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夫妻本是同林鸟

听了这话,陈伟有些诧异。

他见过王波,感觉挺老实巴交的一个人。

“怎么回事?”

陈伟问了郑之豹一句。

郑之豹恨恨的说道:“我姐出事之后,住院费用跟理赔这些事,都是王波在处理,毕竟他是直系家属,这些事也只能是他出面。”

“一开始的时候,还算正常,他一边上着班,一边抽时间处理这些事,还要挤出时间来照顾我姐姐,接送晨晨上学,是挺辛苦的,我也挺感激他。”

“撞人的那司机,后来筹足了钱,赔给了我们,还特意来医院看了看,态度也算诚恳。”

“有了他这笔赔偿,加上保险的赔付,在钱的方面,至少短时间是不用发愁了。我姐的恢复状况,也还不错。”

“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事,但也不至于就到了绝境,咬牙坚持个几年,等我姐彻底康复了,那日子还会好起来的,何况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可也不会看着我姐受苦,肯定也会尽我所能的帮着他们的。”

“我也劝过王波,让他坚持坚持,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他答应的还挺好,说无论如何,都不会抛弃我姐的,不会抛弃这个家的。”

“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他有点不对劲了。”

“以前下了班,他就会到医院去看看我姐,直到很晚才回家睡觉,甚至有时候干脆就在医院里凑合一晚上。可是渐渐的,他就很少去医院了,只说是上班太累,回家早点休息。”

“我姐还很体谅他,让他好好休息,别累坏了。”

“直到有一天,他说他要出差,得一个多星期,我还说他,让他跟厂里领导商量下,能不能别出差,家里都这个样了,他还出什么差啊。可他说,这次机会很重要,只要把握住了,他说不定就能在厂里高升一步。”

“我姐虽然不太乐意,可也没说什么,就同意了。”

“结果,他这一走,半个月都没回来,开始几天还打过电话,后来干脆连电话也不打了。”

“这个时候,连我姐也觉得不对劲了,让我去他们厂里问一问。”

“我去了一问才知道,那个混蛋,早就辞职了!”

“他把钱都拿走了,老婆不管了不说,他连女儿都不管了,简直是畜生不如!”

“我姐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天天以泪洗面,好几次都想自寻短见,只是舍不得孩子,才咬牙坚持下来。”

“我现在,就想找到那个混蛋,他要离开这个家,离开我姐,可以。但是,把钱留下!那是我姐的救命钱!”

郑之豹说到这里,两眼透着无穷恨意,拳头攥得紧紧的。

“太可恶了!这人真是畜生不如!”

连莹莹气呼呼的说了句。

“就是,简直不是人,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王倩也气的不轻。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李倓摇头叹了句。

“这特么的,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渣男了!”

周毅也有些不敢置信,他觉得自己就够渣的了,没想到,跟这个王波一比,小巫见大巫啊。

“别侮辱渣男,渣男好歹还是人,他连人都不是。”

王倩恨恨的反驳了一句。

周毅没有跟她争论,而是赞同的点点头。

陈伟问了句:“有没有联系他老家的亲戚、朋友什么的?”

“他一共就那么两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我找过了,他们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听说这事之后,他那几个朋友也都很生气,说一有他的消息就告诉我。至于老家那边,王波父母都不在了,老家的几个亲戚,他都好几年没联系了,我打电话问过,他们也不知道。”

郑之豹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啊……”

陈伟恍然道。

“可以报警啊?”

连莹莹说了句。

“报了,但是警察说这属于家庭纠纷,不受理。”

郑之豹显得有些无奈。

“他俩又没离婚,而且王波还是个正常的成年男子,他即便是带着那钱离开,也不属于犯法。只能慢慢打听了,总会打听到的。”

陈伟叹了一句。

王波的做法,确实让人不齿。

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事很常见,但是像他这样的,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那就是一点底线都没有了。

他这是把老婆和女儿往绝路上逼啊。

得是多么丧尽天良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想到那王波给自己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陈伟也是有些苦笑,果然还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姐姐的命可真苦,还有她女儿也好可怜。”

王倩心有戚戚的感叹了一句。

“我姐还有我这个弟弟,晨晨还有我这个舅舅,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会一直照顾她娘俩儿。”

郑之豹沉声说道。

“好样的,兄弟!你放心,你姐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

周毅被郑之豹的义气感动,当即说道。

陈伟他们几个也都点点头,各自宽慰了郑之豹几句。

吃完饭,回到公司,连莹莹去陈伟办公室里间床上休息去了,郑之豹也回了行政办公室。

陈伟他们几个就在交易室这边,又说起了郑之豹的事。

李倓这才知道,郑之豹果然是因为打架,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对于郑之豹为何打教练,陈伟还没有仔细问过他,只能等找机会再问问了。

不过从郑之豹的为人来看,他跟王倩说的,十有九八是真的。

陈伟跟郑军鹏还有周毅简单商量了一下,周末去看看郑之豹的姐姐。

也算是表示一下公司的关怀。

李倓说他也去,说郑之豹这人是个爷们儿,够义气,值得结交。

其实李倓更多的还是看重郑之豹的实力。

全国级的散打冠军啊。

这要是被那帮老板二代们知道,一个个不得惊掉大牙?

就他们找的那些跟班,一个省级冠军都够吹嘘的了,更别说全国级的冠军了。

说起来,李倓本人并不怎么热衷找跟班,他也很少参与那些事,但是,能跟这种全国冠军结交一下,以后他在那帮人面前,也有个吹嘘的资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