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莹莹一琢磨,觉得陈伟说的有道理。

金盛达之前的管理制度,比较松散,这也是受连义山自身性格的影响。

像连义山这种江湖大佬,很难做到精细化管理。

虽然连莹莹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将金盛达的管理机制梳理的差不多了,但有些问题确实不是短时间内能修正的。

上层的一些问题还好说,在连莹莹的大力整顿下,已经改善了许多,但下边一些细枝末节的小问题,连莹莹都很难发现。

就比如那天她去售楼处,经理杨婷竟然都不在,几个售楼员更是懒懒散散,态度也不端正。

而这种类似的问题,之前连义山连之萍他们根本就注意不到,杨婷随便就能遮掩过去。

如果能在金盛达内部建立一套监督机制的话,那确实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杜绝这些问题。

房地产行业火爆的时候,这些小问题还不算什么,可是当地产行业进入寒冬的时候,那任何一个小问题,最后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连莹莹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工商管理硕士,可不像陈伟这样,只会搞些卧底眼线之类的小手段。

她准备建立一套科学有效的内部监督机制。

这个小茹,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连莹莹将她的想法简单跟陈伟说了下。

陈伟也连连竖大拇指,夸赞道还是连莹莹想的周到,等着连莹莹建好之后,他也学习学习,然后在天润内部建一套差不多的监督机制。

连莹莹被男友一番夸赞,很得意,早就忘记刚才的那点不满了。

两人去接了陈伟的父母,来到城东这边的一家会所。

连义山已经等在这里了。

只有他一个人。

一见面,连义山就爽朗一笑,跟陈建平握了握手,又跟丁淑芬打了个招呼,然后问了连莹莹一句“莹莹啊,你妈妈怎么还没来你要不要再打电话催一催”

“我妈啥时候说要来了”

连莹莹翻了翻白眼,说道。

连义山急了“亲家都来了,这么重要的事,她怎么能不来呢乖,快给你妈打个电话。”

“我妈说了,等回头,让叔叔阿姨去家里,她亲自招待一下。今天她不舒服,就不过来了。”

连莹莹说了句,挽着丁淑芬的胳膊,就进里边了。

陈建平跟陈伟两人就在旁边看着一脸失落的连义山。

“亲家兄弟,你也别太着急了,等回头啊,我出面,请弟妹出来见一见,想来弟妹应该能卖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到时候,你不就能见上了吗”

陈建平已经听陈伟说过连义山两口子的事,便劝慰了一句。

“那就多谢老哥了。唉,也不怕老哥你笑话,都怪我年轻时太混蛋了,伤了如慧的心,现在真是后悔了。”

连义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领着陈建平进了屋。

“谁年轻时还没犯点错啊,能够回头,这就已经很好了,我相信弟妹一定会原谅你的。”

陈建平一边走一边又安慰了一句。

“唉,算了算了,不说了,今天咱老哥俩头一次见面,得好好喝一杯。”

连义山说了句。

“哎哟,我这酒量可真不行,怕是陪不了亲家兄弟啊。”

陈建平忙说道。

“那怎么行一定得喝”

连义山不由分说的拉着陈建平坐下了。

这是一家私人会所,独门独院的大别墅,依山傍海,环境幽静。

别墅内装饰的相当奢华。

几个美女服务员早已侍立左右。

就他们五个人吃饭,满满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好多都是陈建平这辈子听都没听说的。

酒也都是名贵好酒,有价无市的那种。

席间,连义山说了很多。

说他年轻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出来闯荡,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白眼。

他跟陆如慧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天天领着一帮兄弟在街上逛游,喝酒吹牛打架,也没干过正经事。

而那个时候,陆如慧是富家千金,是刚开始崭露头角的设计师。

两人的相遇,始于一场英雄救美。

只不过,连义山扮演的是反派角色。

那天连义山跟兄弟们刚喝完酒,在大街上逛游,恰好遇到了陆如慧。

连义山就上去调戏了几句。

一直对陆如慧很有好感的一名富家公子,带着一帮人就来英雄救美。

结果,英雄被反派好一顿揍。

陆如慧报了警,连义山跟他的一帮兄弟,被逮进去关了好几个月。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完全称得上是不欢而散。

陆如慧完全对连义山这种仗势欺人的小混混没什么好感,连义山也对害得他蹲句子的陆如慧怀恨在心。

出来之后,连义山又来找陆如慧了。

本来是想报复出气的,结果被陆如慧指着鼻子一顿臭骂,气没出成,又生了一肚子气。

再之后,连义山就开始使阴招了。

什么跟踪尾随泼狗血半夜敲门,什么阴损的招都用了。

愣是不管用。

到后来,连义山反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倔强不屈的女人了。

而陆如慧也渐渐的看出来,连义山这个人,还真跟一般的混混不太一样。

虽然阴损,但很有原则。

哪怕被她气的暴跳如雷,连义山也从来没有真正对她动过手。

连义山那时跟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老子废了你”

一来二去的,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有点缓和了。

连义山不再找她的麻烦,她也不再骂连义山。

再到后来,连义山反倒是成了护花使者,附近其他的那些小混混,再也没有哪个敢随便调戏陆如慧了。

就连那些对陆如慧有好感的公子哥,都被连义山给赶跑了。

但是,两人谁也没有捅破最后那一层窗户纸。

两人心里都很清楚,隔在两人中间的,是一条天谴鸿沟。

正常情况下,他们两个,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但有的时候,世事就是这么无常。

陆如慧的家里,某天突然给她订了一门亲。

也是一位豪门公子哥。

那位公子哥风评不太好。

陆如慧当然不答应。

但是家里逼得很紧。

所以她就找到了连义山,让连义山带她走。

连义山二话不说,带着陆如慧就来云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