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盘这会儿,很多股票都比较活跃。

陈伟找到几个不错的机会,进了几笔,挣了几十块钱。

只是并没有找到那种值得让他发动技能的机会。

陈伟也不是很着急,反正到收盘还早着呢。

陈伟耐着心,一只一只的切换着股票,遇到好机会,就进一笔。

进场手数也不太重,十手八手的,挣也挣不多,三十五十的,赔当然也不多。

忙活了快两个小时,盈利也就一百多美刀而已。

陈伟摇了摇头,昨天IRS那样的股票,并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

大多数时候,都是像今天这样,辛辛苦苦的,挣个一两百、两三百,就已经很不错了。

陈伟瞥了眼周毅那边,见他也只是挣了一百多块钱,显然也是没找到什么太好的机会。

中间赵阳过来溜达了一趟,看了看两人做的,没说什么,又溜达着看了看其他人做的,然后就在一名交易员身后停了下来,沉着脸,问了句:“怎么赔这么多!”

那交易员名叫王兆国,平日里也是没少跟在周毅身后嘲讽陈伟。

此刻被赵阳一训斥,唯唯诺诺的说了句:“我以为这票会涨,就……”

“你以为!你以为的好使吗?这明显是一个跌势票,你竟然会在那个位置做多!这且不说,都赔成这个样了,你还不止损,是打算拿到收盘吗?”

赵阳今天的心情看样子不太好,也不知道那王兆国赔了多少钱,被赵阳这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王兆国低拉着头,一声不吭。

“马上止损!”

赵阳又吼了一声。

王兆国很不情愿的摁了下键盘,将那票止损了。

“今天停盘,别做了,过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三个月了,连最基本的止损都还没学会,废物一个!”

赵阳骂了一句,扭头走了。

王兆国拉着脸,站起身来,搬着自己的椅子,来到周毅身旁,低声说了句:“周哥,我看你做吧。”

周毅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王兆国刚想挨着周毅坐下,想了想,又搬着椅子绕到另一边,在周毅跟陈伟中间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又略带几分不好意思的冲陈伟笑了笑,叫了一声:“陈哥。”

陈伟似笑非笑的看了王兆国一眼,看得王兆国更加不好意思了。

好在陈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虽然这王兆国之前没少嘲讽他,不过他刚刚也被赵阳骂的挺惨的,陈伟也就没再说挖苦他什么,转过头来,继续切换着股票,寻找机会。

要搁往常,王兆国若是像这么当着周毅的面跟陈伟套近乎,那周毅肯定是不乐意的。

不过,今天的周毅,却是有些反常,估计是昨天赔的那一笔,让他的心态发生了些变化,并没有指责王兆国什么,反而是宽慰了他一句:“没事,不就是赔点钱吗,别太往心里去了。赵哥那人就这样,昨天那不还把我也臭骂了一顿吗?”

王兆国心情好受了一些,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陈伟有些诧异的看了周毅一眼,心说这小子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周毅又问道:“你做的什么票?赔了多少?”

“MDR,赔了五十多。”王兆国有些郁闷的说道。

陈伟跟周毅两人同时切过来MDR这支票看了看。

这支票从开盘的两块六,一路震荡下跌,现在已经跌到一块六了。

陈伟皱了皱眉头,这支票,的确不应该做多的。

这明显是一支跌势票。

就算是想抄底,那也应该等它走出明显的底部信号来才能抄底,现在抄底,还早了点。

更何况,抄底不止损,这是交易大忌。

难怪赵阳发那么大火。

周毅也是皱了皱眉头,问了句:“你在哪进的?”

“两块零二进了一个,一块七又补了一个,最后全止在一块六上了。”

王兆国指了指周毅屏幕上的线图,说道。

陈伟再次摇了摇头。

从线图上看,两块钱那里震荡了一下,估计王兆国是感觉要反弹,所以进了一手。

但是,之后破位下跌,王兆国这一手就应该止损的,不应该扛着不止损,更不应该在一块七那里补仓。

周毅显然跟陈伟的看法是差不多的,在那耐心的给王兆国指正了一番,告诉他这笔交易错在哪里。

王兆国一副受教的样子,频频点头。

陈伟又看了眼周毅,心说今天的周毅的确是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哪里有这个耐心给别人讲解?

陈伟感慨了一阵,便不再理会,继续切换着股票。

切了几只股票之后,终于被陈伟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

CASI。

这支股票,当前价位是4.29对4.30.

左边4.29的买盘价位上,各个通道加起来总共有几十手的单子。

但是右边4.30的卖盘价位上,却是有三个五百手的大单子压着!

NASD通道五百多手,EDGX通道五百多手,还有ARCA通道五百多手,剩下的几个通道,都是十手八手的小单子。

而且,除了4.30的这三个大单子之外,4.40、4.50这两个价位上,同样都有三个五百手的大单子!

这就有点意思了!

陈伟现在还不确定这几个大单子是什么情况,但是,有大单子,便意味着有机会!

无论是抢帽子还是跟单,都可以,至于具体怎么操作,还要看盘口的情况。

陈伟仔细看了看图形,这只股票,开盘价就是4.3,最低价曾经下探到过4.25.

两个小时了,右边还压着这么多的大单子,才下探了五分钱而已,可见这只股票不是那么好跌的。

很可能会冲破右边的这几个大单子!

陈伟又观察了几分钟的盘口,果然如他所料,盘口一直显示成交的是4.30,而4.30的那三个大单子,也在不断的减少。

只不过,偶尔还是有人会往下成交几笔。

左边的单子并不厚,稍一成交,股价就破了,跌到了4.28、4.27,甚至还有一次直接到了4.25.

但是,股价砸下去之后,左边的买单,很快就顶回来了,又顶到了4.29的价位。

看了这一会儿,陈伟心里便有底了,4.30的这几个大单子,迟早会被消耗掉的!

陈伟当即在4.25,4.27两个价位上,各摆了五十手菲勒买单。

王兆国在旁边看到陈伟做的这票了,然后就对周毅说道:“周哥,CA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