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也不敢说,未来许琳就一定会帮上多大的忙。

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许琳跟罗琛有矛盾,那就有利用价值。

他在中间帮许琳说说话,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许琳这个人或许有些薄情寡义,但有这份人情在,以后真有什么事需要许琳帮忙的,那也方便开口。

还有一点,陈伟潜意识中,对王文涛也有些防备。

让许琳去王文涛那边,也算是个隐藏后手。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许琳便起身告辞。

临走之前,许琳要将那两万块钱退还给陈伟,陈伟没要,笑着跟她说道:“不管怎么说,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两万块钱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就当是交个朋友了。”

许琳见陈伟执意不要,也就不再坚持。

送走了许琳,陈伟来到交易室这边。

郑军鹏已经面试完了。

“那个叶清芸怎么样?”

陈伟坐下后,问了句。

“怎么说呢,人其实还可以,挺安分的一个小女孩。但是咱们前期需要的这个助理,不能说要求独当一面,可最起码很多工作需要自己独立去解决,这方面叶清芸差了点。如果是晚几个月,等咱们这边一切步入正轨,行政部门主管到位,那倒是可以让她来做个助理,现在就算了。”

郑军鹏斟酌了一下,说道。

陈伟点点头:“那就明天继续面试。”

这个时候,周毅问了句:“老大,你跟许琳,怎么谈的?”

连莹莹也在一旁凑这个小脑袋看着陈伟。

陈伟笑了笑,说道:“化干戈为玉帛。”

“不是吧?就那个女人,有必要吗?”

周毅很意外。

不止是周毅,郑军鹏也很意外。

连莹莹更是再次撅起了小嘴。

“许琳跟咱们确实有过矛盾,实话实说,我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但是,许琳现在对罗琛可是恨到骨子里去了。咱们伟大领袖不是说过嘛,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咱们跟许琳就算不做朋友,可至少,在面对罗琛那小子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陈伟耐心解释了一句。

主要是解释给连莹莹听的。

要不是连莹莹在,他才不会跟郑军鹏和周毅说这些呢。

“可就算这样,那也没必要跟许琳套近乎啊?一个女人罢了,还能指望她干啥?”

周毅仍旧很是不解。

马红瑞瞪了他一眼,说了句:“女人怎么啦,瞧不起我们女人啊?”

“哎呀我没说你!我哪敢瞧不起你啊!”

周毅无奈说道。

马红瑞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也就没再多揪扯。

“这一点我很认同红瑞,你可别小瞧女人啊,尤其是许琳这种女人。说不定,未来的某个时刻,她就能帮咱大忙。”

陈伟笑了笑,说道。

“还是陈总有远见,不像某些人。”

马红瑞很得意的看了眼周毅。

周毅直翻白眼,然后又问了句:“老大,你不会真的想让许琳到咱们这来吧?”

“让她来咱们这里,一来是不太合适,二来,也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她的作用。所以,我想让她去赵阳那里,她自己也同意了。”

陈伟脸上带着一种老奸巨猾的笑容。

周毅怔了下,继而恍然大悟,忍不住就说了句:“老大,你真是老大!我现在对你是大写的服!”

连莹莹小脑袋直接是处于懵逼状态的,完全跟不上陈伟的心思。

马红瑞也在绞尽脑汁的猜着陈伟的用意,可她本来就对背后的这些事了解不多,哪能猜到啊。

郑军鹏倒是猜到了一些,皱着眉头,问了句:“可是,许琳跟老赵的关系不怎么好啊,老赵能同意?”

郑军鹏现在也知道了赵阳是跟黄兆坤一起给王文涛出去打前站了,可他也知道赵阳的脾气,即便赵阳不会跟许琳太过计较,可要说将许琳招入麾下一起共事,还是有些难。

陈伟说道:“到时候我跟赵阳说一声就好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这道理赵阳肯定也明白。”

郑军鹏心下还是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再多问什么。

“哎呀你们在这儿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敌人朋友的?真是的!你们知不知道,现在你们几个给我的感觉就是:老奸巨猾!”

连莹莹终于忍不住了,说道。

“嫂子,你说的太对了,老大就是老奸巨猾,而且不是一般的老奸巨猾。我跟他在一块半年多了,也是最近才刚刚看出来的。这家伙,阴险的很啊,谁要是跟我们老大作对,那真是被我们老大埋半截了还在那傻乎乎的自己先立个碑呢!”

周毅一脸认同的说道。

连莹莹噗嗤一声就笑了。

马红瑞鄙视的看了眼周毅,说道:“说的是你!你才是老奸巨猾,人家陈总才不是呢,陈总这叫深谋远虑!”

把周毅噎了个半死。

陈伟也是无奈一笑。

晚上还约了胡召成见面,所以陈伟跟郑军鹏他们在公司又聊了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跟连莹莹先离开了。

见面的地方,是约在城南的一家火锅店。

本来陈伟是想找家档次高点的,胡召成死活不同意,陈伟也就没坚持。

要了个包间。

胡召成是带着老婆孩子一起来的。

他老婆于婷婷在一家单位上班,女儿五岁了,挺幸福的一家。

胡召成今年三十出头,很和善的一位大哥,他能带着老婆孩子来见陈伟,那就是没把陈伟当外人。

陈伟跟他女儿准备了一份小礼物,一套故事绘本,也不贵,一两百块钱。

小女孩很喜欢,迫不及待的就看了起来。

胡召成在陈伟拿出礼物的时候,当场就要拒绝,不过一看只是几本绘本,也就收下了。

酒过三巡,连莹莹跟于婷婷在那聊天,这边胡召成就对陈伟说道:“小陈,经营许可的事,包在老哥身上,不过老哥话说在前边,咱们挣钱是好事,但是什么钱该挣,什么钱不该挣,你心里一定要有个数!不该挣钱的钱,不要挣,否则,我这个当哥哥的,第一个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