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铜是49300开盘。

周末的时候,并没有出什么大的消息。

自从大上个星期爆出那一波拉升行情之后,从上个星期开始,铜价一直就处于高位震荡走势,而且逐渐有震荡下跌的趋势了。

到了上周五的时候,这种趋势就越发的明显了。

所以这段时间,陈伟他们主要是以做空为主。

但是今天一开盘,铜价就急速往上拉升了一波。

直接从49300拉到了49550.

几个看盘的新人还不太了解期货,也不清楚这样一根拉升意味着什么,都只是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但是陈伟他们几个就有些皱眉。

这跟他们预期的判断有些出入。

开盘这一波,拉的有点莫名其妙。

“这拉的有点急啊!没出什么消息啊?技术面也不支持拉升,这是怎么回事?”

周毅诧异的问了句。

“先别急着进,看看再说。”

陈伟一时间也没看懂,沉声说了句。

众人便都没有贸然进场,而是仔细看着铜的走势。

也就过了一分多钟,铜价猛然间往下砸了一根,直接砸回了49300.

“我就说嘛,就不应该涨。”

周毅释然道。

陈伟没说话,仍是紧紧盯着盘面。

铜价被砸回来之后,往上反弹了一下,但明显反弹无力,紧接着又砸下来了。

陈伟差不多可以确定,铜价还是弱势,得继续往下跌。

当即发动了技能,回到两分钟之前。

这个时候,铜价还在49550上下震荡,盘口往上的力量还挺强的。

“进空!”

陈伟喊了一声,就在49550价位上开始摆单进空。

直接就是满仓。

个人账户进了一千两百多手,公司账户进了五百多手。

“这就开始进吗?”

郑军鹏问了句。

这会儿还是看不出任何要跌的势头。

陈伟嗯了一声,没有多解释什么。

郑军鹏他们也就没多问,既然陈伟说空,那就空好了。

几人全都开始进空单了。

进完之后,过了没多大会儿,一根柱子砸下来了。

周毅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基本上陈伟喊他们进场的机会,就从来没错过。

但是那几个第一次看盘的新人,全都惊呼起来。

他们看到挣钱了。

陈伟这一下子个人账户浮盈一百四十多万,公司账户浮盈六十多万。

郑军鹏他们也都浮盈几十万。

一下子就挣了这么多钱,那些新人差点把眼珠子都掉出来。

“哇,挣这么多!真厉害!”

有新人惊叹道。

“不用大惊小怪的,只要你们都认真学,我相信你们以后会挣的比这还多。你们都是云大的高材生,又都是学金融的,学起来应该很快的。”

陈伟趁机鼓励了一下大家。

一帮新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了,憧憬着未来自己也能一笔挣个几十上百万。

铜价照例反弹了一下,砸回来之后,又在49300上下震荡了一会儿。

几分钟后,铜价如期跌破均线,下跌趋势已成。

在49200点位又震荡了一下,但是多头已经很明显没有多少抵抗之力了。

很快就跌穿了49200,一路掉到了49000.

到了这里,多头才重新开始组织起抵抗力量,跟空头在49000点位来回争夺。

陈伟他们见均线已经开始抬头了,底部已成,也就不再继续持有空单,都在49000位置出场了。

陈伟个人账户挣了三百三十多万,公司账户挣了一百四十来万。

出完场之后,铜价继续在49000点位震荡,冲不上去,也跌不下来了。

而且,成交量也开始萎缩了。

陈伟做了几笔,没挣多少钱,其中两笔还亏了点。

估计铜今天上午是没大有机会了,陈伟便又切过股指期货来看了看。

股指这两个星期跟铜一样,也爆了一波涨势。

从之前的四千九百来点一路涨到了五千两百多点。

只是陈伟他们一直忙着做铜,也就没顾得上股指期货。

现在,股指跟铜一样,顶部震荡之后,也开始往下走了。

甚至往下的势头比铜还要猛。

上周五一天就跌了一百点。

今天也是开盘低开,5160开盘,但是开盘之后,往上涨了一下,涨到了5200左右,这会儿还在5180附近震荡呢。

均线已经压下来了,震荡上限也越来越低。

看这个样子,要破位下跌了。

陈伟试探着在5180进了三分之一仓位的空单。

“老郑,股指怎么样?我进了点空单,感觉能跌一波。”

陈伟喊了对面的郑军鹏一声。

郑军鹏刚刚也做了几笔铜,没挣什么钱,闻言切过股指看了看,说道:“是有往下走的趋势,我也进点。”

说着,郑军鹏也进了点空单。

周毅他们几个一听,也都跟着进空单了。

其他几个人,包括陈伟,进的仓位都不重,也就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的样子。

周毅就比较狠了,直接满仓。

周毅现在是只要陈伟喊的机会,一律满仓,他对陈伟已经是无条件信任了。

反倒是他自己做的时候,仓位都很轻。

陈伟也不好跟周毅说自己这次也不是很确定,不过反正他还有技能没用,就算判断错了,那大不了再用次技能就好了。

好在陈伟并没有判断错,股指很快就跌破了5180的支撑位,开始一路下跌。

陈伟顺势也加满了仓位。

跌到5160的开盘价之后,并没有停顿,一口气跌破了。

股价开始加速下跌了。

中间几乎都没什么反弹,一直跌到了5120,才止住跌势。

反弹到5130之后,震荡了几下。

陈伟他们顺利出场。

这笔又挣了一百来万。

做完这一笔,也快到十一点半了。

陈伟就没再操作,而是给新人简单讲了讲如何判断涨跌,以及如何选择进出场的时机。

金融系有一门专业课,就是证券交易学,讲的就是股票涨跌分析。

这些学生们都是学过的。

只是有句话说得好,纸上得来终觉浅。

课本上学来的,跟实际看到的,多少还是有些不同。

这些学生听了陈伟的讲解,又跟自己课堂上所学的相互印证一下,受益匪浅。

不得不说,这一批云大招来的新人,明显要比上一批的新人接受速度快。

毕竟是重点大学金融系的学生,学习能力确实是比一般的新人要强一些。

当然了,学的快,不代表未来就一定比那些人做得好。

未来究竟能做到什么样,还是要看自己的努力,以及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