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小看楚家了。

陈伟没想到,楚家的势力竟然这么强,李家都不到人家的零头。

那岂不是说,连家也不到人家的零头了?

原本潜意识中,陈伟还将连家当成了自己的靠山。

可是现在,陈伟幡然醒悟,自己还真得谨慎一点,可别冒冒失失的去跟楚昭云起冲突,自己被人收拾了不说,弄不好还把连家给牵连了。

“你们跟那个罗琛之间,矛盾很深?”

李倓问了句,神色也是少见的有些凝重了。

从刚才陈伟他们的对话中,李倓大概也知道了一些。

陈伟他们,好像跟楚昭云的那个表弟罗琛,有些不合。

至于不合到了什么地步,这个他还不太清楚。

李倓有些担心,可千万别是那种解不开的怨仇啊。

万一把罗琛得罪的狠了,惹出了楚昭云,那可就麻烦了。

哪怕陈伟背后有连义山,恐怕也很难过楚家这一关。

尤其是连家现在正是关键时候。

如果因为陈伟的原因,让连家在这个时候惹上了楚家这个强敌,那连家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直接被打垮都有可能。

在李倓看来,陈伟在投资领域如此厉害,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而眼下,显然还没有跟楚家叫板的实力,该退一步,还是退一步的好。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等到陈伟未来比楚家牛的那一天,什么仇啊怨啊,还不是看他心情,想怎么报就怎么报?

“怎么说呢,我们跟罗琛原本都是一个公司的,公司股东,是楚昭云跟王文涛。楚昭云几乎不插手公司的事,都是王文涛在负责。但是自从罗琛来了之后,就开始在公司里兴风作浪,背地里拉拢这个拉拢那个,明显是想夺王文涛的权。好好的一个公司,被他搞得乌烟瘴气,我们几个都受不了了,这才出来自己单干的。罗琛也试图拉拢过我们,但我们都看不惯他的为人,没答应,所以,这仇就结下了。他之前暗中坑了我们几次,这一次,我们也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如果那位楚大公子,真的因为他表弟的原因,就迁怒于我们,那我们也没办法。”

陈伟简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倓说了一下,话里话外带着硬气。

陈伟的性格就是如此,不惹事,却也不怕事。

想让他低头服软,那是不可能的。

罗琛如果再来招惹他,那他也不会客气。

楚昭云想替他表弟出头,那就尽管来。

不管是明招阴招,他都接着。

他一个开了挂的人,还怕了不成。

李倓见陈伟态度很硬,原本还想劝劝陈伟,让他给罗琛赔个不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只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摇头一叹,说道:“楚昭云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小家子气。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以他的身份,真想要夺权的话,用得着这么麻烦?我怎么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个罗琛在自作主张啊?而楚昭云不过是懒得理会而已。”

“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具体人家怎么想的,我们也不知道。管他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还是抓紧时间挣钱要紧。”

陈伟淡淡地说了句。

钱这个东西,重要吗?

曾经他觉得钱重要,他过够了穷日子,他不想再看到父母为了他几千块钱的学费而愁得一宿睡不着觉,他也不想再看到女朋友明明很想吃烤鱿鱼却因为太贵而不舍得吃故意说不好吃,他也不想再看到亲戚同学们因为他没钱而对他冷眼相看。

所以他那个时候,他觉得钱很重要,他要挣钱。

后来他挣钱了,几十万几百万的挣,挣钱对他来说,不再是什么难事了,反倒是女朋友在这个时候跟他分手了。

他突然意识到,钱也没那么重要。

这个世上,其实有很多东西,比钱更重要。

比如亲情,比如友情,比如爱情。

这些东西,真的是比钱更重要。

人生在世,不能为了钱,就舍弃这些更珍贵的东西。

现在,他又觉得钱很重要。

有了钱,他才能让家人过上幸福生活,他才能让心爱的女人不用再那么操劳,他才能守护他想守护的东西。

他越来越明白他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

他得挣很多钱,才能有足够的力气担起肩膀上的担子。

李倓没有再多劝说什么,他知道这事根源还是在罗琛那边,只要罗琛叮着陈伟不放,那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

与其在这担惊受怕,想着怎么去和解,倒不如抓紧时间挣钱。

虽然说,在短时间内,陈伟不可能超过楚家的资产,甚至哪怕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很难达到,但是,只要陈伟像这两天这样做下去,向别人证明他是真有赚钱的能力,而不是靠运气,那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靠向他这边。

李倓就是那个圈子里的,他太清楚,那里边都是些什么人了。

说的直接点,谁能带着大家挣钱,谁就是大爷!

不管是人脉、权势、资源,说白了,都是能给别人带来好处,能帮别人挣钱,所以别人才会看重这些。

投资的能力,也是同样。

这年头,还有比财神爷更讨人喜欢的?

谁不得供着啊!

当越来越多的人认可陈伟的能力,靠向他这边,那他便有了跟楚家抗衡的实力,自然也就不用再担心楚昭云了。

吃完饭,连莹莹回去忙她的事情了,李颖嘱咐了李倓一番,让他跟着陈伟好好做,又跟陈伟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然后也离开了。

陈伟他们回到公司,周毅才跟他说了下王兆国跟王奉永的事。

王兆国倒好说,陈伟早就打算让他下个月过来了。

但是对于王奉永,陈伟还是感到有些意外。

周毅将王奉永先是替王兆国背了锅,被袁桐怀疑,然后又识破王兆国的谎话,但仍是去帮着天润圆坑一事跟陈伟说了。

陈伟这才恍然,点点头,让王奉永周末的时候一块过来参加天润的年会,顺便跟他聊一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