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宋番外23 未来的丈母娘(二更)

宋楠音闻言一怔,周遭的一切喧嚣好像突然变得很遥远,脑海中只不断回响着席景刚才说的那句话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坚强。”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很小的时候,她爸妈就离了婚,她知道她妈的不容易,所以很小的时候就懂事了。长大了,她勤工俭学,到处兼职。进了娱乐圈后,多少潜规则,多少不公平的待遇,她也只能咬咬牙扛过去。

如果不坚强,她可能已经被这个社会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可是说到底,她也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若是可以,谁不想活得像个公主呢?

她觉得眼眶有些发酸,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好像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在这一瞬间涌了上来,让她顿时无从招架,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只听见“吧嗒”一声,有眼泪掉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席景看着她突然哭出来,愣了愣,心头越发涌上心疼。

叹口气,再管不着什么循序渐进慢慢来了,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感受到席景身上温热而熟悉的气息,宋楠音紧绷的那根弦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啜泣了一会,理智渐渐回笼,她从席景怀中退了出来。

抬起手背擦了擦泪,“那个……我要进去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看席景,脸蛋有些红扑扑的,也不知是哭的,还是害羞。

“好,去吧。”席景跟着她站起来,“有事情打我电话。”

“好。”宋楠音乖乖点头。

席景又道一句,“没事也可以打我电话。”

宋楠音脸色又是一红,半晌,才呐呐点了点头,“嗯”一声,推开门进了病房。

出了医院,上了车,席景将手放在方向盘上,却迟迟没有发动引擎。

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刚才进电梯的时候,他看到有个男人鬼鬼祟祟地从走廊尽头的楼梯口走来,似乎在找什么人的样子,他看了一眼,莫名觉得那男人有些眼熟。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他突然想起了那男人是谁。

宋楠音的生父。

他曾在袁瀚发来的资料中见到过他的照片。

所以才有了后来他去而复返的事。

也幸好他回去了,否则,楠音对他的态度,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所改变。

她看着像刺猬,满身都是刺,常人好像根本无法靠近。可实际上,她却有一颗再柔软不过的心。

想到夏新明纠缠不休的嘴脸,目光沉了下去,拿起手机,拨通了袁瀚的电话。

“给我派人盯紧了楠音的父亲,一有什么动静,立马报告给我。”

因为跟剧组请了一周的假,宋楠音这次从洛杉矶提前回来,给她留了几天空余时间,可以在医院里好好陪陪她妈。

夏新明后来就没再出现过,宋楠音不知道他是真的悔改了,还是在准备另一次的伺机而动,但她现在也没有余力关心他的动态。

她妈恢复得不错,根据裴沉的意见,决定先回家调养一个月,然后进行手术。

出院那天,王嫂也来了。

进了病房,见到宋楠音,一如既往地热情得很,“楠楠昨天又睡在医院的啊。”

宋楠音点点头,笑着同她打了招呼。

那天夏新明来骚扰过之后,她就把她妈转到了病房,病房里有陪护的床,所以她这几天都是在这里住的。

“这孩子,真是有孝心。”王嫂笑眯眯地夸她。

宋楠音不好意思地道谢,看着王嫂热络地跟她妈聊了起来,有些走神。

不知道那天裴沉遇到席景的事,有没有跟王嫂说?

正想着,病房门被人推开,裴沉走了进来。

“裴医生这么忙,怎么还过来了?”宋秋月身体已经恢复,见裴沉进来,忙从病床上下来了,热情地同他招呼。

“我过来送送阿姨。”裴沉淡笑着开口。

宋秋月给宋楠音使了个眼色。

宋楠音朝裴沉笑笑,打了招呼。

裴沉也回以一笑,面上看不出什么端倪。

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宋楠音便拉着行李箱,扶着她妈走出了病房。

裴沉送他们到了电梯口。

宋秋月向他道了谢,又热情地邀请他有空来家里吃饭。

裴沉看一眼宋楠音,顿了顿,弯起唇角,应了个“好”字。

电梯门徐徐关上。

想到裴沉刚才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宋楠音微微蹙了眉头。

一旁的宋秋月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正拉着王嫂在说话,“裴医生这孩子真不错,长得一表人才,人又温柔,还有出息。”

王嫂笑着睨一眼宋楠音,压低声音道,“喜欢?喜欢就把两个孩子的事尽早定下来啊。”

宋秋月也跟着看向宋楠音。

她正盯着电梯面板,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对话。

暗暗叹口气。

知女莫若母。

她虽然很喜欢裴沉,却也能看出来,自己女儿对裴沉,似乎并没有太多兴趣啊。

无奈抿了抿唇,岔开了话题。

因为担心夏新明会再回去骚扰她妈,宋楠音左劝右劝,借口方便照顾她一些,终于劝得她妈同意暂时搬到她家去住。

帮她妈把一些日常用品搬到了她公寓,替她将次卧整理好,让她先去洗澡。

今天是她假期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回剧组了,她拿过一旁的便签本,把一些要注意的事情都给她妈妈写了下来。

写完,估摸着她妈也该洗完澡了,正准备去卧室拿睡衣,突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会来找她?

她蹙了蹙眉,走到门后通过猫眼往外一看,不由呆住。

席景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找她?

犹豫之际,门铃又响了起来。

她没办法,只得将门打开。

门一开,她还没说话,就见席景从背后捧出束玫瑰花来,伸到了她面前。

宋楠音愣住。

席景怎么看都不像是买玫瑰花哄女孩子开心的人啊,之前在洛杉矶,那是因为要帮人家小朋友,今天又是什么情况?

见宋楠音没接,席景脸上难得闪过一丝不自在。

他今天回了趟家,正好碰上席睿在家,出来的时候,听说他来找宋楠音,贼兮兮凑过来让他不要空手上门。

他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得去花店买了束花过来,只是看宋楠音这表情,她难道真的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并不喜欢花?

正想着怎么开口缓解下尴尬,突然听到客厅里有声音传来,“楠楠啊,我好像听到门铃响了,谁来了呀?”

听到她妈的声音,宋楠音脸色一僵。

可这个时候再关门已经来不及了。

席景看见走到宋楠音身后的宋秋月,很快回了神,朝宋楠音礼貌一笑,“阿姨您好,我是席景。”

宋秋月看着出现在门口的陌生男人,视线落在他手中那束火红的玫瑰上,不由询问地朝宋楠音看去。

宋楠音尴尬极了,怕席景跟上次一样说他是自己男朋友,可这情况,她又不知道该如何跟她妈解释。

席景看一眼她的神情,开口给她解围,“阿姨,我是楠音的朋友,听说您前段时间住院了,没来得及去看您,不好意思。这花送给您,恭喜您康复出院。”

说着,把花递到了宋秋月面前。

宋楠音惊诧地看着席景。

她跟他认识这么久,很少见他说出这么一大段话的时候,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席景吗?

宋秋月笑着接过席景递来的玫瑰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出于礼貌,还是热情地邀请他进来坐坐。

宋楠音刚要拒绝,席景先开了口,礼貌地点了点头,“谢谢阿姨,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着席景已经进了玄关,宋楠音只得无奈地抿了抿唇,关上了门。

宋秋月请席景在沙发上坐了,进了厨房替他倒水。

宋楠音要跟着去,被宋秋月拦住,“你去陪你朋友吧。”

她只得返回去,跟着在沙发上坐下。

看着她一脸无奈的表情,席景却莫名觉得心情有些愉悦。

本来是想着她明天就要回剧组了,今天过来看看她,没想到,竟会碰到未来的丈母娘。

一切进展顺利,嘴角忍不住就带上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