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正儿八经的主子

等白夙辞说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席亦琛却是突然开口道:“等等,阿辞还有一点没说。”

叶清漪看着席亦琛,认真的等着他说出师父没有说出来的那一点。

席亦琛伸手捏起一个碟中的点心。

之间那黑乎乎的点心被席亦琛莹白的手指捏在手中仔细的端详着,很是随意却是一本正经的看着叶清漪道:“叶姑娘,你这点心往这一摆,不说是点心我还真的是一时间有些看不透这到底是什么。”

席亦琛的一句话让叶清漪原本期待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为什么,王爷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

叶清漪此时真的想要将自己埋在地下,她快羞愤至死了!

“你这卖相虽然不是很好,这黑乎乎的一团,味道嘛,比你师父差了些,可也是还可以。”

叶清漪心中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终于放松了下来,唉,她这个师母真的是……

罢了,谁让自己做的不够好的呢!

这件事就就这样在众人的嘻嘻哈哈中揭了过去。

只是席靖洵时不时的看向叶清漪,眸中一闪而过的光芒显示着此刻他的心情甚好!

席靖洵的小动作同样落在了白夙辞的眼中,看来小五这是对清漪有些意思了!

对于这个五皇子,她并不讨厌,只是觉得这样的人的性格若是和清漪在一起那就是两个活宝。

但是两个性格相似的人在一起只有两种结果,相互吸引,相互排斥。

两个人的性格太像了,反倒是没有什么可以互补的地方,这样等到两个人真的有什么的时候,矛盾便会出来。

罢了,此时她也不必多想,毕竟,这还是没有影子的事,等哪天自己旁敲侧击问问清漪对于五皇子的感觉。

不过就按照这个丫头大大咧咧的性子,恐怕此刻她心中也升不起什么其他的心思。

待晚膳用完后,众人便也散了,席靖洵自告奋勇送叶清漪回锦绣阁,锦笙便留在了府中于锦言待在一起。

毕竟锦言是因着白夙辞回府,本来他们每个月都有四天的休沐时间,趁着此时便也回来。

如此兄妹两个也是许久没见了,定是想念的紧!

“锦言要在家里待多久?”

待人走后白夙辞便看着看着此时与锦笙他们互相诉衷肠的锦言出生问道。

锦言的脸上此时带着完全符合他年龄的笑容,毕竟是见了同龄人,又是一只相依为命的人,心情难免放松,不似在学院中那般处处谨慎。

“阿姐,我们学院每月都有四天的休沐时间,我同夫子说了便提前回来了,课业我也不会落下,等回去后我会补上之前落下的课业。”

白夙辞笑着点了点头:“课业很重要,身体也很重要,劳逸结合才是学习的关键。也不要总是闷着头学习,知晓你是个聪明的,若是遇到不明白的要学会不耻下问!

学学问,肯请教别人,不丢人。

有些时候,你可以问问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扬长避短,每个人都会是你学习上的老师。

虽然有的人也许在课业上不及你,可并不代表其他的地方不如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并非千篇一律,所以要善于学习他人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短处!”

锦言点点头:“锦言知晓了!”

白夙辞的这番话他当然知晓,可阿姐亲自叮嘱他的,他当然要记得。

白夙辞上前摸了摸锦言的头,看着四个人笑道:“锦言这一趟来回就得浪费两日,时候也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好好珍惜还有两天的时间。”

白夙辞的这番话便像是特赦令一般,四人便笑着应了声回到了各自的院子。

看着四人离去的身影,白夙辞脸上的笑容还未收回,缓缓坐下,端起面前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尚有余温的茶水。

顾及着茶水凉了的缘故便也没敢多喝。

“都这个时辰了,阿琛还不回院子?”

席亦琛扭头看向此时正漫不经心的欣赏着自己纤细的手指的白夙辞,眸中闪过一抹玩味,并未因着白夙辞的话而离去,反倒是向前走了几步,在白夙辞面前负手而立。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白夙辞乌黑的发顶。

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升起了一丝捉弄的情绪。

“阿辞这是要赶我走吗?”

白夙辞微微一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容:“怎会!”

虽说是笑着,可那面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挽留的意思。

“我只是在提醒王爷罢了,毕竟时候不早了,我也得注意了,睡晚了对身体不好!”

席亦琛仿佛来了兴致,将胳膊轻轻肘在桌子上,手漫不经心的托着下颌看着白夙辞很是认真的说道:“可是,我想在阿辞的院子里休息!”

白夙辞嘴角抽了抽,席亦琛这货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不要脸了!

东菱在席亦琛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嘴巴惊的仿佛能吞进去一个鸡蛋一般,她听到了什么?问什么这种话会从王爷的口中说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被惊雷炸的脑袋轰轰的同时,东菱很是识趣的挪动着身子悄悄退了出去。

白夙辞无奈的看了一眼有些怂了的东菱,无奈的叹了口气。

罢了,不管她了,这个小叛徒!

“席亦琛,你还在我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回去,再说,我这个院子里这么简陋,也没有多余呃呃呃院子给你,你住在这不合适。”

席亦琛挑了挑眉看着白夙辞笑道:“阿辞这是在变相的告诉我你这个院子已经不合适,或者说,阿辞想要一个更好的院子了吗?

如此倒是真的是我的疏忽!”

白夙辞没想到席亦琛会如此说,如此的转移话题:“没,我可没这么说,再说这个院子我很喜欢,只不过是恰恰没有地方安排王爷罢了!”

白夙辞这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这浮清苑恰恰就多了你席亦琛一个人,你还是走吧。

偏偏席亦琛却是一副不理解的样子,只是对着白夙辞的话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如此落在白夙辞眼中只觉得他又在整什么幺蛾子了!

“那可不好,这是祁王府,王妃的院子不能太过寒酸,在者说,这院子少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少了我这个正儿八经的主子!”

环视了一周小厅的环境,虽说是小了点,可到处沾染了白夙辞的气息,倒是让人觉得很是温馨,起码比他的千桦院要温暖更有人气。

------题外话------

大鱼的暖壶炸了,腿被烫了

感觉腿都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