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囚徒困境

红叶帮的大飞哥等人在愣了一瞬间之后,他们就想跑。上回他们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这位至今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爷,但他们听元老说,他们差点就害死了帮主和红叶帮。若不是帮主及时用了正确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可能现在的红叶帮早已灰飞烟灭了。

后来他们自己想一想,其他人脑子里还是浆糊,但大飞哥还是有点脑子的。他估计这位爷是大人物,甚至可能是总督府的大官,而且可能是外地临时来的大官,这段日子成都来的大官还少吗,总理御史大人和十位从京城来的御史台御史大人们,哪一位不是能在朝廷说上话的人。

所以这段日子很多帮派都乖乖的躲起来,决不生事,绝不争斗了他们那次没事找茬又正好惹到了这位大人物头上,所以被大人物给教训了。

但是让大飞哥庆幸的是,终究红叶帮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或者有影响但他不知道但至少他还有补过的机会,他从此决定以后再也不没事找事了,只要人家没有太过分的惹到自己,绝不再随便找人家麻烦。

现在这个情况,兄弟们都想马上走,但是他低声让兄弟们站住了。他的脑子转的很快,低声说“跟着我。”

然后几人就在大飞哥的领头下一步步的走到陈乐天这桌旁边。

陈乐天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们。

大飞哥憋了挺久才说出话来“大人好,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给您磕头。说着就要跪下来。”

陈乐天立刻低喝一声制止他们“给我站好了。”

他们吓得当然不敢动了,呆立在原地不知道即将面对怎样的情况,是不是要被全部杀了呢。大人物的想法谁也琢磨不透啊

陈乐天说“别惹得大家都看我。大飞哥是吧带兄弟们好好吃你们的喝你们的,不要来打扰我。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们的帮主已经解决了,去吧。”

“大人,我们是想”大飞支支吾吾。

陈乐天摆摆手“

你们什么都不用想,我已经说过事情过去了,不要再来烦我”

大飞哥想了想,一拱手,带着兄弟们去找个桌子坐下来点菜了。但是这顿饭,他们人人都食不知味,往日里最喜欢的菜吃到嘴里就跟石头一样。而且他们安静的让店主都觉得很是奇怪。这几个五大三粗的好汉们每次来吃饭可都是旁若无人的在那里吹牛的,从大宋朝廷吹到魏国朝廷,生怕别人听不见他们说话似的。但是最近却好像是变了似的,尤其是今天,他们这样子哪像是道上好汉,这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受气小媳妇啊。

不过这对店家来说是好事嘛。

刘大明当然也是认识他们的,封山虽然不认识但是听刘大明说过,此刻想起来这个高大的汉子被东家称为大飞哥的人,想必就是带领他们找到关押总督夫人的那几个小混混。

封山笑着道“东家,咱们还得要感谢他们呢,没有他们故意找茬咱们还不能顺利的让县尊绝望。”

陈乐天笑笑,那倒的确如此,要不是偶遇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说不定还真能让曹县令抵赖过去呢。

吃过饭陈乐天三人乘着他们都低头安静吃火锅的空当悄悄走了。免得他们又要起来送惹得其他人关注。

三人又在吃街里转悠了一个多时辰,陈乐天和封山都又吃了很多东西。

陈乐天说,得多吃点,不然回去后吃不到。吃街这种模式跟咱们京城一些买卖中心其实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成都这条吃街实在是太大了,包容下太多商家了。所以他能够成为蜀地吃的东西的中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刘大明说,京城其实也能搞一个,只是这么大的地方,几乎找不到吧,我没去过京城,但听人说过。东家,京城是不是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一块整的地方都没有全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碎地

陈乐天说“内城里的确是这个情况。三四亩的整块地基本上就很少很少。你知道的,京城实在是贵人太多了。王族,高官,富商你走在大街上随

便碰个人,可能都是四五品的官,这么多人他们的势力都是犬牙交错的,再说了朝廷必须要掌握大量土地,所以虽然京城内城是天下第一的大,但剩下来给私人持有的土地就相比之下太少太少了。至于大明你说在京城搞个这样大的吃街,搞一半大都很难搞起来。除非官府牵头,否则很难有人有这个钱啊。”

刘大明点点头若有所思。封山说“大明现在对做生意开始感兴趣了”

刘大明说“我向来是对什么都感兴趣,很多事都是相通的嘛,多思考思考不是坏事。”

经过一夜的发酵,被软禁的官吏们当然都是一夜没睡。

每个人都在想一个问题,到底一起来的同僚会怎么招供自己会往坏的说还是往好的说

几乎每一座城都是好几个人来的,很少有一座城只有一个人来的。这也正好符合陈乐天之前所说,腐败这种事肯定都是一窝一窝的,不能说绝对,但大部分都是这样,一个人这样另一个也这样,很少会出现那种一个城就一个人腐败。

毕竟大多数人都会受周围环境所影响的。

所以这些官吏们心里就犯起了浓厚的疑云。

赵王李刘会怎么说我他们会把我侵占谁家三亩地的事说出来吗他们会把有一次我们一起贪污一千多两银子的事说出来吗他们会把我们跟一个黑帮关系挺不错的事说出来吗

谁也不敢确定,人也许能笃定自己是不是会去做某些事。但是谁也不能笃定别人会去做不会去做什么事。

大家如今都是囚徒。即便不是囚徒的时候大家也只是同僚关系,谁也不会对谁掏心窝子。更何况现在这种困难处境呢谁不想为了自己和家人好好活下去呢谁敢保证别人不会为了自己的性命而牺牲其他任何人呢

从自己的角度假设一下。只要你把谁谁全部行径供出来,你就能安然回家继续过你的好日子。那么谁都干。别说把谁供出来,就是把谁杀了他们也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