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宁重肩上的白狐,蓝色的眼瞳渐渐迷茫了,归于混沌。

“宁重……”

宁重听了一声呼唤,很快反应过来,“小白?”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时间紧迫,你听我说……”

宁重嘿嘿一笑,无疑白狐是承认了这个称呼了。

“你是说我体内这颗青丹实际是你的?”宁重问道。

“是的……”白狐悠悠道来,他在灵动境九品蛰伏了许久,在快要突破到玄丹境时,遭到了袭击,被贾道元生生将快要成型的玄丹逼出了体内,而后这颗青丹被贾道元通过各种手段加以炼制,也就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没了玄丹?”宁重没有继续问下去,一般情况下没了玄丹通常面对的是死亡。

“在玄丹被夺之后,我因祸得福,领悟了我狐族秘辛,要像凤凰那样重新涅槃,我本是仅有一条尾巴,而我狐族最强是有十二尾的,我领悟了那样的路,要练到十二尾极体再结玄丹。”白狐说道,宁重不是很能理解。

“我就捡重点说吧,在我领悟到狐族真意时,那颗被贾道元夺走的玄丹也沾染了,在离体的刹那吸收了万般气,后又有贾道元精心炼制,锁住了灵气,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十二尾极体的妖丹,在我族内唤作“极圣丹”。”

“极圣丹?有什么作用?”宁重问道。

“等你炼化就知道了?”白狐说道。

“等等,等我炼化?这可是妖丹啊,我一个人类修者怎么可能炼化?”宁重听了白狐的话,十分惊讶地问道、

“谁说人类就不能炼化妖丹了,你的视野太你以为你是纯正的人类吗?”白狐语气怪异地说道。

“什么叫纯正的人类?”宁重问道,不过被白狐打断了,“你体内有我的精血可以成为你炼化极圣丹的很大助力,我没时间了而,等你炼化极圣丹,我们才能真正的交流,现在我传你炼化极圣丹的办法。”从樵夫掐着日头入山砍柴时出了城,一场你死我亡的战斗,总能让人忘了时间,凌乱了的丘陵,破败了的戈壁,已经渐渐远去了。

日头不情愿的向西而去,清幽的大草原上,红霞不是最美的,也不足以让人留恋,快要入夜了各路人马再不加快脚程,赶到一处有人烟的地方停留,要是夜半置身在苍茫的大草原,面对着横行大荒的凶兽是完全不够看的,怕是来日又是一综血案。

日头将人影拉的很长很长,如果刻意去注意原野上的点点滴滴,遮蔽在青草之下的白骨,你分不出是人的兽的。

“苍茫大地,为什么有如此反差,怎么会有大荒与繁笙并存?太古的大荒诸圣并起何在?远古的长青帝国为何散去?”白庄凝神想着,他骑马拉着宁重前行着,白狐伫立在马头。

两人一狐,向着阳光,马下踏着清幽,白庄一提鞭,一转眼就窜回青竹林里去了。

“慢着……”白庄远远唤道,远看苍梧城就要锁城了,虽说苍梧城对外宣称不夜城,但是每月总有三日会按例关门例行检查,宁重他们很不幸的就碰上了,好在白庄在苍梧城混了有些日子了,也不是白混的了,与着其中的城卫相熟,所以打了个招呼就过去了。

进了苍梧城,白庄扶着渐渐清醒过来的宁重,绕入了小道赶往绿仙阁里去了。

奢华如绿仙阁,夜半红烛,烟花未闻停息,门庭若市,车水马龙,嬉闹声一片片,这是大多数男子的圣地,你若临近,可见空月下,醉月轻吟的仙子从天宫落了下来,轻卧在窗边,美极了,如诗如画。

这夜的月如钩,罕有的五星环绕转个不停,多少女子沉迷在其中,五星神话流传着多少让人如痴如醉的爱情故事,流月也算一个,望得痴了,悠扬的琴声停了,万般寂静,剩下唯美。

然而二人一狐的黑影却破坏了这美唤,绿仙阁离着苍梧城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白庄焦急弃马,转而踏着轻功,飞檐走壁向绿仙阁赶来这时正好出现正对着流月。

人影拉近,黑色的瞳,蓝色的瞳,流月看清了二人一狐,“赶紧进来!”从宁重选择找自己相助突破,流月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果然宁重负伤回来了。

