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他的同事?”

那个叫妍妍的女人看着陈伟他们,问了句。

“是的。”

陈伟微微一笑,回了句。

“你好,我叫柳妍,是安赢投资的。麻烦你们回去跟那个吕廷海说一声,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对他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谢谢。”

柳妍略显淡漠的说了句。

陈伟仔细打量了一眼这个女人。

穿了身比较得体的职业装,长发披肩,露出的耳垂上带着耳环,脖子上带着一根细细的白金项链。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白金戒指,手腕上戴着一块小金表。

染着指甲,涂着口红。

是挺漂亮,也有些白领气质,但是陈伟却从她的眼神中,以及说话的语气中,感受到了轻蔑。

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轻蔑。

这是一个心气、眼界都挺高的女人。

陈伟心中对这个柳妍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陈伟他们这几个人,衣着都挺普通,长相也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

在这栋高档写字楼里,他们这几个人,真的是有点不起眼。

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不起眼。

交易员这个工作,并不需要去跟外面接触,大部分的交易员,都很宅。

那几个有对象的还好说,那些个单身狗,根本就不怎么注重个人形象。

包括陈伟在内。

陈伟今天身上还是穿着他以前买的商场打折衣服。

反正只要穿着舒服就行,再说,连莹莹也从来不在意他穿什么。

周毅性格张扬,平时穿的衣服都是那种类似于非主流的,花花绿绿的,自以为很时尚,可是在柳妍这种人眼里,太low了。

于嘉永远都是衬衣,很宽大的那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标准的理工宅男打扮。

吕廷海比他稍好点,但也是那种很休闲随意的装束。

也就郑军鹏和刘勇两人穿的比较体面些,可跟这几个人混在一起,也就被拉低了很多形象分。

很自然的,像柳妍这种女人,根本就不会对他们这些人有什么兴趣。

陈伟淡淡的说了句“好。”

转身就走。

周毅有些不满,想说什么,被郑军鹏拉了一把,便只是冷笑一声,看了眼柳妍那帮女人,转身一起离开了。

“唉,妍妍,你伤了人家的自尊心了呢。”

身后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叹息声,却是调侃的意味居多。

“无所谓。”

柳妍淡淡的说了句,丝毫没放在心上。

“特么的一个个的还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呢!不用多,两万块钱往她们脸上一甩,我保证她们都变成了金枝欲孽!”

往回走的路上,周毅恨恨的说了句。

“我同意,周总,你现在就回去甩她们一脸,看她们啥表情。”

刘勇搭着周毅肩膀,嬉笑着说道。

几个心高气傲的小姑娘而已,刘勇才不会放在心上呢。

“行了,多大点事。就是回去得好好劝劝廷海了,他这个人啊,动不动就爱钻牛角尖,我就怕他这一次真钻进去不出来了。”

郑军鹏说了句,略显担忧。

他跟吕廷海关系最好,很清楚吕廷海的性格。

沉默寡言,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

说白了,就是有点偏执。

现在很明显,那个柳妍没看上吕廷海。

而且说实话,郑军鹏也不认为柳妍那种女人能配得上吕廷海。

一个月上百万收入的人,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但是郑军鹏很清楚,吕廷海这人就是一根筋,人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是撞倒南墙继续走。

“有啥钻不出来的,他不是喜欢那个柳妍吗?简单,用钱砸!这种女人,说别的都没用,就直接用钱砸行了,砸到手,玩够了滚蛋,难不成还真想天长地久啊?”

周毅说了句。

郑军鹏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要是换了别人,那还好说,可吕廷海那个人,还真不好说。

“老郑,回去你好好开导开导吕廷海。那个柳妍,真的不适合。就像周毅说的,玩一玩还行,但是天长地久白头到老,就算了,那种女人,永远都不会满足的。可能她得知廷海的工作收入之后,会动心,但时间一长,一遇到个更有钱的,肯定就把廷海甩了,到时候伤的更厉害。”

陈伟说了句。

“谁说不是呢。算了,我跟他好好聊聊吧,你就别担心了。”

郑军鹏叹了口气,对陈伟说道。

陈伟点了点头。

回到公司,见吕廷海坐在自己位子上,在那看着财经资讯。

仿佛刚才的事没发生似的。

陈伟给郑军鹏使了个眼色。

然后郑军鹏心领神会,来到吕廷海旁边,说了句“廷海,你来一下,我有话问你。”

吕廷海也没多问,站起身来,就跟着郑军鹏出去了。

“你真的喜欢那个柳妍?”

两人来到外面,郑军鹏问他。

吕廷海点点头,说道“一见钟情。”

“但是她对你没感觉,刚才她跟我们说了,让你不要再去纠缠她。”

郑军鹏说道。

“我不会轻易放弃。”

吕廷海静静的看着窗外大海,说道。

语气异常的坚定。

“唉,廷海,你这是何必呢?”

郑军鹏劝了一句。

“鹏哥,你不用劝我,你不知道那种感觉。从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什么叫恋爱了。我知道她现在对我没感觉,但是没关系,我会试着去打动她。”

吕廷海神色平静的说道。

“那要是你无法打动她呢?”

郑军鹏不死心的问了句。

“那也得在我尝试过之后,才能知道到底能不能打动她。总不能,连尝试都不尝试,就放弃吧?我现在还年轻,玩得起。就算最后真的无法打动她,那我至少也努力过了,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了。”

吕廷海微微一笑,说道。

“可是……”

郑军鹏还想再劝一劝,吕廷海直接打断了“好了鹏哥,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被情所伤。我可以告诉你,即便最后我失败了,受了伤了,我也不会做什么傻事的。顶多是出去旅游一趟,然后另找个女人,好好谈一场恋爱。至于她,我会将她记在心里,永远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