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0章 瓦雷利亚废墟下

/

“我猜你接下来会说,夺取深林堡的叛军就是毁灭世界的力量,然后让南方领主们出兵帮你收复北境是吧!”

乔弗里虽然看着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但在王宫里耳濡目染,对各种阴谋可不陌生。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罗柏狡猾的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夺回临冬城。

“陛下,我是认真的!深林堡背后有邪神支持,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威胁!只有集结全部力量才能战胜。”

罗柏一字一句的说,差点将一口牙咬碎。……

若不是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不是为了全世界安危,罗柏怎么会留下来受那小畜生的侮辱!

“我们北境人向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骗人。要是陛下不信,那就算了。”

罗柏说完,转身就离开大厅,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下去。

唰唰。

北境一干贵族恨恨瞪了宝座上的乔弗里一眼,气冲冲跟随罗柏离开。

议事大厅里只有乔弗里、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和滦河城本地贵族留下,顿时空旷不少。

“北境人真是野蛮,求人都不卑躬屈膝,一点求人的样子都没有,谁会吃饱了帮这个丧家之犬,是不是啊?”

乔弗里恶狠狠的目光,扫过滦河城本地的十来位贵族。

……马上修改

“我猜你接下来会说,夺取深林堡的叛军就是毁灭世界的力量,然后让南方领主们出兵帮你收复北境是吧!”

乔弗里虽然看着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但在王宫里耳濡目染,对各种阴谋可不陌生。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罗柏狡猾的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夺回临冬城。

“陛下,我是认真的!深林堡背后有邪神支持,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威胁!只有集结全部力量才能战胜。”

罗柏一字一句的说,差点将一口牙咬碎。……

若不是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不是为了全世界安危,罗柏怎么会留下来受那小畜生的侮辱!

“我们北境人向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骗人。要是陛下不信,那就算了。”

罗柏说完,转身就离开大厅,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下去。

唰唰。

北境一干贵族恨恨瞪了宝座上的乔弗里一眼,气冲冲跟随罗柏离开。

议事大厅里只有乔弗里、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和滦河城本地贵族留下,顿时空旷不少。

“北境人真是野蛮,求人都不卑躬屈膝,一点求人的样子都没有,谁会吃饱了帮这个丧家之犬,是不是啊?”

乔弗里恶狠狠的目光,扫过滦河城本地的十来位贵族。

“我猜你接下来会说,夺取深林堡的叛军就是毁灭世界的力量,然后让南方领主们出兵帮你收复北境是吧!”

乔弗里虽然看着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但在王宫里耳濡目染,对各种阴谋可不陌生。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罗柏狡猾的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夺回临冬城。

“陛下,我是认真的!深林堡背后有邪神支持,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威胁!只有集结全部力量才能战胜。”

罗柏一字一句的说,差点将一口牙咬碎。……

若不是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不是为了全世界安危,罗柏怎么会留下来受那小畜生的侮辱!

“我们北境人向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骗人。要是陛下不信,那就算了。”

罗柏说完,转身就离开大厅,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下去。

唰唰。

北境一干贵族恨恨瞪了宝座上的乔弗里一眼,气冲冲跟随罗柏离开。

议事大厅里只有乔弗里、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和滦河城本地贵族留下,顿时空旷不少。

“北境人真是野蛮,求人都不卑躬屈膝,一点求人的样子都没有,谁会吃饱了帮这个丧家之犬,是不是啊?”

乔弗里恶狠狠的目光,扫过滦河城本地的十来位贵族。

“我猜你接下来会说,夺取深林堡的叛军就是毁灭世界的力量,然后让南方领主们出兵帮你收复北境是吧!”

乔弗里虽然看着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但在王宫里耳濡目染,对各种阴谋可不陌生。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罗柏狡猾的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夺回临冬城。

“陛下,我是认真的!深林堡背后有邪神支持,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威胁!只有集结全部力量才能战胜。”

罗柏一字一句的说,差点将一口牙咬碎。……

若不是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不是为了全世界安危,罗柏怎么会留下来受那小畜生的侮辱!

“我们北境人向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骗人。要是陛下不信,那就算了。”

罗柏说完,转身就离开大厅,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下去。

唰唰。

北境一干贵族恨恨瞪了宝座上的乔弗里一眼,气冲冲跟随罗柏离开。

议事大厅里只有乔弗里、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和滦河城本地贵族留下,顿时空旷不少。

“北境人真是野蛮,求人都不卑躬屈膝,一点求人的样子都没有,谁会吃饱了帮这个丧家之犬,是不是啊?”

乔弗里恶狠狠的目光,扫过滦河城本地的十来位贵族。

“我猜你接下来会说,夺取深林堡的叛军就是毁灭世界的力量,然后让南方领主们出兵帮你收复北境是吧!”

乔弗里虽然看着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但在王宫里耳濡目染,对各种阴谋可不陌生。

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罗柏狡猾的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夺回临冬城。

“陛下,我是认真的!深林堡背后有邪神支持,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威胁!只有集结全部力量才能战胜。”

罗柏一字一句的说,差点将一口牙咬碎。……

若不是为了维斯特洛大陆,不是为了全世界安危,罗柏怎么会留下来受那小畜生的侮辱!

“我们北境人向来是有一说一,绝不会撒谎骗人。要是陛下不信,那就算了。”

罗柏说完,转身就离开大厅,一秒钟都不想多待下去。

唰唰。

北境一干贵族恨恨瞪了宝座上的乔弗里一眼,气冲冲跟随罗柏离开。

议事大厅里只有乔弗里、瑟曦,兰尼斯特家族和滦河城本地贵族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