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听到这话,也沉默了。

默默的咬了口肉烧饼,然后才哦一声,什么也没说。

陈伟他大姨家条件不错,大姨夫张向忠在当地一家小国营厂里当个小头目,虽然级别不高,也没什么实权,可在那个年代,好歹也是吃皇粮的,很自然的,就有点瞧不起陈伟他爸这种在地里刨食的穷苦农民。

他这个表哥名叫张晨阳,比他大两岁。

从小张晨阳就受他爸的影响,也看不起陈伟他们一家。

为此两人小时候没少打架。

上学那会儿,张晨阳的成绩一般,而陈伟的学习成绩很好。

这张向忠心里就有点酸溜溜的,逢人就说什么学习好没用,将来不一定能挣大钱,得会来事,有关系才行。

后来,张晨阳考了个不入流的大专学校,而陈伟则是考上了名牌大学,这也一度让张向忠消停了两年。

直到陈伟大学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最后做起了美股交易,而张晨阳早几年大专毕业,进了一家证券公司跑业务,凭着一副伶牙俐齿,以及八面玲珑的行事手段,这两年也着实混的不错。

于是,消停了几年的张向忠,越发的变本加厉了,整天在家里嘲笑陈伟,说什么名牌大学又怎样,还不是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陈伟的父母虽然心中恼怒,可秉性纯良的老两口,什么话也没说,但是陈伟还是从每次打电话父亲那哀叹的语气中听出了父亲的苦闷与无奈。

此刻,父亲又是这种语气,陈伟不用问都能知道,肯定是他那个表哥,回到家里各种炫耀,估计也没少了嘲笑陈伟。

“小伟,你表哥他,在宁海那边,干的不错,说是当了个经理啥的,一个月挣好几万块钱呢!昨天晚上,在你大姨家吃饭的时候,你表哥有那么个意思,说是你要是工作不如意的话,可以去宁海那边,跟他干。小伟,要不,你考虑考虑?”

电话里,陈建平委婉的说道。

知子莫若父,陈建平知道自己儿子自尊心很强,不愿求人,尤其是不愿求他大姨家这一家人。

可儿子干的那个工作,都一年了,也没什么起色,这哪是个事啊?

陈建平就是一苦哈哈的农民,也没什么本事,更没什么关系,他周围最有出息最有本事的亲戚,也就是那一直瞧不起他的大姐夫一家了!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他又何尝愿意去求大姐夫一家啊!

陈伟心情愈发的低沉,他能够想象的到,他父亲是忍受着怎样的屈辱,才向他大姨夫一家开的这个口来求他们帮忙!

当即沉声说道:“爸,您不用为我的事操心,我现在工作挺好的,真的。我很快就能挣钱,挣大钱!”

“可是,小伟……”

陈建平不太相信儿子的话,还想继续劝说一番。

“没有可是!爸,您什么都不要说了,您就相信儿子一次吧!”

陈伟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父亲的话。

“唉,那好吧,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其实,我跟你妈,也不求你挣多大的钱,我们就是觉得,你这个工作整天熬夜,对身体不好。”

陈建平叹了口气,说道。

听了这话,陈伟眼眶也有些发红了,声音低沉着说了句:“爸,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不过你们放心,等我挣了钱之后,我就转行,做国内市场,那样就用不着熬夜了。”

“行,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吃饭了吗?”陈建平又关切了一句。

“正吃着呢。”陈伟回道。

“吃的什么?”陈建平又问了句。

“喝了碗馄饨,吃了两个茶蛋,又吃了个肉烧饼。”陈伟回道。

“恩,多吃点好的,别心疼钱,要是钱不够了,跟爸说。”陈建平说道。

“恩。”陈伟眼眶红红的,有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那就先这样吧,我挂了。”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陈伟心绪久久难平。

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挣钱,挣大钱!

不为别的,就为了替父母争口气!

再也不被人瞧不起!

…………

晚上陈伟早早来到公司,跟往常一样,看起了盘前新闻。

刚看了没多会儿,周毅也来了。

来了之后,一声不吭的打开电脑。

陈伟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周毅,现在也就才八点四十多点,往常周毅都是九点十多分甚至九点二十才到公司的,今天来的倒是挺早。

估计是昨天赔钱了,受到刺激,今天要发奋图强了。

周毅打开电脑之后,也跟陈伟一样,看起了盘前新闻。

陈伟愣了一下,继而摇头一笑,也没说什么。

周毅察觉到陈伟在看他,脸色似是有些不自在,想要掩饰两句,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在陈伟也没嘲笑他什么,继续看起了盘前新闻,周毅心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两个人各自在这看着盘前新闻,其他同事陆陆续续的也来了。

只是,那几个平日里时常围在周毅身边恭维奉承的同事,今天却是没再围过来。

甚至,有几个来到之后,还罕见的冲陈伟打了个招呼。

看来,因为昨天周毅赔了八千多,而陈伟挣了一万多,导致现在那些人的态度都起了些微妙的变化。

周毅的脸色有些难看,而陈伟也是心中冷笑。

这种趋炎附势的墙头草,他才懒得搭理呢。

临近开盘的时候,赵阳又过来了。

径直来到陈伟身边,拉耷着脸,硬邦邦的对陈伟说了句:“你的权限给你加到一百手了。悠着点做,别以为昨天挣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我告诉你,要是赔了钱,我立马把你权限再降回去!”

陈伟也没搭理,面无表情,心中冷笑,这赵阳也是个看碟下菜的。

不过赵阳给他主动加上权限,也算是件好事。

赵阳说完便走,在经过周毅身旁的时候,又对周毅说了句:“别灰心,今天好好做。”

周毅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九点半,股市正式开盘。

办公室里又响起了急促的敲击键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