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延昌出了蓝海天润大厦,独自溜达到海边。

坐在沙滩上,吹着冷风,心情苦涩。

说实话,这段时间,跟着陈伟他们,做的真挺不错,这个月挣了两万多美刀了,到手提成近十万。

天润的环境、福利、氛围、甚至前途,都比之前在美泰的时候好了很多。

他真想一直在天润干下去。

可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被杜延超两万块钱就给诱惑了。

当时就是心存侥幸,觉得就一次而已,只要小心点,周毅他们应该也察觉不到,帮杜延超一次忙就能拿到两万块钱,还是很划算的。

现在好了,两万块钱还没拿到手,工作没了。

自己这一次是彻底搞砸了,稀里糊涂的被周毅他们利用了,现在杜延超那边估计也对自己不满了吧。

沈延昌长吁短叹之余,也在想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美泰、天润,都去不成了,甚至云州这里,他都没脸呆下去了。

实在不行,就换个城市吧。

沈延昌分别给陈伟和杜延超发了个短信。

给陈伟就只发了三个字:对不起。

给杜延超则是如实说了他被周毅发现并利用的事,很愧对杜延超,那两万块钱,他也不要了。

杜延超收到沈延昌的短信,彻底懵了。

自己竟然中了周毅的计!

长年捉鹰,这次不小心被鹰给啄了。

大意了啊,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一个简单的将计就计,就把自己给玩了。

懊恼之余,杜延超开始仔细斟酌这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袁桐赔钱是小事,可如果因此被罗琛怀疑,那可真是前功尽弃了,王文涛肯定会对他失望的。

杜延超不再迟疑,起身出了他的办公室,来到罗琛办公室。

他得当面跟罗琛承认错误,看看罗琛的反应。

罗琛这个时候,其实也回过味来了。

妈蛋的上当了。

自己竟然亲手把袁桐给坑了。

袁桐这会儿正一个劲的给他发消息,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罗琛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袁桐解释了。

平静了一下烦躁的心情,罗琛开始仔细思索,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袁桐可以确定是没问题的。

若是有问题,也不可能别人都撤单了,就他还傻乎乎的在那顶着单子。

袁桐没问题,那王奉永就有问题了。

王奉永刚才跟他说袁桐和天润联手做局,罗琛问他你怎么知道的,王奉永说是宋磊告诉他的,袁桐跟周毅一直保持联系,宋磊看到了,本来王奉永不想告诉罗琛的,反正这事跟他王奉永没关系,可今天袁桐竟然诬陷他,他忍无可忍,才把这事说出来,信不信是罗琛的事。

现在想想,王奉永这番话漏洞很多。

要不是杜延超的那个短信,恐怕罗琛也顶多是有所怀疑,绝对不会完全相信的。

现在的问题就是,杜延超到底有没有问题。

杜延超是跟天润一起联手坑他?还是杜延超也被天润给坑了?

罗琛一时之间,不敢轻易下决定了。

他已经坑了一个袁桐,要是再把杜延超也坑了,那可真是笑话了,等于是天润一举打掉了他的左膀右臂。

他不能再犯错了。

正沉思着,杜延超来了。

杜延超一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倒了杯茶,一口喝了,抹了把嘴,露出苦笑,这才对罗琛说道:“罗总,咱们上当了。这事都怨我,我特么捉了一辈子鹰,这次被鹰啄了,是我小看了周毅那小子啊。”

罗琛看了他一眼,故作不知的问了句:“怎么回事?”

杜延超起身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罗琛,手机上显示着他跟沈延昌所有的聊天记录,说道:“你自己看吧。我也是瞎了眼了,找了这么个废物,一上来就露出马脚了。不过还好,另外一个眼线没有暴露。”

罗琛仔仔细细的将杜延超和沈延昌的聊天记录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没什么破绽。

从这些聊天记录来看,杜延超也是被天润给利用了。

只是,罗琛生性多疑,他已经对杜延超起了疑心,不会那么轻易消除的。

当然,面上他不会露出分毫。

“是咱们小看了周毅那小子啊,想不到,还能跟咱们玩这么一手将计就计,有点意思。”

罗琛将手机还给杜延超,说了句。

“罗总,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还有,袁桐那边,要不我去跟他道个歉?”

杜延超见罗琛这么说,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又试探了一句。

还不等罗琛说话,外面又有敲门声。

紧接着,袁桐就推门进来了,脸上明显带着怒意。

“罗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桐几乎是咬着牙质问道。

本来是找罗琛求援的,结果倒好,罗琛非但没把他从坑里拉出来,反倒又踹了他一脚。

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一想到这一笔赔了十多万美刀,他就跟刀扎似的心疼啊。

上个月让陈伟坑了一笔,赔了六万多,最后勉勉强强算是扳回来了。

这个月本来挣了五万多了,以为总算是挣点钱了,结果这笔又赔进去了。

赔钱不说,被信任的战友在背后捅刀子出卖,这才是袁桐最不能接受的。

他要罗琛给他个说法。

罗琛看着他,摇头一叹,说了句:“袁桐啊,先坐,坐下慢慢说。”

杜延超也赶紧站起身来,让了袁桐一下,姿态放的很低。

袁桐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坐下来。

“袁桐,这件事,不怪罗总,全都怪我。”

不等罗琛开口,杜延超主动将责任揽了过去。

袁桐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是这么回事……”

杜延超便将事情来龙去脉仔仔细细的跟袁桐说了一遍,又把跟沈延昌的聊天记录让袁桐看了看。

“这么幼稚的手段,你竟然都能上当?我说杜延超,你行不行啊?脑子呢?”

袁桐看过聊天记录之后,差不多明白了前因后果,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扔,语气相当不客气。

杜延超心中暗怒,面上不露分毫,赔笑着说道:“都怪我都怪我,是我一时糊涂了。”

旁边罗琛见杜延超主动揽过去了责任,对杜延超的疑心减轻了不少,说道:“这事也不能全怪杜延超,我也有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