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寥寥几句对话,王文涛就得到了很多信息。

再结合他自己的一些推断,心里差不多就有数了。

许琳跟罗琛,看来不是在做戏,而是真的闹别扭了,而且,从许琳都不愿去行政部,直接辞职这一点就能看出,许琳心里对罗琛的恨意还不少。

看来,罗琛就是有点小聪明而已,根本就不是做大事的料,稍稍被陈伟一算计,就把堪称心腹的许琳给踢开了。

没气量,没格局。

不过这样一来,许琳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前天许琳找过黄兆坤,问黄兆坤那边要不要她。

黄兆坤没有立即答复,而是跟王文涛说了。

王文涛说先别同意,也别拒绝,等他考虑考虑。

想着倒是可以给许琳答复了。

刚刚陈伟话里透露出对许琳的些许恨意,迷惑住了王文涛。

让王文涛对许琳不再有任何的怀疑。

王文涛对陈伟其实也是有所防备的。

陈伟已经展示出了他在交易方面的能力,绝对是国内顶尖水平,这样一个大牛,出来拉个团队单干,这号召力可是相当大的。

弄不好,整个云州,大半的交易员,最后都会跑陈伟那去。

甚至全国其他地方的一些交易员,也会慕名而来。

那样一来,同在云州的王文涛,手底下还能留住几个交易员?

没有交易员,那还算什么交易公司啊!

如果没有楚昭云这个强大的对手在,王文涛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打压陈伟的。

但是现在,他还是先想想怎么应付楚昭云吧。

而且,陈伟跟罗琛之间,也有很深的矛盾。以后只要他王文涛在中间稍稍谋划一下,很容易就能挑起陈伟跟楚昭云的争斗,那样便能替他分担一下来自楚昭云的火力。

至于他跟陈伟之间,还是等应付过去楚昭云之后再说吧。

其实潜意识里,王文涛对陈伟重视是重视,但谈不上多忌惮。

重视是因为陈伟牛批的交易能力,但是在王文涛看来,陈伟在其他方面还是嫩了点。

比如做局这件事,看起来做的是很完美,但实际上还是暴露出陈伟有点沉不住气。吃了亏,立马就报复回去,太年轻了,不够沉着,不懂隐忍。

做大事,不懂隐忍怎么行。

不过这样最好,既能帮着他应付楚昭云,又不至于对他有太大的威胁。

真要是陈伟是那种城府极深,有心机,有手腕的,那王文涛就得考虑考虑,他最大的对手,到底是楚昭云还是陈伟了……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之后,王文涛又跟陈伟聊了些闲话,无非就是想拉近一下两人的关系,日后在面对楚昭云的时候,也好拉陈伟过来。

陈伟也想借机跟王文涛多聊聊,拉近点关系,也是为了日后在面对楚昭云的时候,有个帮手……

为了得到王文涛的信任,或者说,让王文涛放下戒心,陈伟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藏拙!

但又不能过分的藏拙,藏的太厉害,肯定会让王文涛怀疑的。

所以这里边的度,要把握好。

只能说,两个人这一番谈话,各有目的,各怀鬼胎。

一直聊了一个多小时,陈伟才离开。

出了王文涛办公室,陈伟是长舒一口气。

不得不说,跟王文涛这个老狐狸说话,实在是太耗费心力了。

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表情,都得仔细斟酌!

一个不慎,就会让这个老狐狸起疑心!

跟王文涛比起来,罗琛简直就是个纯洁的小学生。

陈伟仔细回想了跟王文涛说过的每一句话,确认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睡了一觉,中午起床之后,打车来到蓝海天润。

和连莹莹一起吃了个午饭,下午在公司做了会儿期货,挣了十多万块钱。

不得不说,在这里做盘,感觉就是比在那小公寓里爽。

三点收了盘,陈伟便和连莹莹一起,拿着天润公司的相关材料,来到建信证券。

过来找杜珊开公司户。

营业部老总李春晖亲自接待的。

那客气劲就不用提了。

陈伟现在账户里五百五十多万的资金,单论资金量,在他们整个营业部上万客户中,陈伟不是最多的,甚至前五十可能都排不上。

但是,陈伟的本金,才一百四十多万,一个月的时间,做到了五百五十万。

百分之三百的盈利。

百分之三百的单月盈利率,在李春晖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中,也见过。

但是那些单月盈利超过百分之三百的,全都是撞了大运,赶上一波大行情,一笔发财的那种。

可陈伟不是。

这一个月,市场很平淡,并没有什么大行情。

李春晖看过陈伟的交易记录,除了有一天是挣了一百多万之外,其他都是每天挣几十万。

每天做几十笔,几乎笔笔都挣钱!

稳如老狗!

股市里有句话,稳定才是王道!

一笔挣一个亿,不算多大的本事,这笔能挣一个亿,下一笔就有可能赔一个亿。

这样的例子,李春晖见过太多了。

但是,一笔挣一百万,连挣一百笔,这是本事!

李春晖干了十几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稳的!

这是大神啊!

别看大神现在才五百多万的资金,李春晖敢拍着胸脯保证,不出一年,大神的资金量,起码过亿!

这还没考虑追加投资的情况!

这样的大神,李春晖就是把他供起来,都毫不过分啊!

对于他们这些营业部来说,如果能有一个大神坐镇,那是多大的影响力啊!

李春晖这位营业部老总都如此态度,杜珊就更不用说了。

这个月,她的收入,过十万了!

其中九万多都是陈伟给她提供的。

而杜珊上个月的收入,还不到五千块钱……

要不是陈伟身旁的连莹莹实在是太过耀眼,让杜珊自惭形秽,她都想争取一下了。

即便如此,杜珊这心里还是不免动了点小心思,三四五六的那种。

看向陈伟的眼神,都带着勾……

给陈伟拿材料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往上蹭。

让连莹莹十分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