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开盘之后,铜跟股指都没什么行情,全都在上下震荡。

陈伟他们又看了看别的品种。

也都没什么太好的机会。

最后只好刷玉米。

玉米的价格区间稳的一批,经常一天动一两个价位。

一手玉米十吨,一个价位挣十块钱,但是手续费就要扣掉进一半。

再加上成交量也不是很大,所以陈伟他们基本很少做玉米。

这个品种比较适合新人做。

今天这是实在找不到啥机会了,陈伟才刷玉米。

玉米一手的保证金也就不到一千块钱,陈伟一个多亿的资金量,都能摆十万手了。

不过他也不可能一下子摆这么多。

便在买价和卖价同时摆了五千手单子,然后就静静的看着进场出场。

五千手一进一出,差不多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扣掉手续费,也就挣了两万五千多块钱。

还不如股指一秒钟波动的钱多。

关键是,他五千手一刷,周毅他们就别想刷了,等他五千手进完,十几分钟过去了,然后周毅再摆五千手,又十分钟过去了,若是郑军鹏再摆五千手,那一下午大家光排队进场行了。

市场容量有限,根本就承载不了太多的资金在里边高频交易。

周毅他们就找了几个别的稳定品种在那刷单。

李倓也跟着刷单,刷了几笔,倒是刷的津津有味。

这种做法,也没多大的技术含量,只要控制好止损就行了。

陈伟刷了一会儿,有些无聊,就起身看了看新人们做的。

这会儿新人们仍在做模拟盘。

方晓她们这一批新人做了三个星期了,四十几个人走了一半,还剩下二十来个。

一百万的初始模拟资金,现在超过一百万的,有十来个人,这还是前期有人做波段赔的稀里哗啦,后来看方晓她们几个刷单很稳,转而跟着刷单,这才慢慢的将亏损拉回来。

还有七八个头铁的家伙,仍在刚波段,只有两人是盈利的,剩下的都是亏损,而且已经快亏光了,账户里都不到一万块钱了,连一手铜都买不起。

那两个做波段能维持盈利的,陈伟是暗自点头,这两人,一个叫赵永坤,一个叫魏翔,看样子是找到点感觉了,下个月可以让他们实盘试一试。

现在他们这批新人挣的最多的,就是方晓了。

方晓从一开始就老老实实的刷单,而且只刷玉米,还真被她找到了窍门,账户里现在都经二百多万的资金了,每天稳定盈利十来万。

董怡瑶比她差了些,每天能挣个三五万,账号总资产也一百五十多万了。

当然,她们这模拟账户是不计算手续费的,以玉米的这个手续费,真要是扣除之后,盈利得减去一大半。

但是能稳定盈利,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郭明江他们这一批云大的,做的明显就好很多。

才做了一个星期,郭明江账户上已经三百多万的模拟资金了。

这家伙基本上是跟着陈伟他们做,陈伟在哪进他在哪进。

只是,他并非是机械的模仿,而是将每一笔进出场,都认认真真的记录下来,事后反复分析思考,为什么要在这个点进,在这个点出。

其他几个虽然不如郭明江,但做的也都不差。

还有几个女生是跟着方晓刷单,挣得不多,但胜在稳定。

他们这一批二十来个人,账户基本上都是盈利的。

陈伟跟郑军鹏他们几个,就在这儿挨个指点着这些新人,然后时不时的回去看几眼自己的账户。

两点半多的时候,连莹莹睡醒过来了。

看了几眼,正准备回去,陈伟手机响了。

郭纪伟打来电话,说新车的牌照手续啥的都办好了,可以去提车了。

周毅一听说可以提车了,立马来了精神,跟陈伟说他去提。

李倓也要去,再加上郑之豹,还差了一个人。

连莹莹倒是很想去,只是公司那边还有事,她还得回去处理,刘勇说他去。

也不等收盘了,周毅他们四个人,直接打车去了趟宏兴。

不到一小时,就把车开回来了,停在了地下停车场。

终于是有车了,以后去哪也方便了不少,省的再打车了。

回来之后,周毅跟刘勇两个就在那兴奋的说着开豪车的感受,然后又跟郑军鹏在那商议以后这两辆公车如何使用。

陈伟肯定要用一辆的,而且还得是专车,留出来专门给他一个人用。

个人的车是他个人的,公司的车是公司的,这是老板的待遇。

郑之豹就是陈伟的专职司机了,当然,公司现在就郑之豹一个司机,像王倩她们要是有什么事外出,那暂时也得是郑之豹开车。

郑之豹对此到没什么意见,反正他是服从公司的安排,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开车也好,打架也好。

另外一辆车,就是郑军鹏和周毅、王倩他们这几个用了,谁有事谁用就行。其他人如果有事要用,那也可以用,当然,其他人就得申请才行。

王倩那边拟定了一份详细的用车规定,陈伟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就通过了。

那两辆大G,一辆是陈伟的,一辆是送给连莹莹的。

陈伟现在还没拿到驾照,也开不了,就只能先放停车场了。

连莹莹的那一辆,陈伟让程丽雪把钥匙送了过去。

连莹莹收到钥匙,很开心,正好连义山在,连莹莹炫耀般的让连义山看了看,说陈伟送她一辆车。

连义山哈哈一笑,说这小子还算识趣,不错不错,就是不知道啥时候送枚戒指,说的连莹莹满面娇羞。

陈伟还没想着现在就给连莹莹送戒指,他现在想的是给连义山送什么。

问了问李倓哪里有能够订制黄金礼品的。

李倓问要订制什么,送给谁。

陈伟说送连义山,具体订制个什么样的,还没想好,但肯定是要大一点的,比如一尊金财神,一两公斤重的那种。

李倓一听陈伟要订个这么大的金财神送给连义山,也是目瞪口呆。

这家伙,也太俗气了吧?

不过想想连义山那人,还别说,送这么个东西,说不定他还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