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看了眼周毅,笑了笑,说道:“许琳肯定也是被袁桐指使的,就她那点工资,她哪舍得拿出两千块钱来收买王芳啊。”

“知道,那对狗男女,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周毅恨恨的说了句。

“还是那句话,别乱来。”

陈伟又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老大,我有数。”

周毅点点头,说了句。

陈伟也就没再说什么。

周毅是有点小心眼,也有点阴险,但这人很聪明,不是那种冲动冒进的人。

陈伟也正是看中了周毅这点,所以,才不计前嫌的带着他。

当然了,陈伟也不会毫无保留的信任周毅,该防备的还是会防备。

开盘后,陈伟照例先找了些其他机会来做。

没多会儿,郑军鹏喊了只票。

CRBP。

开盘五块二,现在下边买盘顶在五块三的价位上,但是右边的卖盘却是五块五。

五块五上有五百多手卖盘,这会儿盘口疯狂成交五块五。

看了看线图,这票已经在五块二左右的位置横盘了一个多月了,明显是一个筑底反转形态。

陈伟想都不想,直接就拍了两百手多单进去。

郑军鹏跟周毅两人也都各自拍了一百手。

刚进场,股价瞬间就冲破了五块五,后边的几个价位,都没什么大的卖盘了,股价直接顶到了六块零五,涨停了。

“耶!爽!”

周毅兴奋的大叫一声。

“这票底部横了这么久,这波往上冲的量也很足,估计还能再来几个涨停,不用急着出。”

郑军鹏说了句。

“这次王芳那死丫头应该不会给咱强平了吧?我这次可没违规啊!”

周毅靠在椅背上,乐滋滋的说了句。

“这次要是再强平,那就真说不过去了。”

郑军鹏笑了笑,说道。

陈伟也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风控办公室里,王芳正在看着七组这二十多名交易员的仓位。

这才开盘不到半个小时,陈伟浮盈一万一,郑军鹏跟周毅都是浮盈五千五,而其他那些人,基本上也都是三五百,千八百的。

几乎所有人都进了CRBP这一只票。

王芳现在也是愈发的惊叹七组这些人的盈利能力,其他小组的交易员,现在挣得多的也就一两百而已,甚至就连核心团队的那帮大牛交易员,现在都没个过千的。

七组倒好,过千的十几个。

王芳心下了然,这肯定是陈伟或是其他人喊了CRBP这票,然后大家一起进场。

王芳有些感慨,别的小组,大部分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很少有一屋子人一起做同一只票,也就七组这帮人,有票大家一起做。

正看着呢,许琳凑过来了,问了句:“陈伟他们在做什么票?”

“啊?没……没做什么!”

王芳下意识的回了句,用自己身体挡了一下电脑屏幕。

许琳对王芳的这个反应有些意外,略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自己凑上去看了看,一看系统显示的七组这边几乎所有的账号都进的同一只票,而且盈利多的吓人。

许琳皱了皱眉,回到自己位子上,切过CRBP这票看了眼。

一看涨停了!

许琳这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当即就给袁桐发了个QQ消息:他们都进的CRBP,涨停了,你看看能不能把股价给他们砸回去!

袁桐很快就发过来一串省略号。

么蛋的涨停的票给它砸回去,找死呢?

何况是CRBP刚刚这几根柱子的成交量,大的吓人!

别说是袁桐一个人了,就是整个核心团队,甚至整个美泰所有交易员联起手来,都不一定能把股价砸回去!

这么强的涨势,得多大的权限才能给它砸回去啊!

袁桐现在别说往回砸了,他自己都想等会儿开盘之后要不要跟着进点多单……

虽然说陈伟他们赚钱让他很不爽,可再不爽,也不能跟钱过不去啊。

许琳见袁桐给她回了串省略号,就知道袁桐不想往下砸,心中暗恼,回了句:“真没用,砸个盘都不敢。”

“大姐,这么强的票,你让我往下砸盘,你干脆让我跳楼好了。”

袁桐也没好气的回了句。

“行行行,指望你,啥事都干不了!”

许琳恨恨的回了句,又站起身来,来到王芳身边,冷声说了句:“王芳,一会儿开盘之后,再给他们强平了!”

“啊?强平?”

王芳愣了下。

且不说陈伟他们根本就没有违规,现在就是陈伟他们违规了,王芳都不敢再贸然强平了!

“让你强平你就强平!”

许琳冷冷的说了句,带着几分命令的口气。

王芳皱了皱眉,说道:“可他们没有违规啊!”

“你怎么那么笨啊?就说股价异常波动,为回避风险,所以强平。”许琳不耐烦的说道。

美泰公司的确是有这个规定的,当某只股票出现异常波动的时候,一般都不允许交易员买卖这只股票,就是为了回避风险。

“可是现在,他们拿的是多单啊!股票又是上涨趋势,完全没理由给他们平仓啊!”

王芳仍是不同意强平。

开玩笑,这要是强平了,估计陈伟他们就不是只让人跟踪她了!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感情倒霉的不是她许琳!

“怎么,我说话不好使是不是?”

许琳生气了,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王芳不吱声了,坐在那里,无动于衷。

许琳恨恨的瞪了眼王芳,说了句:“行,你行,长能耐了!咱们走着瞧!”

说完,转身回到她自己位子上了。

王芳在这气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另一位风控轻声安慰了她两句,却也不敢说太多。

虽然许琳现在只是三组的风控专员,可大家都知道她跟罗琛的关系不错,而罗琛现在在公司里,简直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了,连王总都听罗琛的话。

这种情况下,许琳就跟风控小组的组长差不多了。

谁敢得罪她?

谁又愿意得罪她?

许琳回到自己位子上之后,就开始跟罗琛抱怨了。

说袁桐窝囊没魄力,砸个盘都不敢,又说王芳不服管教,让罗琛赶紧撵走她,另招一个新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