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指这一下冲到了5232,之后稍稍回调了一下,站稳了均线。

但是时间已经十一点二十了。

最后十分钟,就算是冲破5237的高点,可能也来不及出场就要收盘了。

而下午会是个什么走势,也不好说,最好还是先把多单出了。

陈伟跟李倓说了声,两人就在5235附近将多单全出完了。

这笔李倓挣了不大到二百万,陈伟是挣了三百来万。

一上午,准确的说,也就做了一个多小时,三笔交易,李倓总共挣了七百来万,陈伟挣了一千两百来万,公司账户也挣了二百多万。

出完场之后,李倓兴奋无比,对着屏幕一通拍照,然后就在那又是发群里又是发朋友圈的一通炫耀。

一上午挣七百多万,哪怕是对李倓这等富二代来说,也是了不得了。

他老爹李修齐经营的那个批发市场,号称海东最大的批发市场,一年的租金收益,也就五个亿左右,平均一天一百多万。

李倓跟陈伟做了这半天,都赶得上他家批发市场一个星期的收益了。

李颖也是不太敢相信。

这钱挣的也太容易了些。

陈伟这水平,简直是有点逆天啊!

李颖多多少少对投资交易还是了解些的。

据他所知,当今最顶级的那些交易大师,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而像国内的那些基金理财啥的,年收益百分之十就算了不得了。

陈伟倒好,一上午,百分之十四的收益。

李颖现在就感觉有点不太现实。

坐在那里,一会儿看看李倓电脑屏幕,确认一下自己没看错,一会儿又看看陈伟,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

连莹莹太开心了。

陈伟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向她的朋友展示了一下他的超凡能力。

连莹莹知道,其实李颖她们这几个好姐妹,一直觉得陈伟配不上她。

她一直在姐妹们面前给陈伟说好话,说陈伟有多厉害多厉害,但是这种话,终究是没啥说服力的,哪怕人家面上不说,恐怕心里也很难承认的。

现在不一样了。

李倓李颖亲眼见识到了,还跟着陈伟赚了这么多钱,就算不用她说,这兄妹俩对陈伟也是心服口服,甚至是五体投地的信服,他俩信服了陈伟,那唐月心她们几个也是早晚的事。

连莹莹看到李倓对陈伟那崇拜的样子,再一想象以后她身边的人都对陈伟无比崇拜的样子,就开心的不得了。

李颖再次看了眼连莹莹,无限感慨了一句:“莹莹,你当初是怎么看上陈伟的?你这眼光,真是太厉害了。”

“那是,我一眼就看出他与众不同了。”

连莹莹得意洋洋的依偎在陈伟身上,说道。

正说着,周毅他们几个来了。

“李哥,挣钱了?”

周毅一进来,就问了李倓一句。

他在路上就看到李倓在群里发的照片了,以及在群里各种炫耀嘚瑟。

“哈哈,你们来晚了啊,上午这机会真特么爽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高手了。连我这个幼儿园水平的,跟着陈伟都特么挣这么多,果然是大神中的大神。就外面那些整天吹嘘自己多厉害多厉害的所谓大神,都是狗屁啊!跟陈伟一比,那差远了!”

李倓真的是对陈伟心服口服了,不吝赞美。

“那是,我早就说了,我们老大这水平,那绝对没的说。用不了几年,世界首富,就是我们老大。”

周毅咧着嘴,好一顿吹捧。

陈伟摇头一笑,也没将这两人的吹捧放在心上,而是问了郑军鹏一句:“昨晚出啥事了?怎么沈延昌给我发了个没头没脑的短信,就说了个对不起,他做啥了?”

陈伟今天早上也大概瞅了几眼昨晚他们在群里发的消息,不过那一长串的消息太多,陈伟也没细看。

李倓他们一听这话,都齐齐看向陈伟。

旁边几个新人也都好奇的看着。

“哼,别提那个家伙了,就特么一养不熟的白眼狼!”

周毅恨恨的说了句。

陈伟眉头一皱,招呼了众人一句:

“先去吃饭,边吃边说。”

看这样子,还真是有点事,陈伟不想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说,还是去餐厅里,就他们几个人说说行了。

到了餐厅,连莹莹跟李颖单独去了一边吃饭,陈伟他们几个坐在一起。

本来李颖要拉着李倓去一边的,觉得他一个外人,还是别搀和人家公司内部的事。

但是陈伟说了句没事,李哥不是外人。

李倓便厚着脸皮留在这边,他也挺好奇发生了什么事。

坐下之后,几人一边吃着饭,周毅他们便将昨晚的事一五一十的跟陈伟说了。

陈伟这才了然。

对于周毅他们抓了袁桐一笔,陈伟并没有什么意见。

资本市场,哪来的什么心慈手软,有好机会,那肯定是干。

更何况陈伟对罗琛那帮人也没啥好感,他要是在的话,肯定也不会放过这机会。

对于随后引发的天润跟美泰的双方盘面对峙,陈伟也不太担心,那种情况,确实是天润占优势,况且,有郑军鹏在,不会有太大问题,即便是出了问题,那也没什么,反正他们现在国内市场已经快起来了,美股那边就算赔个千八百万的,也不伤筋不动骨。

对于沈延昌被杜延超收买,陈伟也不是很意外,他早就料到,天润内部可能有罗琛和王文涛的眼线了,甚至除了暴露出来的沈延昌之外,恐怕还有别人。

陈伟仔细思索着这件事所引发的,以及暴露的一些问题。

“看来,咱们的保密工作得加强一下了。”

想了会儿,陈伟对郑军鹏说道。

昨天幸亏是吕廷海机警,要不然,有沈延昌这个眼线在,罗琛对他们的仓位一清二楚,那他们就很被动了。

“嗯,我昨晚也跟周毅商量了一下,周末这两天就去采购一批设备,把风控室和核心交易室布置好,下个月开始,咱们几个就出来单独做。另外,交易室里,得装上监控了。”

郑军鹏说道。

“最好再制定一套严格的保密制度,比如,个人手机在做盘的时候,公司统一保管,然后建立一套信息安全系统,能够监测每一台电脑上的操作,防止有人用聊天工具跟外人秘密联络,加强一下公司信息安全管理。有必要的话,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信息安全部门。”

陈伟说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