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碰面

樊春梅挎着食盒,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反而与警卫们有事没事地搭着话。

警卫们虽然知道保密条令,很多重要的消息都不会说,但是不经意间说出来的话,还是给了樊春梅不少的信息。

医院内部的进出审查十分严格,尤其是对待外部人员。

像她这种类似军人家属的人并不少,但是大部分都不允许进入医院内部,即使想照顾伤员也不行。

家属们自然不乐意,这在以前可是没有过的,有些家属还曾经来闹过事,不过都被自家的老爷们给骂走了。

别人不清楚,他们可是知道,医院里住着他们的团座,是鬼子间谍最想除去的。

没多久,祥娃子出现了,不过跟在他身后的,竟然还有五六个伤兵。

樊春梅看到这一幕,瞬间有些失神。

这可是自己第一次主动来见他,怎么会带一些不相干的人出来呢?

她有些事情,是想私下里托祥娃子帮忙的。

不管他是不是吹牛,既然能住在这个医院里,那就证明不是普通的士兵。

她自然地嗔怪祥娃子,这么久都不去找她,害得她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他在这里。

祥娃子努力让自己表现地自然点,可是一想到对方可能是那边的人,自己很可能会不明不白地死了,说的话就越发有些紧张。

“最近那啥子,比较忙……有训练,劳资莫得空,等得了空……得了空再去瞧你。”

樊春梅不是傻子,从对方的表现上,明显感觉到对方的疏离感。

莫非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

幸亏这时候周围的几个伤兵,说起了荤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呦呵,甭说,祥娃子这狗日的,找了个小娘皮真俊咧。”

“这要料有料,要模样有模样,瞧瞧那腰,祥娃子可有福嘞!”

“龟儿子滴,劳资还莫得婆娘,这龟儿倒比劳资先找着咧,劳资一把年纪活到狗肚子里了!”

樊春梅一直扮演的就是个泼辣性子,毕竟她是开酒楼的,面对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对这群伤兵的品头论足,也不害羞,反而叉腰帮祥娃子撑起了场子。

“去去去,没见过女人咋滴?没见过就回家看你们娘去,少在这碍眼!”

伤兵们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说的话更加过分起来。

祥娃子看到对方这么维护自己,心里莫名有些落忍,很想提醒对方,你的身份暴露了,赶紧跑吧,兴许还来得及。

可是他胆子又小,怕出了事找到他头上,内心的纠结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这一表现,被樊春梅看在了眼里。

这恰好误导了她,因为祥娃子的表现,像是一个想要表白,却又自惭形秽的年轻人。

自认为了解了对方表现原因的她,对待祥娃子越发温柔起来,与对那几个伤兵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而警卫们一副想要驱赶人的样子,看到没法与祥娃子私下里交谈,她只能把食盒递到祥娃子手里。

“两天没见到你人了,我特意吩咐后厨做了你喜欢吃的辣子鸡,下面是放了红油的云吞,那种麻辣口味的,是你最喜欢的。”

祥娃子接过食盒,嘴唇蠕动“春梅,你……”

樊春梅挥舞着手帕打断了祥娃子的话“行啦,我就是顺道来给你送点吃的,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这么晚了,我得赶紧接孩子去。”

祥娃子终于鼓起勇气,打算隐晦地提醒下对方。

“春梅,你可要小心……天都要黑了,你回去路上当心点。”

阻止他提醒对方的,是一个光头。

光头雄恰好在医院里跟李景林汇报工作,其中关键的就是永山俊平要平田传递出去的消息。

山羊打电话得知光头雄来到了医院,就赶紧把事情告诉了他。

光头雄很担心祥娃子没有经过训练,很可能被看出破绽来,他完全没想到,祥娃子竟然妄图提醒对方逃跑。

樊春梅在看到光头雄的一瞬间,就觉得遇到了一个天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那阴鸷的目光,只是扫视了她这一眼,就让她感觉到浑身血液发冷。

“你们几个,在门口堵着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几个伤兵知道光头雄的身份,一个个小声骂骂咧咧让开了道路。

光头雄说完,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警告地看了眼警卫,就大踏步带着人离开了。

他刚走,一个伤兵就朝地上啐了一口。

“娘的,狗日的黑皮狗啥时候敢在劳资面前装犊子了,当初他们来的时候,那副要饭的样子,要不是团座好心收留,早就饿死在那个犄角旮旯了。”

“行咧五福,人家现在干啥的,你娃又不是不晓得,说话小声点。”

“切,劳资说话大声咋滴,他能拿劳资咋样?”

樊春梅刚迈开的脚步,一下子就缩了回来,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刚才那个光头军官好凶呦,他是干啥的?满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太吓人了!”

祥娃子刚才被光头雄的目光,看得心神发紧,满脸紧张地不敢说话。

好在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的表情并没有引起樊春梅的关注。

一个伤兵拄着拐杖不屑解释道“妹子,你甭怕他,你又不是鬼子间谍,他拿你没辙。俺们团座可是有严令,要是他们敢欺负你这平头老百姓,你直接到团部那里喊冤,姓何的光头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樊春梅听到这里,心下顿时了然。

怪不得那个光头给她的感觉如此不同,原来跟她是同行。

看样子,应该是军统的人。

因为只有军统,才是她们最大的威胁。

至于另一个叫中统的组织,对他们根本毫无威胁。

只是刚才那个伤兵说什么团座收留,那是什么意思?

警卫们已经往他们这里走了,樊春梅知道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只得跟祥娃子挥手作别。

祥娃子表现得十分奇怪,有忧虑,有不忍,甚至还有一丝的担惊受怕。

直到樊春梅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道尽头,他还在那有些发愣。

“狗日的祥娃子,劳资是彻底服气了,喏,劳资输给你的烟。你们几个也别装孙子,五福,劳资记得你喊得是两包!”

“你叫什么叫,劳资是那种认赌不服输的人嘛?呐,先给你半包,剩下的一包半,等发了饷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