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机灵鬼

“别废话,集中注意力,谁再轻敌回头军棍伺候”小虎皱眉喝道。虽然对面的确很弱,属于最弱等的对手,几乎对他们不会有任何威胁。但仍然不能掩藏这是战场的事实,一箭过来没拨掉扎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造成致命伤或者造成重伤。如果因为战局激烈受伤丢命,那是理所应当的。但如果因为轻敌因为打的时候聊天说话而死了而受伤,哪怕再轻的伤也不应该。这是态度问题。

“冲吧,两炷香内解决战斗。”陆校尉看了局势,摇摇头,最终下令。

“是。”

在传令兵把消息传递下去后,接下来这些北军将士全部将手中弓箭背于身后,长枪端正,加快脚步,开始正式冲击寨子的大门。

寨内。

军师和他的两个心腹对视了一眼,心腹微微点头,拍拍鼓鼓囊囊的怀中,示意东西全部整理好。

然后军师悄悄拍拍大当家,大当家立刻跟着军师往茅厕方向走去。途中遇到人大当家还装模作样的说,咱们得立刻把库房里的重型武器拿出来,否则还真有点麻烦

“没事,等下我让他们变换打法,没事的。”军师也装模作样回应着。

四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厕所这边。

军师四下看看没人,扒开厚厚的草丛,露出一个仅容一人钻过的洞,赶忙带着大当家一咕噜从旁边的小洞钻出去,顺着草丛爬了好几丈,终于来到寨子西门外。西门外并没有人,因为没有敌人,而且人都在东门防守。

四人不做停留,往西快步跑去。

急速的心跳越跑越平稳,因为距离战场越来越远。

军师提着的心也渐渐放下来,心想还是自己见机快,要是在寨子里多待一刻,估计要么死要么被活捉。

那些北军根本就是势不可挡的啊。

能跟那些军卒叫板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这是他们在短短两炷香内,从远远看到北军到北军喊话人一箭射翻一个帮众后军师就立刻在心中得出的结论。

表面上跟帮众们开会给他们说着鼓励的话,其实内心早想的是绝对不能打,不要想

着打,想点现实的,怎么跑才是现在唯一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只有跑才是最正确的做法,硬抗硬刚的结果就只有全军覆没这一个结果,绝对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而他带着大当家的离开,虽然抛下几千帮众不管,虽然没有尽到大刀帮元首的责任和义气,但这种特殊情况下,保存有生力量才能让大刀帮在将来还能再有机会重新崛起啊。

现在的目的是保存有生力量。

只要元首在,大刀帮就还有机会,而如果一旦头首被割掉了,身子再庞大也注定是消亡的份。

“军师,回头要是帮众们来找咱们理论咱们怎么回答啊”大当家跑着跑着,悬着的心放下来后,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消瘦的军师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放慢点脚步说“大当家的,不是我说丧气话,帮众们能跑出来两百人就算是谢天谢地了,那些北军战士不是省油的灯,不会让多少人跑掉的,咱们要不是人少走这条没有人的道,肯定也是他们的阶下囚甚至刀下鬼。别想那么多了大当家的,过了这一关咱们低调点过几年再说。”

“大当家的,你要相信我,给我五年我能还您一个跟现在一样的大刀帮。”

“好,我肯定是相信军师的,还没谢谢军师呢,说实话这时节军师要是自己一个人跑了也是应该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军师瞥了眼大当家心想都这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阴阳怪气的话,真是活该这么多年被我一个人把持帮中事务。表面上是很惶恐的说“大当家这说的哪里话,咱们是一条心啊,我张某人若不是大当家搭救早很多年前就死在他人刀下了。今天就是让我拿这条命救大当家那也是理所应当的,大当家切不可再说这样的话,否则属下只有以死明志。”

大当家心想我要是说好,你真会以死明志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军师不会,况且他现在逃跑还得靠军师的智谋,因此当然不会得罪军师,道“军师,患难见真情,咱俩谁也别说这些废话了,赶快跑吧。”

两个人加上两个随从加快脚步往西行去。

又走了大概一炷香,喊杀声已经听不见了,两人彻底放松下来,四下望望,有种从地狱里逃出来的舒畅感。他们永远也不想再面对那些如狼似虎的北军将士们了,这辈子不想下辈子不想下下辈子都不想了。

一阵春风吹来,跑的浑身燥热的他们浑身舒泰。

“哟,还真有几个机灵鬼跑出来了。”一个声音像炸雷一般在四人头顶猛然响起。然后是脚步声,两三个人的脚步声,踏踏踏走近。

“来来来,弟弟们都趴下,我们乃北军将士,奉命在此等候你们这些机灵鬼。”

“嘿,不懂怎么回事,回头看看”

军师当场愣住了,不敢动不敢回头,僵着身子杵在那,大当家和两个随从也是如此。

“都跪下。”

长枪咚咚咚的在他们头上分别敲了一下,两双军靴出现在他们眼前,大当家和军师当然不敢抬头,心中杂乱的想着他们忽然从天蓝变成黑暗的将来。都跑出了这么远怎么竟然这里还有他们守着的人他们只有三百人啊,又要正面进攻又要分布人在外面游走,怎么可能就这么巧正好碰到他们呢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但人生就是这样想不通的事情有太多了,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了,想通想不通都已经改变不了事实了。

“军爷军爷,咱们只是偷跑出来的,军爷太厉害了我们害怕啊”军师磕几个头说道,只敢看眼前两人一眼,就继续低头趴在地上“军爷饶命啊,我们也是被逼的,是我们大当家的逼的,我们都想投降但是大当家的不让”

两个北军将士其中一个看看他们这四个人,一个虬髯大汉,典型的土匪样,一个消瘦的文弱书生,倒像个读书人,另外两个人就普通点了,放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普通人。

一道来的北军军卒有三个,估计看看这情况没啥,就让其中一个人继续去游走巡逻,留下两个人看着。

其中一个北军将士道“你们也太不够义气了,寨子里打的热火朝天人仰马翻的,你们却自己偷偷跑了,要是被你们大当家发现了岂不是要把你们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