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有什么打算?继续找工作呗!”

许琳苦笑一声,说道。

陈伟点了点头,沉默一会儿,才说道:“说实话,刚开始收到你简历的时候,我真的挺意外的。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你竟然会离职。这是王总的意思?”

许琳摇了摇头,说道:“是罗琛的意思。”

“罗琛?不会吧?”

陈伟故作吃惊的说道。

“很意外吧?我也很意外呢!只怪我以前太单纯了,我是真没想到,罗琛竟然是那种翻脸无情的小人!”

许琳带着几分恨意。

“他是……迁怒到你头上了?”

陈伟明知故问道。

许琳点点头,说道:“那天他想看你的仓位,我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就生气了。没办法,我只能过去看了看你的仓位,告诉了他。结果,他想阴你没阴成,反倒是自己赔了二十八万!他不说自己没那个能耐,反倒怪我!卑鄙小人一个!”

说道这里,陈伟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许琳心中对罗琛的恨意很深。

只要有恨意,那就好办了。

女人一旦恨起一个人来,是不会轻易消除的。

“罗琛这人,的确是心胸狭窄。你现在也算是看清楚他的为人了,其实离开美泰,也是好事,跟这种人一起共事,早晚会被他给卖了。”

陈伟说道。

许琳轻哼了一声,没说话。

“对了,袁桐那边怎么样?罗琛别因为你,也迁怒到袁桐头上吧?”

陈伟又问了句。

“他?哼!他更是卑鄙无耻!我跟他已经分了,以后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

许琳恨意更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伟心中一动,看这样子,好像两人之间又发生了别的事,否则许琳也不可能气到这个程度。

不过看许琳这样子,也不打算说,陈伟也就没多问。

又沉默了一阵,陈伟才故意叹了句:“唉,你也走了。三组原来的黄兆坤,已经走了,赵阳下个月也要走了,我们几个,也准备走。说起来,咱们这些人,都是被罗琛那小子给逼走的啊!”

“哼,我看他能得意到什么时候!美泰早晚被他折腾垮了不可。我只是不理解王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任由罗琛在公司里折腾?我现在都怀疑,罗琛是王总失散多年的私生子了!”

许琳很是不解。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听赵阳那话里的意思,好像王总也是有难言之隐似的。听说是罗琛背后有大人物,让王总也很忌惮。”

陈伟做出一副道听途说的样子,说道。

“我也听说了。可是,再怎么着,也不能由着罗琛这么折腾啊?美泰好歹也是王总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我就不相信,王总会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美泰垮掉!”

许琳说道。

“王总这个人,在我看来,不是一般人。你有没有想过,王总有没有可能,表面上敷衍着罗琛,而背地里,却是留着后手?”

陈伟开始引导许琳了。

许琳恍然大悟一般的看着陈伟,说道:“你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我说王总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任由罗琛折腾呢!你说赵阳会不会出去自立门户了?然后跟王总两人里应外合,将美泰的交易员,慢慢的全给挖走?”

“咱俩想一块去了!其实,赵阳曾经找过我,问我想不想跟他干,当时我就隐约猜到了一些。不过,我想自己干,所以就没答应他。对了,许琳,你要不要去赵阳那里看看?”

陈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去他那?”

许琳有些犹豫。

她跟赵阳之间,关系可谈不上多好。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周毅在我这,我都想邀请你来我这里了。虽然之前咱俩之间有点小误会,但那些事都过去了。你做了快两年的风控了吧?可以说经验很丰富了,什么时候该提醒交易员,什么时候该强平,你都把握的很准。我想,赵阳那边,一定不会拒绝你的。而且,如果咱们猜的不错的话,赵阳其实也是在为王总办事,老板还是王总。王总对你,可以说很不错了吧?你看上次你跟赵阳起争执,王总都站在你这边的,反倒把我们几个训斥了一顿。更何况,黄兆坤也很可能在那里,你跟黄兆坤的关系,不是很好吗?”

陈伟开始说服许琳了。

许琳有些心动了。

她确实很想继续做风控这份工作,一来是工作相对轻松,二来是工资高,第三,风控有权力!

风控可以监管下边所有交易员的仓位,谁的仓位有问题,给他指出来,交易员就得乖乖听话,不听话,立马强平!

许琳很喜欢这种掌控他人的感觉。

而且,她跟黄兆坤的关系确实不错。之前黄兆坤是三组组长,她是三组风控,两人合作的挺愉快的。黄兆坤是属于那种暖男性格的,许琳一度都对他产生过好感,只不过黄兆坤已经结婚了,孩子都上小学了,许琳这才没有进一步发展。

“王总对我确实挺好的,这次我离职,也不是王总辞退我的,即便罗琛有那个意思,可王总还是让我去行政部,继续在美泰干,是我自己心灰意冷了而已。坤哥人也很好,只是,我就担心赵阳那边,我跟他之间……”

许琳纠结道。

陈伟听了这话,心下了然,王文涛只是让许琳去行政部,而没有邀请他去赵阳那边,那看来还是对她有些不太放心。

那就只能通过赵阳了。

陈伟便说道:“赵阳那边你放心就好了,其实赵阳那个人,脾气是臭了点,但他人还是挺不错的。你要是愿意去的话,我可以帮你说说。甚至你自己,也可以问问黄兆坤啊?”

许琳想了想,终于是定下心来,对陈伟笑了笑,说道:“那等着我问问坤哥吧,看他那边要不要我。”

陈伟也笑了笑。

对于许琳,陈伟心中有芥蒂,有防备,但也谈不上多大的恨意。

而且,现在许琳对罗琛的恨意,可以说比他们几个都要深得多,这一点,才是陈伟所看重的。

要不然,他干吗费这么大的周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