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延超自以为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心中暗自凛然,想不到,袁桐那小子,可以啊,要不是这次阴差阳错的被他撞破,连他都被骗过去了。

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

杜延超想了想,这事最好还是跟罗琛说一声。

谁知道罗琛有没有在天润那边安插眼线?

万一罗琛也有眼线,知道了这事,而自己却没跟他说,那罗琛肯定会怀疑自己的。

现在杜延超已经不敢再小瞧别人的,还是谨慎点好。

其实杜延超也不是没想过,这会不会是周毅他们使的诈。

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得把这事跟罗琛说一下,是不是诈,就让罗琛自己判断去吧,只要别让罗琛因为这事怀疑自己就行。

杜延超便给罗琛发了条消息,告诉他袁桐可能跟天润联手,引他上套。

此时,罗琛的办公室里,正站着一个人。

王奉永。

王奉永是来报信的。

他今晚赔了钱,又担心袁桐迁怒自己,心情抑郁,出去抽了根烟。

一根烟没抽完,王兆国出来了。

来到他身边,跟他说,刚才那笔是周毅他们往下砸的,袁桐怀疑是他把仓位泄露给了周毅,大发雷霆,要把他王奉永给踢了。

王奉永都懵了,想要回去跟袁桐解释一下,不是他泄露的仓位,可是,王奉永很清楚袁桐是什么人,估计说什么都没用了。

王奉永很是沮丧。

然后王兆国趁机跟他说,想要继续留在美泰,继续跟着罗总干,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反咬袁桐一口!

王奉永不解。

王兆国便告诉他,罗琛现在正在帮袁桐解套,就跟罗琛说,袁桐是天润的人,这一次,是跟天润联手做的局,就是为了坑罗琛的,罗琛性子多疑,肯定会怀疑的,他一怀疑,就不会全力帮袁桐解套了,这样一来,肯定干不过天润那边。到时候,不过是什么情况,反正袁桐是没好结果了。

王奉永可不傻,略一沉思,就觉得不对劲了,一脸怀疑的看着王兆国,问是不是他跟周毅泄露的仓位。

这下轮到王兆国傻眼了。

他也没想到,王奉永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谎言。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正六神无主的时候,王奉永又跟他说,他可以去罗琛那边报个假信,配合一下周毅他们,但是事后希望王兆国能跟周毅说个情,让他王奉永也去天润那边,美泰这边,他是没办法再呆下去了。

王兆国这才放下心来,赶紧拍着胸脯跟王奉永保证,说这事包在他身上,没问题。

于是,王奉永就来到罗琛办公室,跟罗琛说,袁桐和天润做局坑他。

罗琛一听这话,直接就愣了。

跟杜延超一样,他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的。

可再仔细一想,这事不是没可能!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知道袁桐那小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恰恰此时,杜延超的消息发过来了。

看到杜延超也说袁桐跟天润联手了,罗琛再无怀疑!

而这个时候,的盘面还在胶着,美泰这边的人撑着下方,天润那边的人压着上方,短时间,谁也不敢贸然下手吃对方的单子。

这个时候,袁桐又发来一条消息:“罗总,要不要再往上吃一下?周毅他们几个人,肯定不是咱们的对手,直接推死他们行了!”

罗琛已经对袁桐产生怀疑了,再一看这消息,竟然还想让他往上拿一次,这是觉得进五百手太少了吗?

罗琛冷笑一声,给袁桐发了条消息:“好,你在下边多顶些单子,我再往上拿一次!”

袁桐这边看到罗琛的消息,毫不犹豫的就在14460上又顶出了两百手单子,然后眼巴巴的期盼着罗琛把上边的单子干掉。

罗琛看袁桐果然听话的顶出单子来了,当即就跟杜延超他们几个说了声,让他们把下边顶的单子都撤了,然后准备止损。

发完消息,罗琛不再犹豫,先把他在14455上顶的单子撤了,趁着袁桐没反应过来,直接把他进场的那五百手多单拍了下来!

全都拍在了袁桐身上。

袁桐在14450顶了二百手,14460顶了近三百手,全部进场了。

不仅如此,股价直接被罗琛这一下给砸破了14450,一根柱子就砸到了14400

而且还带起了一波猛烈的跌势,14400根本就没撑多大会儿,就破了。

股价直奔14300去了。

袁桐整个人完全呆了。

他根本就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股价会往下暴跌!

还有,罗琛他们顶的单子哪去了?

怎么一眨眼都撤了?就剩自己的单子了?

这感觉就像是,说好了一起冲锋的,结果一回头,战友们都跑了,就剩自己,傻乎乎的站在这里,被敌军给淹没了。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呢,他手里这七百来手多单,直接就被风控强制平仓了。

亏了十几万。

周毅他们几个,却是美滋滋的出完了场,潘志遥他们几个都挣了一两万,周毅挣了近七万,郑军鹏挣了三四万。

仅仅只是用了点小手段,兵不血刃的就收拾了袁桐。

“爽啊!”

周毅畅快至极的喊了一声。

苗庆他们几个凑过来看了看,七嘴八舌的问是怎么做的。

周毅咧着嘴说了句:“待会儿再跟你们说,先处理点事。”

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那沈延昌身边。

将手搭在沈延昌肩膀上,问了句:“怎么样啊?”

沈延昌身体明显一僵,强笑着回了句:“什么怎么样啊?”

“装!还跟我装!不是我说你啊,小沈,你这不行啊,这一看就没啥经验,马脚都伸我跟前了,我要再看不出来,那跟瞎子还有啥区别?说吧,罗琛给了你啥好处啊?”

周毅冷笑道。

“周周哥,你啥意思啊?我不知道你在说啥。”

沈延昌还在嘴硬。

周毅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冷冷的说了句:“明天你不用来了,你这个月挣的钱,我们会一分不少的发给你,放心就是了,我们天润,没那么小家子气。收拾东西,滚吧!”

沈延昌抬头看了眼周毅,见周毅面容冷峻,知道自己说啥也没用了,便苦笑一声,站起身来,对周毅说道:“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杜延超找的我,说我只要帮他一个忙,他就给我两万块钱。我寻思,就一次而已,只要小心点,你应该也发现不了。唉,算了,看来我真不是当眼线的料。周哥,这次是我不对,是我对不住你们,再见了。”

沈延昌说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略显萧索的离开了,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朝大家鞠了个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