“嘿嘿,流月姑娘,宁哥儿就交给你了!告诉他就此一别他日有缘再见了!”说完白庄又跳出了窗户,隐没在了茫茫人海中去了,他来得匆忙去得匆忙。

“怎么就走了呢?要再见啊!”宁重微微喃喃道,他的意识渐渐恢复过来了。

一炷香就像烟花一般,一下子就来到了,宁重的意识彻底恢复了,“流月姑娘,如此星空,如此美月,愿闻一曲!”宁重请流月弹琴再无疙瘩了,而流月作为一名真正的琴手,对那些真正留心自己琴声而不是自己美貌的从来不会吝啬,她又将宁重扶到了那雅间去,宁重艰难地盘坐起来。

琴声起,流月又波动了宁重的心弦,宁重随着安静的旋律,放空了心神,意识回到了体内开始治疗伤势了。

寒蚀的力量早已回去了,而火行之气,薄弱到宁重一战后增强的内视不能感知得到,空荡荡的气海仅有一物,一颗幽蓝色的种子,那是寒蚀给宁重下的种子了。

宁重的意识包围了过去,轻而易举的将这寒蚀种子掌控了,相比真正的寒蚀这寒蚀种子还处于新生阶段,各方面的能力是大大不能及的,但它的品级是超前的,足够宁重在炼气境领先了。

“既然还不能动用,那就先突破《五气归元诀》第三层心法——水凌吧,然后以寒蚀作为水行之气!”宁重遇到选择时,做选择都是很快的,他总认为自己闭上眼第一个想到的答案,就是自己真正的选择,这样之后就没有后悔的能力了。

漫漫人生路,如果总是陷入选择与后悔中何苦呢?

运转起《五气归元诀》第二层心法火舞,宁重体内的火行之气慢慢凝聚,不知过了几个周天,气海再次成了火的的海洋,火行之气汇聚成了斡旋。

火行之气失而复得,有如凤凰涅槃重生,宁重对火行之气的掌控更加精湛了,以着火舞在体内细致的游走了好几圈。

宁重气海内两次火龙舞空,要登上九重天,是宁重陆续的突破了,一下子就到了炼气境三品了。

“也不知道陈风那家伙身上有没有带着清波功的武学秘籍。”宁重想着,这时的他已经领会了气凝的真意了,举手投足间能气凝,点指能燃火,不过也只是燃着轻微的火苗,像那种外放打出火球,那是灵动境才能有的能力,宁重还不敢奢望,如今可以做到点指燃火这般奇幻的造诣,宁重已经很高兴了。

宁重之所以那样想,是如果有相印武学的相辅,那么能让气凝爆发出更大的威力,就像陈风使上清波功这样,不过宁重是来不及赶回书院寻找那样的武学了,一回去就是真奔穷峰试炼了、

流月一曲终了,想要离去。

“我瞧流月姑娘神采奕奕,不如咱在聊聊?”宁重说道,他以着闲然的心修炼着,能分神与流月相聊。

流月也确实没有着睡意,乐于和宁重打趣。“好阿,小弟弟你想聊什么?”,流月轻姿来到了宁重身伴,轻姿望月。

小弟弟?流月突然的改变称呼,宁重感觉自己被调戏了,不行要调戏回来,“你哪里知道我不是大男人啊?”

流月皎洁地笑着,“哪里?喉结还没长成的小家伙,还装成熟?”

一针见血,宁重无奈了,迅速转移话题。

彻夜,宁重与流月在互相逗趣中,度过修炼了。

次日玄阳当空,宁重也不得不离去了,他往驭马坊购置了一匹快骑就赶出城了,“下次见面,不要太瘦了哦!”这是宁重留给流月的话,让流月迷惑了好一会,看到了宁重留下的皎洁一笑,也咯咯直笑了“真是不肯吃亏得小家伙,敢吃姐姐豆腐?”,流月顿时一颦一笑,惊艳了苍梧城万千,再卷入了八卦传闻中。

这次那个神秘的男子,换成了宁重,不过宁重知道寄居在流月心底深处的至始至终是那个‘唐’。

阳光亮得刺眼,点点光芒打在宁重身上,那种炽热,宁重体内不自觉的运起了《五气归元决》火舞,奔腾在马上,愣是转了好几个周天。

“唔……”宁重吐了一口灰色浑气,那是体内刚接受到了一场烈火的洗礼,像是经历一场脱胎换骨,宁重感觉肉身的力量更加强大了,一拳当空,破空的声音更加猛烈了。

宁重如偿的突破了《五气归元诀》第二层心法火舞了,他可以修炼《五气归元诀》第三层心法水凌了。

宁重收回了体内的火行之气,尝试着运转了周‘水凌’,接着便调用起了寒蚀来,经过几个周天,宁重渐渐能流畅自如的调用寒蚀。

“青丹!”任《五气归元诀》第二层心法在体内流转,宁重无意地将心神放空,下沉到了气海深处,内视,青光妖异的丹丸,出现在了他视野中,是那颗宁重一直不解的青丹。

无疑青丹勾动起了宁重的好奇心,

这时宁重肩上的白狐,蓝色的眼瞳渐渐迷茫了,归于混沌。

“宁重……”

