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而言,铜的波动较为平缓,适合刷单。

但是铜的成交量有限,一百手刷单差不多就到了上限了,所以盈利也有限。

而股指的成交量就比铜大得多。

但正因为成交量大,所以波动也比较剧烈,只适合做小波段,不适合刷单。

陈伟默默的在心中比较了一番铜跟股指的差别,这才上床睡觉。

晚上来到公司。

一进门,周毅就一脸古怪的凑过来问道:“老大,听说你昨晚跟袁桐干了一笔?搞的袁桐亏了六万多?”

潘志遥跟王兆国他们几个也都围了过来,一脸钦佩外加幸灾乐祸的看着陈伟。

“听谁说的?”

陈伟笑了笑,说道。

“公司里都传开了!昨晚那袁桐都跟许琳两个差点打了起来!据说是许琳从风控那看到了你的仓位,偷偷告诉了袁桐,袁桐想搞你一笔,却傻不啦叽的把自己给搞进去了!然后袁桐就抱怨说是许琳坑他,嘿,那个热闹,可惜我们都没亲眼看到!老大,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你是怎么干的?”

周毅兴奋的说道。

对面郑军鹏也好奇的问道:“是啊老陈,你昨晚干啥票了?这么好的事也没跟我们说一声!”

陈伟笑了笑,说道:“昨天就是做了几个SSR的票,ADVM反抽了一下,我顺势进了五百手多单,在上边出完场之后,又空了几手,呵呵,我还真不知道袁桐也做了,他是怎么做的,亏了那么多?”

陈伟在这儿装傻。

别的情况,他还可以说是盘感,可昨天袁桐是毫无征兆的往上干的,还是一口把7.91的单子全给吃掉了,这种情况,换成是谁也得被袁桐干死在里边,陈伟根本就没办法跟郑军鹏他们解释他是如何躲过这一劫的。

没办法,就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周毅他们赶紧切过ADVM看了眼。

ADVM图形跟其它那些SSR反抽的图形差不多,都是上去之后又压回来。

众人也不清楚当时盘面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袁桐到底是怎么做的,因此也就没有怀疑陈伟。

“看这图形,袁桐亏了六万多,要么是在下边做空,止在上边,要么就是在上边做多,止在下边。他既然知道老陈的仓位,想逮老陈,那他应该在下边做多,把右边的卖盘全给拿掉,让老陈的空单止在上边,正好他顺势出场。只是他没想到,老陈也反手拿的多单。可这样做的话,那他顶多是不挣钱,也不至于赔钱啊?”

郑军鹏在那皱着眉头,怎么想都想不通袁桐到底是怎么赔的那么多钱。

“对了,当时ADVM抽上来之后,在8.50价位上顶了一千手单子,我估摸着,那很可能是袁桐顶的。”

陈伟说了句。

“这样啊,那就说的通了!肯定是袁桐顶了个大单在上边,然后逼你止损的。看着样子,他这个顶单是被人一口吃掉了吧?”

郑军鹏笑了笑,说道。

“嗯,那一千手顶单确实是被人一口吃掉的。”

陈伟没说是他干的……

“活该!这个傻缺!这么高的位置顶一千手,那不找死吗?”

周毅幸灾乐祸的说道。

郑军鹏呵呵一笑,说道:“他当时就是想逼老陈止损的,只是没想到有人会这么狠,一口给他吃掉了,只能说,害人终害己啊!坑人没坑成,反倒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呵呵!”

“不过王芳那臭娘们儿也太可恨了!竟然又把老大给出卖了!”

周毅恨恨的说了句。

陈伟摇了摇头,说道:“这事也不能怪王芳,是许琳跑去偷看的,王芳总不能把电脑屏幕给遮起来吧?再说了,王芳当时也提醒过我了,让我当心。所以我才一看势头不对,赶紧平掉仓位,反手拿多单的。”

陈伟这番话,即替王芳辩白了一下,也稍稍替他自己解释了一下。

“这样啊,那还差不多。”

周毅点了点头,说道。

“不过,这件事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以后咱们再进场的时候,真得当心点了,谁知道那个许琳还有袁桐会不会再针对我们。还有那个罗琛。”

郑军鹏沉吟道。

“切,怕他们?有种就来,看谁能干过谁!我看他是觉得六万赔的少了!”

周毅很是不屑的说了句。

“就是,怕他们干什么!咱们有陈老大在,干死他们!”

潘志遥他们几个也都兴冲冲的说道,丝毫没把袁桐他们放在眼里。

郑军鹏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没说什么。

“行了行了,什么干不干的,大家都是同事,你干我我干你的,像什么话,都老老实实的做盘行了。”

陈伟说了句。

周毅撇了撇嘴,很是鄙夷的说了句:“老大,你真虚伪,我鄙视你!袁桐和罗琛真要干咱们,你能手软才怪呢!”

周毅现在也是知道陈伟这家伙有多腹黑了,表面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比谁都阴险。

陈伟瞪了他一眼,懒的说什么。

周毅说的对,他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袁桐或是罗琛真要是跟他对着干,他才不会手软呢!

二十七楼,罗琛的办公室。

许琳坐在沙发上,拉耷着脸,一副我不高兴的样子。

罗琛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许琳,摇头一笑,说道:“算了,你也别生袁桐的气了,他赔了那么多钱,心情肯定很差,发两句牢骚而已。”

“什么发牢骚啊!他自己赔了钱就朝我发牢骚啊?他那明明就是不信任我!还说我坑他!我闲着没事了坑他干什么!没用的废物,我都告诉他陈伟的仓位了,这样还搞不定,反而是自己赔了六万多!废物!真是个废物!”

许琳气呼呼的说道。

罗琛无奈一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不过,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许琳已经原原本本将昨天的事都告诉他了,罗琛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陈伟是如何知道袁桐要阴他!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也太巧了!

罗琛下意识的就觉得,这或许不是巧合!

可如果不是巧合,那又实在无法解释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