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他们最后抢的这笔反弹,在5135左右进场之后,震荡了几下,就往上涨到了5146.

直接站上了均线。

在均线上方又震荡了几个来回,陈伟他们趁机加满了仓位,然后股价就开始一路往上冲。

后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股价几乎就没有回调过,一路冲到了5200!

众人这一笔又赚大发了。

周毅将最后的出场单往群里一发,群里又炸开锅了。

李倓:“@天润——陈,请大神一定收下我的膝盖。”

罗钰娟:“小周,周末有时间吗?姐姐请你吃饭,顺便教教姐姐怎么做股票。”

于苗苗:“你们太厉害了!带带我呗,我老是赔钱。”

杨琳:“唉,要是小赵扛到现在,也能挣不少钱,可惜了。”

冯林:“这特么是抢钱啊!赶紧的,红包!”

常安敏:“大神!”

李春辉:“大神!”

何欣:“大神!”

…………

好几个人都加了陈伟的好友。

周毅跟郑军鹏两人也不少加好友的。

收了盘之后,三人都在这忙着跟新加的这些好友私聊。

陈伟虽然不太热衷于聊天,但是新加的好友,又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陈伟也不好太失礼,就客气的跟人聊了几句。

当然,有些想让陈伟代为操作账户的,陈伟都客气的回绝了,说现在天润还没有拿到私募许可,还不能接受客户的委托,等着过段时间拿到许可再说。

今天是圣诞节,美股休市。

晚上不用上班,陈伟就在公司里多呆了一会儿。

四点多钟的时候,王中鑫来了。

提着大包小包的。

陈伟便领他来到办公室,周毅也跟了过来。

“陈总、周总,这不马上要到元旦了嘛,过来拜访一下,祝天润在新的一年里,事业红红火火,更上一层楼。”

王中鑫一上来先说了句,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周毅:“一点心意,呵呵。”

“王总太客气了,来来来,快坐。”

陈伟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坐下之后,闲聊了几句,王中鑫就做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陈伟便问了句:“王总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唉,说来可气,那个柳妍,离开安赢之后,跑出去自己开了个公司,把我们这边的好多客户都拉走了。也不怕您二位笑话,本来我们安赢,客户就不算多,这一下子,几乎被她拉走了三分之一,现在是雪上加霜了啊。我都不知道,安赢还能不能撑到这个年底。”

王中鑫一脸苦涩的说道。

“我去,不是吧?你们安赢也成立好几年了吧?多多少少也应该有点客户基础了,那个柳妍,就自己刚刚成立了一个公司,就能把你们的客户拉走三分之一?这也太那啥了吧?”

周毅听了这话,都笑了。

一个新成立的公司,都能把安赢的客户给抢走三分之一,只能说,安赢做的太差劲了。

陈伟也是无奈摇了摇头。

王中鑫更加苦涩,说道:“我也很无奈啊。我们合作的那个交易团队,今年的业绩实在是不怎么好看,好多客户都已经心生不满了,我这还是拼命安抚,不停的给客户赠送礼品,这才勉强留住一些客户。再加上,公司好多客户,原本就是柳妍拉过来的,现在她自己出去单干了,很容易就把那些客户给拉走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来求陈总您的。”

陈伟听了这话,轻轻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柳妍是他让王中鑫撵走的,现在柳妍回过头来开始报复王中鑫,陈伟于情于理都不能坐视不管。

想了想,便说道:“我们最迟明年四月份就能拿到私募许可,到时候,我们会优先跟安赢合作的。”

“四月份吗?哎呀这个时间有点太长了啊,咱们现在不可以做点委托吗?其实好多交易团队,都没有什么私募许可的,只要签个协议,就能做委托。”

王中鑫说道。

安赢现在跟那个交易团队就是这种合作,安赢拉来客户,将客户的资金委托给那个交易团队,安赢只从中间赚取一定比例的佣金收入,然后客户跟交易团队的收益,就看最后的盈利了,双方一般都是二八分成。

但交易团队不做保本承诺,也就是说,一旦赔了钱,那这损失就全部由客户来承担。

这种方式不能说违规,但是,终究不能算正规。

而且,一旦产生纠纷,那最后受罚的还是交易团队,直接给按个非法集资的罪名都有可能。

陈伟可不打算这样做,一切都严格按照正规要求来做。

这也是胡召成给他的建议。

胡召成说了,只要天润按规章制度办事,那所有的许可手续方面的事情,陈伟不用担心,他来帮陈伟解决,可若是天润不按规章制度来,那对不起,他胡召成第一个不放过天润。

陈伟摇了摇头,对王中鑫说道:“在没有拿到私募许可之前,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委托。所以,王总,你就先耐心的等几个月吧。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们天润,业绩不敢说领先全国,但绝对是第一流的,这一点,你放心就是。”

陈伟对天润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单论交易水平,他们可能比不过那些顶级交易团队,但是他有技能。

随着技能的回溯时间越来越长,技能的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只要有这个技能在手,陈伟完全可以规避一些大的风险,抓住一些遗漏的好机会。

这一点,相当重要。

每规避一次大的风险,就能少赔很多钱,每抓住一次大的机会,都能多挣好多钱。

陈伟每天有三次技能,哪怕只规避一次风险或是抓住一次机会,那一年下来,就是两百多次!

这样积少成多,最后就可以极大的提升天润的业绩。

所以,在交易水平相差不是太大的情况下,天润的业绩绝对能甩其他交易团队好几条街。

王中鑫见陈伟态度坚决,只得作罢。再加上,他也亲眼看到过陈伟他们的水平,对他们还是比较相信的,至少比他之前合作过的那个交易团队要强不少。

咬咬牙,说道:“那行,那我就再坚持几个月!到时候,我可就全仰仗陈总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