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这年头,谁能带着挣钱,谁就是大爷。

那些人一看杨洪跟沈旭亮两人一天就跟着陈伟挣了这么多钱,不心动才怪呢!

“先稳着点,咱现在还不能大规模的从美泰挖墙脚,就跟他们说,咱们这边刚成立,办公室坐不开太多人,电脑也不太够,等着过段时间再让他们过来。”

周毅对杨洪三人说道。

三人自然是心领神会。

“对了,一定要告诉他们,保守秘密,别到处嚷嚷。”

周毅又嘱咐了一句。

“知道。”

三人回了句,继续跟那边的人扯皮。

周毅坐会自己位子上,又跟陈伟说道:“现在杜延超跟罗琛的关系不错,看来是被罗琛拉拢过去了。李猛跟王海江两人也差不多了,还有吴非也有些想法。现在也就二组的徐长杰和五组的孙冲站在王文涛那边。五组的人跟二组的人,咱们不好动,其他那几个组的,咱们要不要提前下手?”

一般来说,各小组的交易员,都跟各自的组长关系不错。

但这也只是一般来说,并不是所有的交易员都会死心塌地的跟着组长的。

七组这边最后也就不到十个人跟着赵阳走了。

周毅他们动动心思,拿盈利诱惑一下,肯定能挖过来不少人。

在周毅看来,王文涛的人,就先不动,但是罗琛的人,就没必要客气了,全给他挖过来才好。

陈伟沉思一阵,说道:“先不着急,我感觉,这事应该没那么简单。”

“咋了?”

周毅有些不解。

“吴非应该没那么容易被罗琛挖过去,这人看着话不多,可是精明的很,罗琛不拿出点实际东西来,仅仅是画个大饼,就想把吴非给拉过去,不太可能。不止是吴非,杜延超表现的也有点太过了,他也跟了王总好多年了,就算真的是见利忘义,也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明显,起码也得像李猛和王海江两人那样,心中多少会有点犹豫不定才对。我有种感觉,杜延超跟吴非两人,像是在演戏。”

陈伟说道。

薛佳琪差不多已经将那天酒席上众人说的话都跟陈伟和周毅说了,陈伟从中推测出了很多东西来。

周毅听了陈伟这话,仔细想了想,点点头,说道:“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王总这个人,心机太深了,让杜延超跟吴非两人合伙演戏,欺骗罗琛,这种事他干的出来。”

“是啊,王总这个老狐狸,罗琛哪是他的对手。总之,咱们暂时先别乱插手,万一再坏了王总的局,那他可就把咱也恨上了。咱们呢,就老老实实的先发展咱们的,坐山观虎斗,等他俩斗的差不多了,咱们再趁机捞点好处就行了。”

陈伟说道。

周毅看着陈伟,嘿嘿一笑,说道:“老大,我咋感觉你比王总都阴险呢?”

另一边潘志遥说了句:“我说周副总,会不会说话?啥叫阴险啊?老大这叫运筹帷幄,懂不懂?”

“行行行,运筹帷幄,净整些文明词,还不是都一样。”

周毅也没跟潘志遥争论。

陈伟夹在中间,无奈一笑。

收了盘之后,陈伟跟郑军鹏就早早的回去了。

周毅也就多呆了一会儿,跟王兆国聊了会儿天,也回去睡觉了。

潘志遥、杨洪他们几个继续留在公司,玩游戏

直到八点钟王倩过来了,几个人还没走。

“你们不累啊?”

王倩很是无语。

几人正玩得热火朝天呢,跟王倩打了个招呼,继续玩。

王倩也懒得管他们,自己先是将公司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下,然后带着材料,又出去了。

新公司刚成立,什么社保、用工这些都得跑,还有很多办公器材也要采购,还得去联系几个招聘会,尤其是云州各大院校的校园招聘陆续的开始了,郑军鹏让她抽时间去报个名,到时候去学校里边做个招聘。

王倩现在忙的是脚不沾地。

陈伟睡到中午,起床过来了。

郑军鹏跟周毅两人也起来了,不过两人没来公司,而是去了趟证券公司,把个人期货账户开了。

公司账户以后主要是放给下边的交易员去操作,陈伟他们几个,还是用个人账户操作。

陈伟先是跟连莹莹一起去餐厅吃了个饭。

难得的是,连义山今天也在公司,也来餐厅吃饭了。

连义山交游广阔,整天的应酬聚会,公司里几乎都见不到他的人,一般都是他妹妹在管理公司的内部事务,现在连莹莹也接手了一部分。

连义山的妹妹,也就是连莹莹的小姑妈,连之萍,也过来一起吃饭了。

连之萍今年四十出头,保养的很好,看着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

不得不说,连义山他们这一家子基因还真是不错,连义山本人就是属于那种很帅气的,连莹莹完美继承了她爸爸的优点,连之萍也是少见的美女。

“你就是陈伟吧?你好,我是莹莹的姑妈。”

连之萍一过来,就客气的跟陈伟打了个招呼。

陈伟是连义山认可的,连之萍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当着连义山的面给陈伟难堪。

哪怕她心中其实是有些瞧不上陈伟。

如果是她自己的女儿,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女儿找陈伟这样穷山沟里出来的凤凰男,不说找家世相当的,起码也得大差不差。

不是说她眼界高,而是连之萍很清楚,两个出身差距太大的人,在一起是很难相处的,双方会有太多的差异,包括三观,包括生活习惯,等等。

不过既然连莹莹和连义山都愿意,那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四个人就在餐厅靠窗的一个位子上吃饭,连义山也问了些陈伟公司的情况。

聊了会儿之后,连义山就问了陈伟一句:“小陈,你是做这个的,你对于公司上市这一块,怎么看?”

陈伟看了看连义山,又看了看连莹莹,心下一动。

他知道金盛达还没有上市,连义山问这个问题,难道是有上市的想法?

连莹莹看出陈伟心中所想,对他说道:“我是有上市想法,不过我爸他还有些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