们来这里,只能按照他的吩咐行事。

当一行人到达了大丘之后,紧接着又接到了安在渊的地方,让他们去了大丘的一处深山老林之中,直到车子无法开动,来曙光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众人又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安在渊才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上来便问道:“你们来的时候没有人跟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