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义山带着陆如慧跟一帮兄弟来到云州之后,就开始想着怎么挣钱了。

总不能让陆如慧也跟着他们一帮人整天混荡。

连义山是个穷光蛋,但是陆如慧身上有不少钱。

陆如慧出钱,连义山先是开网吧,然后慢慢的开游戏厅、酒吧、饭店,一步一步发展起来,之后就开始涉足地产行业。

这中间,自然是没少了陆家跟陆如慧那位未婚夫家的阻挠,但连义山也不是好惹的,一番争斗下来,那边见奈何不得连义山了,只好收手了。

再后来,连义山老毛病又犯了,到处沾花惹草,陆如慧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就出国了。

这些年,连义山也出去找过她娘俩好几次,陆如慧就是不肯原谅他,一直不回来。

好在连莹莹对她爸还是很有感情的,再加上,陆如慧考虑到连义山这么大的家业,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的兄弟姊妹,所以就带着连莹莹回来了,让连莹莹进入金盛达,准备接手。

陈伟听了连义山跟陆如慧之间的这些往事,对那位未曾谋面的丈母娘,生出了几分敬重。

这是一个敢爱敢恨,性格倔强的女子。

“小陈啊,连叔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好好对待你如慧阿姨,有些东西,一旦失去,真的是很难再追回来。我希望你不要犯跟我一样的错误。”

连义山语重心长的对陈伟说道。

陈伟点点头。

这顿饭吃到很晚。

连义山喝了很多酒。

第二天,陈伟跟连莹莹带着陈建平和丁淑芬,与卫梦星一起,又回了趟老家。

到家的时候,陈建华跟范从善都已经准备好,在村头的一家饭店里,摆了好几桌,请了好些亲朋好友过来。

陈伟他们先去新房那看了看,两层小楼,带着一个小院子,已经盖起来了,就差装修了。

陈建平两口子看着新房子,很高兴,尤其是周围村民们那羡慕的赞美声,让陈建平浑身上下舒坦。

中午这顿酒宴,吃的很热闹。

吃过了饭,又安排了一下,陈伟给范磊转了二百万,让他好好配合卫梦星,之后就跟连莹莹带着那两名老工人赶回云州,他父母和卫梦星都留了下来,三人一起住在租来的那处房子里。

郑军鹏他们去参加了云州大学的招聘会,招了二十来个应届大学生。

云州大学作为全国排名前二十的重点大学,毕业生的综合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

本来陈伟还想着能招几个研究生呢,但可惜,天润这样一家没什么名气的小公司,云大的那些研究生还真看不上,人家基本都是冲着公务员、银行、央企等去的。

这一次招的二十来个,全都是本科生。

不过也不错了,陈伟打算将这些学弟学妹好好培养培养,能做交易的就做交易,不能做交易的,也可以往风控、分析方面培养。

私募基金的风控团队,可不单单是帮交易员止损这么简单,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工作,除此之外,风控团队还要负责基金产品的风险评估、风险控制、风险预警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工作。

而这些工作,对从业人员的要求就比较高了,基本上只有相关专业的重点大学本科甚至是硕士学历,才能胜任这些工作。

云大金融系的本科生,好好培养一下的话,差不多可以胜任。

除了风控之外,行业分析师对私募基金来说也很重要。

分析师的职能,就是宏观把控各个交易品种的走势,出具研发分析报告,各种消息汇总,为交易员的日内交易提供技术支持。

同样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工作。

周一来到公司,陈伟正儿八经的给所有人开了一次会。

详细介绍了天润投资的组织结构、业务范围、发展规划、以及新人的职业前景规划。

尤其是就新人最关心的薪酬待遇方面,陈伟都做了详细的介绍。

新来的这一批云大毕业生,其实大多数都是冲着实习来的。

陈伟也是云大出来的,自然是清楚,好多临近毕业的大四学生,都是先去考研,考试完了就出来找工作,然后实习。

转过年来,考研成绩出来了,考上研究生的,那自然就去上研究生,没考上的,大多数也会去参加国考、银行的招聘,最后真正能留下来的,可能也就几个人。

但陈伟有信心,几个月的时间,只要让这些应届毕业生们真正看到天润的前景,让他们知道,天润是一家正规的、有实力的投资公司,留在天润,不比进银行、央企等大公司差,甚至收入还远超银行,那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留下来、

果然,经过陈伟这一番激情描绘之后,好多新人都激动起来。

纷纷提了些自己所关心的问题。

陈伟也都耐心的回答了。

其实,虽然郑军鹏他们在招聘的时候,反复强调过天润不是那种拉客户的理财公司,而是正儿八经的交易公司,但是好多学生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

实在是社会上那种打着交易旗号把人骗进来,然后让员工出去拉客户的理财公司太多了。

金融系的这些学生,早就被师哥师姐们反复告诫,不要相信任何投资公司,尤其是那些小公司。

但这些人还是来了,除了少数几个是相信了郑军鹏他们的话,其他基本上都是抱着过来实习锻炼的目的。

拉客户就拉客户,反正就当是锻炼一下了,干几个月走人就是了。

但是现在,听了陈伟的话,这些学生想法就开始变了。

如果真像陈伟说的那样,那留下来也不错。

主要是陈伟也是云大出来的,还是金融系的师哥,所以这些学生内心里对陈伟还是挺信任的。

这要是换一个人说这些话,可能大家也不会这么相信。

当然,具体究竟是怎么个情况,还是要实际看一看才行。

开完了会,已经快九点了。

陈伟便安排这些新人先看盘,看看他们是如何工作,如何挣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