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从一百万做到几百万,运气好,还是有不少人能做到的。

一个月从几百万做到几千万,这难度可就大多了。

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杜珊现在就很感慨自己的这个运气。

她的那几个同事,也都很羡慕她的运气。

每一个做客户的业务员,都盼望着自己有一天能遇到一个大客户,然后一个单子就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这也只能是一个幻想。

哪有那么多大客户让你遇到啊。

有实力的大客户,那都是老总一级的才有资格接触到的,别说是他们这些小业务员了,就是营业部经理,可能都接触不到几个亿级资金量的大客户吧?

但是现在,杜珊就遇到了。

还是那种在营业部里碰上的客户。

好多同事,其实私底下都酸溜溜的,说杜珊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能力也就一般。

杜珊也知道同事们私底下对她的议论,不过她才不在乎呢。

她这个月的佣金收入,到今天已经过百万了,让那些人羡慕去吧。

她要做的,就是维护好跟陈伟的关系就行了。

千万不能让别的证券公司把陈伟给挖走。

李春辉也跟她说了,只要维护好了陈伟这个客户,那他李春辉很大希望会更上一层楼,而她杜珊,也很大希望会接手李春辉的位置。

李春辉已经在陈伟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

大神,果然是大神啊!

“陈总,冒昧打扰了啊!马上就要到元旦了,我跟小杜特意来拜访一下陈总,祝陈总您在新的一年里,事业更加兴旺,牛气冲天!”

李春辉一见面,就握着陈伟的手,无比客气的说道。

姿态比上次见面放的更低。

他这说着,旁边杜珊就捧着一尊金牛摆件,递给陈伟。

“李经理客气了,这牛不错,我收下了,里边坐。”

陈伟呵呵一笑,说道。

随手从杜珊手中接过那尊金牛摆件。

还挺沉。

也没细看,转手又递给了周毅。

周毅接过之后,细细打量了几眼,进了陈伟办公室,将牛摆放在陈伟的办公桌上,才说道:“我说李哥,有心了啊!”

做交易的,也都图个吉利,像牛这种造型的摆件,没人不喜欢。

周毅更不例外。

“一点心意而已。顺便还带了点小礼物,也不值什么钱,陈总周总还有郑总你们别嫌弃就好。”

李春辉赶紧说道,将手里提的大包小包递给了周毅。

周毅接过之后,又看了看,几瓶红酒,两盒茶叶,档次不低,还有一大兜子的香烟,足足有二十多条,好几个牌子的。

“我去,李哥,你这……别出心裁啊!不过我喜欢!”

周毅看着那些香烟,愕然的说道。

说实话,送礼送烟的有,但是像李春辉这样,一送送一大兜子的,还是好几个牌子的香烟,真不多。

至少周毅是头一次听说有这样送礼的。

就连陈伟跟郑军鹏也有些诧异。

这是不知道送啥了,所以干脆就买了一大兜子香烟吗?

两人心下都有些无语。

他俩不抽烟,对烟也不是很感冒。

“呵呵,我一朋友,在边所上班,经常会查扣一些外边进来的香烟之类的,他们通常都转卖处理,每次我都会托他给我买点。这次正好弄了一兜,我就顺手全提溜过来了。周总要是喜欢,以后我让他多弄点,这东西便宜。”

李春辉说道。

送礼这东西,也是有门道的。

不一定就是越贵越好,讲究一个投其所好。

尤其是像李春辉他们这种证券公司的,他们送礼的对象,那基本上都是大客户。

什么叫大客户?不差钱的才叫大客户。

给这种客户送礼,高档酒高档茶,人家还真不一定看在眼里。

反倒是一些不太值钱的东西,说不定人家能看得上。

就比如一些土特产,再就是像这种内部转卖的东西。

李春辉精于此道,他知道,单纯的给陈伟他们送点酒,送点茶叶,送个摆件,很难打动人家。

可是这种市面上买不到的香烟,因为价格不菲,还是外国品牌,说不定能打动人。

而且,这东西还可以作为一个长期维持关系的纽带。

当然了,前提是陈伟他们要抽烟才行。

李春辉上次来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陈伟跟郑军鹏不抽烟,身上都没有烟味。但是周毅身上的烟味很重,明显是个老烟枪了。

“是吗?那敢情好啊!”

周毅果然心动了,咧着嘴说道。

陈伟也没多跟李春辉客气,招呼着李春辉坐下,让王倩给大家泡上茶。

简单寒暄了几句,李春辉就直奔主题了:“陈总,不知道天润这边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哦?李经理是有什么建议?”

陈伟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

“建议不敢说,我是觉得,以天润的实力,完全可以往私募方面发展一下了。如果陈总您有这个想法的话,那我们可以进行更深入的合作交流。”

李春辉说道。

“实不相瞒,我们确实是有往私募方面发展的想法。不知道建信这边,能为我们提供什么?”

陈伟也没拐弯抹角,很直接的问道。

“我们这边有一些大客户,他们的资金量都不少,但是水平有限,所以就有代理投资的需求。如果陈总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将这些客户委托给天润,双方签署协议,由天润来代理投资,盈利分成。”

李春辉说道。

这种合作是最简单的合作,证券公司在中间其实也就是相当于介绍人的角色。通过证券公司的介绍,客户跟公司之间签署代理协议,由投资公司代为操作,盈利分成。

当然,这种合作模式,也是需要有合法的手续的。

“除此之外呢?”

陈伟淡淡的问了句。

这种合作,陈伟当然也不会拒绝,但他更想要深一步的合作。

“再深入的合作,比如天润设立一款基金,我们来代销。或者是我们跟天润共同成立一款信托基金,资金完全由我们来提供,天润负责操作。这两种形式的合作,说实话,不是我能决定的。如果陈总真的有这个意愿的话,我可以向我们老总汇报一下,让我们老总亲自跟您详谈。”

李春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