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晨阳说了,股票这个东西,就跟赌博似的,挣的多,赔的也多。你们没看到新闻上经常说,炒股赔钱跳楼的,还有被抓起来的,这个东西,不是个正经营生。”

张向忠回过神来之后,忍不住就开始发酸了。

“你还没完了是吧?你是不是就见的不得人家好?小伟赔钱你就高兴了?再在这乱说话,我把你扔出去!”

范从善一瞪眼,怒斥了一句。

张向忠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了。

“小伟,别听你大姨夫瞎说!好好干,你发了财,我们这些亲戚脸上也有光!你弟弟你妹妹他们,也能跟你沾点光!至于那些说酸话的,就让他们酸去吧!”

范从善又对陈伟说道。

陈伟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这些事他已经想明白了,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自己该怎么挣钱就怎么挣钱。

对于大姑父范从善,陈伟还是打心底敬佩的,所以,表弟范磊,他肯定会倾力相助。

舅舅家的表妹还有叔叔家的堂妹,还都在上学,倒也不用他操心什么。

至于大姨夫家的表哥张晨阳,这个就另说吧。

陈建平又一次出来打圆场,其实也不用他多说什么,张向忠这个人,本就有点欺软怕硬,在陈建平面前,他还能得瑟得瑟,在范从善面前,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再加上张向忠也是那种不要脸不要皮的,范从善为人也比较豁达,懒的跟张向忠计较太多,喝斥几句也就过去了。

几杯酒下肚,又称兄道弟了。

里间已经吃完了,饭菜都收拾下去了。

连莹莹跟唐月心、林晓雯、宁小语四个女孩很没形象的并排躺在炕上,撑得直哼哼。

这顿饭吃得太过瘾了,好久没吃这么撑了。

李颖跟卫梦星两人还是比较注重礼仪的,两人就坐在炕沿上,跟陈伟的妈妈还有这几个亲戚聊天。

陈伟在外边正陪着姑父他们说话呢,他妈妈从里间出来了。

将房门带上,然后小声问了陈伟一句:“小伟,你们今天回去,我寻思着咱给她们几个带点什么不?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我看这几个女孩子都挺喜欢咱们的土产,带点小米、玉米面、大枣,你看怎样?”

“要不我再去杀两只羊,让她们带着?”

陈建平问了句。

陈伟父母都是那种实诚人,连莹莹、唐月心她们大包小包的带来了好多礼物,肯定不能让人家空着手回去。

但是又怕这些乡下东西人家看不上,所以就过来问问陈伟的意见。

陈伟笑了笑,说道:“羊就不用杀了,血淋淋的也不好带,就带点咱山里特产行了,有今年的新小米,新玉米,也带点,就行了。别的东西人家也不缺。”

“那行,我去准备一下。唉,来家一趟,这么快就要走了,好歹住一晚上嘛。”

陈伟妈妈叹了两句,出去了。

“我家那还有一袋子山栗子面,入秋刚打的,磊磊,你回家拿去。另外再顺便多拿点花生、小米。干脆再去你五叔家拿几桶花生油,要现榨的,跟他说送人,回头我跟他结账行了。”

范从善对范磊说道。

“哎哟这怎么行,哪还能拿你的东西呢?”

陈建平赶紧推辞。

范从善故作不悦的说道:“小伟是我大侄子,我拿点东西,那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了,这东西不值钱。”

“那行,那我就谢谢姑父了。”

陈伟没有再客气,笑道。

范磊起身刚要走,陈伟又把他拉住了,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将带回来的那些烟酒礼品的拿了出来,塞给范磊两箱酒两盒茶叶几条烟,说道:“正好稍回家去。”

范磊咧嘴一笑,回头看了看他爸。

范从善也没客气,说了句:“你哥给的就拿着,咱也别跟你哥客气了,这么好的酒,我可得尝尝。”

范磊这才拎着出去了。

“大家都有,也不是什么多贵重的东西,一会儿走的时候都带着。”

陈伟又对他叔叔舅舅的说道。

陈建华顺手拿起一箱酒来,看了看,赞叹了一句:“哦哟,五粮液,这得好几百一瓶吧?”

“这瓶是什么酒?”

旁边陈伟舅舅也拿起一瓶瞅了瞅,不认识。

“人头马,洋酒,带回去尝尝。”

陈伟说道。

几个亲戚就在这拿着烟酒的看了会儿。

这些都是陈伟买的,唐月心她们几个送的,陈伟没有往外拿。

不是舍不得,而是唐月心她们每样就带了一两份,也没办法分,给这个不给那个,都不好,干脆都先不给了,等回头陈伟再找个机会私下里给亲戚们送过去。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大家吃得也差不多了,里边连莹莹她们几个甚至都睡了一觉了,陈伟妈妈大包小包的也都准备好了,范磊也带过来了一堆的东西。

陈伟到里间招呼了连莹莹她们几个一声,众人便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发了。

出来看到陈伟妈妈准备了这么多的东西,唐月心她们推辞了一下,但是架不住陈伟父母的热情,连莹莹也让她们收下,加上她们几个也知道,家里那边确实是稀罕这种乡下土产,也就没再推辞。

大包小包的装上车,跟亲戚们道了别,陈伟他们便上了车,缓缓离开了陈家庄。

陈伟这一番回家,虽然时间很短,但着实是惊动了整个村子。

五辆豪车,太过震撼。

大家纷纷传说,建平他儿子有出息,有本事。

陈建平现在走在大街上都昂首挺胸的,再也没了之前的那种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

当然了,这其中难免有些人酸溜溜的,说什么陈伟不过是运气好,傍上了个有钱人家的女孩而已,以后说不定哪天就分手了。

只不过,即便是傍上了有钱人家的女孩,这一点也足以让大多数村民羡慕了。

陈伟他们回到云州,都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这一天玩的确实很充实,来回这一趟,也都有些累了,众人就各自回家了。

陈伟跟连莹莹分开之后,回到公寓,先是跟家里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简单洗漱一番,便上床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