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如慧就一开始的时候,告诫了陈伟两句,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问了些陈伟家里的事跟公司的事。

除此之外,就是喝酒了。

陆如慧的酒量出奇的大。

至少在陈伟看来是。

这么一个端庄贤淑知性高雅的女人,喝起酒来一口一杯,简直太不像话了。

陈伟一会儿就趴下了。

喝醉了。

被丈母娘给灌醉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只觉头痛欲裂。

陈伟迷迷瞪瞪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豪华房间,好半天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昨天的事有些断片了,努力回想了好久,才想起这应该是在连莹莹家里。

昨晚跟女朋友和丈母娘喝酒,被灌醉了。

至于是怎么进的这个房间,完全没印象了。

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就穿着一条内裤。

陈伟呆了半天。

谁给自己脱得衣服呢?

应该是莹莹吧?

但愿是莹莹。

陈伟心中有些懊恼。

自己这酒量真是个大问题。

第一次来女朋友家,竟然被丈母娘给灌醉了。

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真是把脸都丢下水道里了。

也不知道自己昨晚有没有做出什么丢人的举动。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门,陈伟起身穿好了衣服。

房间里有厕所,陈伟上了个厕所,洗了把脸,出了房间。

起居室里没人,对面房间门关着,也不知道是谁的房间,里面有没有人。

顺着楼梯下来,客厅里也没人。

去厨房看了看,还是没人。

陈伟有些诧异,难道那娘俩儿还没起来?

这会儿已经八点多了,陈伟今天还得去上班,想了想,正打算给连莹莹发个短信然后就离开的,外面传来开门声。

连莹莹跟她妈妈两人进来了。

两人都穿着运动装,看样子这是出去跑步了。

想到自己在这儿呼呼大睡,人家娘俩儿早早的就起床出去晨练跑步,陈伟有些惭愧。

忙上去打了个招呼。

“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连莹莹换了鞋,笑吟吟的问了句。

将手里拿着的早餐递给了陈伟。

陈伟接了过来,讪讪一笑,说道:“我也是刚起来,昨晚喝的有点多,实在是……”

“多什么啊,三个人一共就喝了不到三瓶红酒,你就醉成那样了,我跟我妈妈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把你扶到楼上去,你是不知道,你昨晚有多搞笑,不让我们扶,说自己能上去,结果刚上了两层楼梯就摔倒了,哈哈哈。”

连莹莹肆无忌惮的大笑。

陈伟脸都红了。

这丢人丢大发了。

旁边陆如慧也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小陈你这酒量得多练练啊,还没开始喝呢你就趴下了,我还以为你是装的,结果还真是喝醉了。我还是头一次见这么不能喝酒的男生。不过这样也好,以后你也不会跟莹莹她爸似的,整天找些什么酒后糊涂的借口。你这一沾酒就醉,想糊涂一下都没机会,呵呵。”

陈伟更加的难为情,不过也知道了一些连义山的黑历史。

“哎呀妈,陈伟才不是我爸那种人呢。”

连莹莹说了句。

“行行行,你男人比我男人好,行了吧?”

陆如慧打趣了一句,连莹莹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不跟你说了,快吃饭,吃完饭我还要找心心她们玩去呢,好长时间没找心心了。对了陈伟,你今天干吗?”

连莹莹略显羞恼的说道,然后又问了陈伟一句。

“我得去公司上班呢。”

陈伟看着这母女两个斗嘴,也是大感有趣。

“啊?圣诞节你都不休息啊?”

连莹莹很是诧异的问了句。

“圣诞节本来就不休息啊!”

陈伟说道。

“唉,好吧好吧,本来还想着带你一起去跟小心心她们玩呢,算了,下次吧。”

连莹莹一脸遗憾。

“人家谁跟你似的,整天就知道玩儿。”

陆如慧说了句,不等连莹莹再说啥,就进了卫生间。

连莹莹朝她妈妈背影做了个鬼脸,拉着陈伟就来到餐厅。

连莹莹拿过几个盘子,陈伟将早餐放在盘子里。

一些包子油条豆浆啥的,很普通的早餐。

连莹莹也不等她妈妈,给陈伟夹了几根油条和包子,说道:“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等等阿姨吧。”

陈伟有些不好意思。

“她洗澡呢,半天才能出来,不用管她。而且我妈早上也就喝杯牛奶豆浆啥的,不怎么吃饭的。”

连莹莹满不在乎的说道。

陈伟这才跟连莹莹一块吃了起来。

直到吃完了,陆如慧才从卫生间里出来。

“阿姨,我要走了,打扰了您这么久,实在是不好意思。”

陈伟忙跟陆如慧说了句。

“这就去上班吗?那行,去吧。以后有空的时候,多来坐坐,你做的那个鱼香肉丝比我做的好吃,我得跟你学学怎么做。”

陆如慧也没有虚情假意的挽留,很自然的对陈伟说道。

离开御海山庄,连莹莹把陈伟送到公司。

在路上,连莹莹才一脸古怪的对陈伟说道:“看来我妈妈对我爸爸还是很有感情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伟好奇的问了句。

“因为我爸爸就喜欢吃鱼香肉丝这道菜。她要跟你学,那肯定是心里还想着我爸爸。”

连莹莹认真分析道。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我也看的出,阿姨其实对连叔还是很有感情的,只是心里一直过不去那道坎。她可能是觉得,当年她为连叔付出了那么多,结果连叔却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伤了她的心。”

陈伟点点头。

“就是,我爸爸什么都好,就是沾花惹草这一点最可气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了,现在我回来了,要是再让我见到那些女人,那我这辈子就再也不认他了。陈伟,你可千万不能跟我爸学坏啊,要不然,我肯定伤心死了。”

连莹莹看了看陈伟,说道。

陈伟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在男女感情这方面,陈伟一向都是很严肃的。

更何况,像连莹莹这样的女孩,他又怎么忍心伤害呢?

尤其是,陈伟现在也能感觉的到连义山内心中的懊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