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他是谁”沈浪将目光落到大厅中的一个中年人身上,光看他的脸色,就能看出他此时此刻的心情非常不好,就好像刚吃完火药一样。

顾佳琪低声说道“这人的来头可是不小据说是星河投资集团的老总陈家平,我刚刚去查过了,绝对是整个华夏国范围内数一数二的投资公司沈浪你觉得会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情”

说着,顾佳琪隐晦的提起了当初在商场的时候,跟陈洛河所发生的矛盾。

当时顾佳琪等人都没有在意,但是刻意去调查过对方公司的基本信息后,顾佳琪心中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了。

“呵呵,又是儿子不中用,老子来帮忙”沈浪冷笑着说道。

顾佳琪无奈的憋着嘴道“那我们怎么办他明显来者不善。”

“没关系,我去跟他打打招呼。”

说着,沈浪就笑着朝陈家平走了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哦这不是星河投资集团的陈总吗怎么会有空来我这小公司”

一听沈浪的声音,陈家平立刻便是转过头来,气势汹汹的朝沈浪说道“哼,没想到你竟然还认识我那正好,沈浪,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不过沈浪却是笑眯眯的装着糊涂说道“陈总,你这话我可就听得不太明白了,咱们两家公司从来就没有什么交集,我连听说陈总你这个人都是拜托员工去查的资料,你该不会以为我真认识你吧”

“你”

陈家平朝沈浪瞪大了眼睛,只要是个明白人都能听出,沈浪最后一句话是在讽刺陈家平。

陈家平恶狠狠的瞪了沈浪一眼,随后说道“你带人揍了我儿子,这件事情你必须给出个说法来”

“呵呵,难道不是应该你来感谢我么为什么还要我给说法呢”沈浪仍然保持着微笑。

但是陈家平却疑惑的皱了皱眉头道“感谢你我凭什么要感谢你”

沈浪微微眯起眼睛说道“你家儿子教育得不够好,我帮你

教育教育他,让他涨涨记性,你说这难道不是我帮了你一个大忙”

“你好大的口气”

一句话,直接将陈家平给气得老脸通红,他指着沈浪的鼻子便是说道“沈浪,这么说来,你是要跟我为敌了”

“陈总,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

沈浪摇了摇头,同时心中也想起了s长给他的提醒。

既然连s长都那么说了,他也不想主动跟陈家平为敌,于是调侃了两句后,他便是诚恳的对陈家平说道“陈总,你愿意听一听事情的详细经过么其实这本身就是一场误会,你放心,我刚才都是跟你开玩笑的。”

“那你说说看。”这个时候,陈家平的脸色才终于放缓了许多。

随后,沈浪便是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家平,而陈家平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性格,绝对是看到美女就迈不开腿的那种。

所以对于沈浪所说事情的真实性,他一点都不怀疑。

而且就沈浪的说辞听上去,似乎也确实是是陈洛河做错了

但是陈家平一想起陈洛河身上的伤疤,心中还是很不舒服,毕竟陈洛河可是他的亲身儿子。沈浪的手下二话不说就揍了陈洛河,那又跟变着法子打自己脸又有什么区别

像陈家平这样的人物,最在乎的无疑就是一个面子问题。

“但这就是你揍我儿子的理由么你的人未免下手也太重了”陈家平冷哼着说道。

沈浪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们的安保人员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来负责公司的安全问题而已,所以对此,我也非常抱歉”

“行了”

陈家平摆了摆手,直接打断沈浪的话说道“就你这小破公司,还敢说我公司是野鸡公司,这话你又怎么解释”

“这个”沈浪不由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当时我并不知道是您的公司。”

“呵呵。”

陈家平阴沉的笑了笑道“既然你是这个态

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将你的浪晖集团给彻底铲除”

说完,陈家平就转过身去,直接离开了浪晖集团。

而这个时候,顾佳琪也赶紧上前问道“沈浪,你跟星河投资集团的陈家平彻底闹僵了”

“那又怎么样”

沈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我跟他客气,只是看在s长的面子上,既然给他台阶他不下,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顾佳琪担忧的说道“可是据说陈家平的星河投资集团来头不小,要是我们跟他树敌的话”

“沈天岳来头小么”沈浪笑着反问一句。

顾佳琪无奈的白了沈浪一眼,不过仔细一想也是,连沈天岳的针对他们都熬过去了,为什么还会怕一个陈家平

“对了,之前哈维那边给了我一个消息,让我转述给你。”突然,顾佳琪话锋一转。

沈浪不由好奇的问道“哦哈维那边怎么了”

顾佳琪说道“算是一个好消息吧,他说7n处理器已经蓄势待发了,问你需不需要召开一场发布会来做宣传。”

“那必须宣传”

沈浪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要知道,15n处理器就已经为浪晖集团带来了足够的利益,现在更加先进的7n处理器面世,那对处理器行业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同时,沈浪也想起了尼索跟梁金鸿联手开发的零剑神域。

本来他还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间,但现在看来,时机不就正好摆在眼前么

要知道,7n处理器的发布会,绝对会引得大量的媒体或者观众来现场或者网络上观看,到时候顺便给零剑神域做一做宣传,简直就是两全其美

如此想着,沈浪也便朝顾佳琪说道“顾佳琪,你现在立刻去通知晖哥,着手准备一下发布会,时间就定在明天下午不过宣传的内容,不单单是7n处理器,还有跨时代的虚拟头盔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