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波冲的有点猛,之前所积累的多头力量,一下子就释放的差不多了。

陈伟稍稍等了一下,果然是回调了,便将手里这三十手多单出在了499点位。

这一笔挣了五十五万多。

出了场之后,陈伟顺势又空了三十手空单。

郑军鹏看得稍稍有些皱眉。

均线此刻是在4990位置附近,虽然股价开始回调,但还在均线之上,并没有破位。

这会儿就急着做空,不太合理。

不过郑军鹏也没说什么,陈伟已经证明了他的盘感无敌,或许,陈伟已经感觉到要反转了吧。

很快,股价走势就印证了郑军鹏的猜测。

震荡了几个来回之后,股价跌破了均线,反转趋势已经明朗了。

郑军鹏心中暗叹,看来自己还是不如陈伟看得准确。

陈伟却是没想太多,他现在只要是稍稍有点感觉,就敢重仓进场!

两分钟的回溯时间,时间足够允许他犯一次错误。

股价破位之后,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470,跌了一百三十个点,不过陈伟没出在最底部,跌到470后,反弹了一下,陈伟在40出了二十手,4900出了十手。

这笔挣了一百万多点。

十一点不到,陈伟已经挣了快一百六十万了。

“厉害!”

郑军鹏由衷赞叹了一句。

倒不是因为陈伟挣了这么多钱让他赞叹,而是陈伟后边这一笔的进场太坚决了。

如果换成是他来做,他会在破位之后,跌势确定,才进场,虽然这样会保险一些,可进场价位就会比陈伟差了近二十个点。

不要小看这二十个点的差距,这会直接影响他之后的操作。

只要稍稍一个震荡反弹,他就很难受,但是陈伟多了这二十个点的利润优势,就能很从容的操作。

“股指如果走出趋势来,盈利还是很可观的,而且趋势也比美股的那些趋势票好把握一些。只是十天半个月可能也遇不到这样一次机会。”

陈伟跟郑军鹏说道。

郑军鹏点点头:“股指用来做日内交易,除非是高手,一般人根本无法保证准确率。这个东西,在公司里不太好推广。”

“的确如此,相比起来,铜就稳当多了,”

陈伟说着,又切过期货铜。

今天铜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当。

郑军鹏大概一看这图形,就知道能不能做,怎么做。

不过还是问了句:“量怎么样?”

美股里边也有好多差不多形态的刷单票,但是那成交量要么萎的一比,要么单子厚的一比,半天都刷不了一个来回。

“量可以,成交也频繁,适合刷单。”

陈伟随手摆了几个单子。

很快就刷了一个来回,挣了一万来块钱。

郑军鹏看了之后,说道:“这个可以做,分了账户,把资金分配下去,让交易员来刷单。”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这个软件没办法多开,同时操作几个品种,切过来切过去的太麻烦,也耽误事,只能分账户。这两天,咱们再去买几台电脑,然后抓紧时间招聘新人,先从模拟盘做起,培训一段时间,差不多之后再实盘。”

陈伟说道。

“行,只是这分成怎么算?”

郑军鹏点点头,又问了句。

国内市场的分成比例肯定不能跟美股一样。

“我大概算了一下,就以铜来说,一百万的资金,一天下来,做的好的话,能挣个十来万,考虑到准确率、盈亏比、手续费这些问题,那一天挣个两三万应该问题不大,一个月的话,除去亏损,那大概能挣个二三十万,多的有可能挣五六十万。我们可以将提成比例定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这样技能保证交易员的收入,也能保证咱们自己的收益。而且,我了解了一下,国内目前交易员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提成。”

陈伟说道。

国内市场的资金,都是公司提供的,必须要确保公司的盈利。

目前百分之二十的提成,差不多就是最高的了。

一个月盈利二十万,百分之十的提成也有两万的收入,绝对很可观了。

“新人一上来肯定不能给他一百万的资金,十万就可以了,等成熟之后再慢慢加权限。另外,基本工资也得有,国内市场的交易员差不多都有基本工资,也不同太多,两千块钱就行。”

郑军鹏说道。

“那暂时就这么定了,一个月的模拟实习期,只给最基本的生活补助。实习合格之后,给十万资金,实盘操作,基本工资两千,提成百分之十。之后根据每个月的业绩,确定资金权限和提成比例。”

陈伟想了想,说道。

“王倩那边,是不是也给她加点绩效奖金比较好?不止是她,以后风控跟行政管理人员,都得有点绩效,只拿固定工资,人家肯定也不愿意。尤其是看到交易员们都几万几十万的挣,她们这心里就更不平衡了。”

郑军鹏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

美泰那边的风控跟行政也都是有绩效奖金的,只是风控的还好说,差不多能有个三五千块钱,行政的那几个小美眉,一个月的绩效也就千百块钱。

陈伟仔细想了想这个问题。

绩效肯定是要给的,关键是给多少。

如果一个内勤人员,随随便便就能拿到一万多块钱的工资,那对交易员来说,也是不公平的。毕竟工作的难度不一样。

但如果内勤人员的工资太低,公司的业绩好坏跟她们无关,那她们心里肯定也是不平衡的,对于工作也没什么太大的热情,这些都不利于公司的管理。

“这个事,我感觉也不是咱俩在这商议一下就能决定的,公司的薪酬绩效管理,可不是个小事,得慎重一点。这样吧,前期呢,咱们就根据公司的业绩,每个月给王倩发点奖金,三千也好五千也罢,反正也别定死了。等着后期公司慢慢发展起来,咱们再聘用一名专业的人事总监,好好设计一下公司的薪酬绩效,你看如何?”

陈伟很有自知之明,就他这点粗浅的管理学知识,小打小闹还行,可真要是到了一定规模,就必须找专业的人来做。

郑军鹏也没啥管理经验,想了想,眼下也只能照陈伟说的这个办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