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3章 2049.试探黄门

第2373章 2049试探黄门

“皇上,皇上。”

她忽的抬头看赵洞庭,眼中满是喜色,嘴却是嘟着,道:“您难道只打算请爷爷做事么?那我呢?”

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她脸上尽是委屈模样,“我不能管事,给爷爷打打下手总成吧?爷爷可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哈哈!”

赵洞庭忍不住大笑起来,“朕可没说不准你留在你爷爷身边啊!”

“行吧!”

他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那到时候也给你安排个职位。”

“谢皇上。”

曹枕簟甜甜地说,忽的俏脸微红,“皇上,这皇城真的是好繁华好热闹呢!您要是能够让我和爷爷留在这就最好了。”

徐福兴微微摇头,眼中尽是怜惜。

以曹枕簟的性子,能够说出这种话来,实在是对皇上死心塌地了。只可惜,皇上又岂是寻常男子。

齐武烈还有无名以及两位紫荆山庄长老眼中都有莞尔之色,连他们,也都瞧得出来曹枕簟的少女心思。

在场赵洞庭算是属于情场老麻雀人物,当然就更是心知肚明了。饶是以他脸皮,也不禁是觉得有些尴尬,咳咳两声,道:“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吧!你们先下去歇息!”

被女人追是种颇为美妙的感觉,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但到赵洞庭这层次,还真有点儿超尘脱俗的意味了。

在他的心里,始终还没能忘却掉以前那个枯瘦嶙峋的小丫头的模样。每每和眼前的曹枕簟重叠起来,就让他心中油然生出种罪恶感来。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曹枕簟会让他有这种感觉了。

曹枕簟咬了咬唇,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听得自己爷爷轻轻咳嗽两声,“草民告退。”

然后便就被徐福兴拽住了手。

她只能把话又给咽下去,施礼道:“民女告退。”

然后扶着徐福兴慢慢走出御书房去,出门时回头瞧了眼赵洞庭,那眼神中的哀怨和忧伤,让赵洞庭心里都不禁是有些异样。

“安排徐老和枕簟姑娘去官驿休息。”赵洞庭对外面喊。

“臣等告退。”

无名和齐武烈还有两位长老也很识趣地憋着笑告退离去。

御书房里便又只剩下赵洞庭了。

他坐回到床榻上,也不知道是想着什么,忽的轻笑摇摇头。然后看向窗外半晌,才又回过头来,低下头继续批阅奏折。

张破虏过了半晌才回来。

赵洞庭对他道:“都办妥了吧?”

“嗯。”

张破虏答道:“皇上您的旨意我已经和萱总管当面说了,她说会即刻传令江陵府的探子去查。健王世子也已经软禁在宗正寺,在事情未调查清楚前,不会放他离开宗正寺半步。”

赵洞庭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张破虏现在日渐老练成熟,办起事情来还是让他放心的。以前和张破虏两个人的活,现在全都落到他的肩膀上,倒也还是游刃有余。

只另外那个小黄门的职位这么空着也不是回事。这可是相当于皇上的贴身秘书。

也是赵洞庭培养自己嫡系最便捷也最见效的一种方法。

他忽的抬起头,对张破虏道:“破虏,现在战事已经结束了,国事内物估计朕得多上些心,杂物也要多些,你说是不是再找个人来这里陪着你?”

张破虏微愣,却是哪里敢回答这话,只说道:“全凭皇上您的意思,破虏不敢多言。”

“你这家伙。”

赵洞庭有些没好气道:“你现在是越来越圆滑了。直说,你想不想有个人来给你分担分担?以后,可能会要比现在事情多得多啊……”

“皇上真要破虏说?”

“说!”

“那皇上您得先答应不生气才行。”

就两个人在御书房里,张破虏倒也没什么拘束。

赵洞庭瞪眼,“朕什么时候跟你生过气?”

“嘿嘿!”

张破虏嘿嘿笑起来,“那我觉得皇上您还是让我继续累着吧!我不怕累。”

“哦?”

赵洞庭些微诧异,“你虽然勤奋,但也没这么努力啊!怎么,突然改性子了?莫不是也是像破虏那样,受到了爱情滋润的力量?”

“不是。”

张破虏挠着脑袋道:“破虏就是想再狠狠历练历练两年,然后皇上您也好将我外放出去不是?”

“呵。”

赵洞庭总算明白他的意思,道:“原来是这意思。现在就不想呆在朕的身边了?觉得自己学够了,能够堪当大用了?还是觉得这小黄门的职位不够显赫啊?”

他脸色微沉下来,眼中却又仿佛有着笑意,也拿不准,他到底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即便是张破虏也拿不准。

忙不迭跪倒在地上,“破虏失言,请皇上责罚。”

其实赵洞庭性子很温和,但是,家里头却给他灌输太多伴君如伴虎这样的概念。以至于,赵洞庭真有发怒迹象,他便再也不敢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