宁重听了一声呼唤,很快反应过来,“小白?”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时间紧迫,你听我说……”

宁重嘿嘿一笑,无疑白狐是承认了这个称呼了。

“你是说我体内这颗青丹实际是你的?”宁重问道。

“是的……”白狐悠悠道来,他在灵动境九品蛰伏了许久,在快要突破到玄丹境时,遭到了袭击,被贾道元生生将快要成型的玄丹逼出了体内,而后这颗青丹被贾道元通过各种手段加以炼制,也就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没了玄丹?”宁重没有继续问下去,一般情况下没了玄丹通常面对的是死亡。

“在玄丹被夺之后,我因祸得福,领悟了我狐族秘辛,要像凤凰那样重新涅槃,我本是仅有一条尾巴,而我狐族最强是有十二尾的,我领悟了那样的路,要练到十二尾极体再结玄丹。”白狐说道,宁重不是很能理解。

“我就捡重点说吧,在我领悟到狐族真意时,那颗被贾道元夺走的玄丹也沾染了,在离体的刹那吸收了万般气,后又有贾道元精心炼制,锁住了灵气,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十二尾极体的妖丹,在我族内唤作“极圣丹”。”

“极圣丹?有什么作用?”宁重问道。

“等你炼化就知道了?”白狐说道。

“等等,等我炼化?这可是妖丹啊,我一个人类修者怎么可能炼化?”宁重听了白狐的话,十分惊讶地问道、

“谁说人类就不能炼化妖丹了,你的视野太你以为你是纯正的人类吗?”白狐语气怪异地说道。

“什么叫纯正的人类?”宁重问道,不过被白狐打断了,“你体内有我的精血可以成为你炼化极圣丹的很大助力,我没时间了而,等你炼化极圣丹,我们才能真正的交流,现在我传你炼化极圣丹的办法。”将破水功滤过宁重又翻阅起了玄妙二等功法当中的另一本来。

“化水功!”,宁重一入手,就感觉到这本武学将为自己打开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

化水功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是对于基础水行的精妙掌握,可以使水行之气凝聚贯透在身体的特定部位,使其拥有吸收吸收攻击的能力,练达得更高还能像宁重的空域阵一般有反弹攻击的效果。

“在体内构造出玄阵来?”宁重提出了一个远远超出他这个境界的问题,敢肯定的是六难书院上上下下怕是无人能答得上,神造坊精湛玄阵如杨老,怕是也难回答得了,这或许是宁重的独路。

第二重境界是以基础水行之气的基础上,模拟出诸多由水行之气衍化出来的气的特性,比如冰气等,而到了第三重境界就是将这些气坐实了。

“原来可以在基础气的基础上修出其他气!”宁重得到了很大启发,这化水功着实给宁重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是通篇宁重粗略看下来,涉及到的攻击招式很少很少,而宁重这次是抱着挑选极具攻击力的武学的想法来的,所以这化水功,宁重选择暂时搁置,翻开了另一个玄妙二等的武学来。

“寒溟功!”宁重一看这个名字,就知道自己要的就是这武学了。

寒溟功三字粗狂而苍劲有力,与着前面的破火功及化水功的锋芒绽放不同,此三字更多的是一种老辣的沉淀,无疑是经历大起大落知沧桑洞人世的老妖怪的手笔了,那种深埋的傲然之气深深地打动了宁重。

宁重再翻阅下去,细细的品味这种老辣。

寒溟功仅有两重境界斩空,首要是先领悟寒气的侵蚀性,不过宁重的寒蚀其侵蚀性之强大全然去考虑这点了,有着寒气的侵蚀性,寒溟功同时起着炼体之能,所修炼的穴位和气脉几乎布及全身,这般一旦发招,各个位点连成一片比之其他功法出手速度将是超快。

而且第一重境界斩空配合兵器,如刀,剑等能爆发出更加强势的威力,以着寒蚀的侵蚀性完全可以毁坏品级低的武器,更可怕的是寒气能够见缝就钻,这般若是与其他用兵器的修者兵锋相向,将占据很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