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藤蔓听到云初玖的话,觉得自己太伟大了!

激动之下,它觉得自己又能说话了!

于是,它抢着说道:“没错!她说的都是真的!本神祗就是为了你们才纡尊降贵和她签订了契约。

我为了你们殚精竭虑,日夜难寐,就是想让你们都过上安稳的好日子。

不瞒你们说,我现在的实力确实和以前没法比,但凡我自私一点,我绝对不会让她带我重新回到这里。

但是我回来了!我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因为我是你们的神祗,我是你们的信仰,我是神之海的守护者,我必须得回来!哪怕会面临死亡!”

小藤蔓说完,别人没怎么着呢,它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不停的抖动,觉得自己太无私了!太伟大了!简直是感天动地的圣蔓!

感动之余不由得有些得意,看来话本没白看,它这演讲的水平提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啊!

还别说,确实有不少人被小藤蔓的这番话感动了,毕竟就算单悠悠是假的,但本源枝蔓是真的。

它说的话,对于众人来说,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幽王爷冷哼道:“大家别相信它说的,它现在既然已经和单悠悠签订了契约,就说明它已经背弃了海族。

它已经不是我们供奉的本源枝蔓了,它已经沦为了这个妖女的走狗!”

小藤蔓差点没气死!

“你放屁!你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

我可是不止一次听见你在府里骂海皇那个小崽子抢了你的皇位,你还说恨不能他走路摔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

你还说,蓝元寒这个太子不一定是谁的野、种,因为海皇做了亏心事,这辈子都生不出儿子!”

“你胡说八道!你这是污蔑!皇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幽王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差点气吐血了!

云初玖冷哼道:“如果你没说过,那你就发个毒誓,如果你说谎,就让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幽王爷自然是不敢发誓的,一翻眼皮,晕了过去。

至于真晕还是假晕,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云初玖轻嗤了一声,看向蓝落尘:“看来你的身份也有疑问啊,不如先变个原形让我们看看,说不定你根本不是海族!”

蓝落尘轻笑了一声,几乎是瞬间变成了人鱼,然后又重新变回了人形。

云初玖心里一沉,这个把柄没用了!

哪怕就是证明蓝落尘不是海皇的亲儿子,也没用,因为至少他是人鱼一族,扳不倒他。

现在能指望的只有天上的乌云了!

可是这帮怂货肯定不敢劈无辜的人,最多也就是劈几下空地,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不管行不行,也得试试!

“既然你是人鱼一族,那我就更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做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好好当你的太子不好吗?为什么要做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不怕遭雷劈吗?!”

云初玖说完之后,满心以为乌云会给她面子劈几道天雷意思意思,毕竟之前乌云头领就给她帮忙来着。

可惜,没有丝毫的动静,安静如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