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略感意外,他没想到刘佳竟然会主动跟他喝酒。

不过刘佳都端起酒来了,心中再有疑问,此时也不能摆出来,陈伟也端起酒杯。

刘佳没急着跟陈伟碰杯,而是斟酌了一下,说道:“陈伟,我之前,做的有些过分了,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

“算了,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都过去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陈伟打断了刘佳的道歉,微微一笑,说道。

刘佳看了眼陈伟,轻咬嘴唇,又说了句:“谢谢。”

跟陈伟碰了一下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陈伟想要阻拦都没来得及。

无奈一叹,人家女生都干了,他也不好喝一半,只能硬着头皮干了这一杯。

见刘佳又要倒酒,陈伟赶紧拦住:“行了行了,一杯就行了,咱坐着说会儿话就行。”

“算了刘佳,你别逼他喝了,他酒量连我都不如。”

谭睿也对刘佳说了句。

“行,那我就不跟他喝了,瞧把你给心疼的。”

刘佳调侃了一句。

谭睿脸又红了。

陈伟只能装作没听到。

坐下之后,刘佳犹豫了一下,又问陈伟:“陈伟,你们这种美股公司,到底挣不挣钱?”

陈伟一听就知道刘佳想问什么,斟酌了一下,正想回答,旁边魏广龙估计是听到了,大着舌头对刘佳说道:“你这不废话吗?不挣钱老陈能开公司?那肯定是挣大钱啊!老陈,你老实交代,你现在身家有没有过百万?”

“什么百万啊,你也太小看陈总了,你应该问,有没有过千万,是不是啊陈总?”

董玉华这时也端着酒杯过来了,笑着说了句。

“哎呀你两个要喝酒就一边喝去,我们在说话呢。”

谭睿有些不满的对二人说道。

“我来敬陈总一杯酒都不行吗?”

董玉华很无奈。

“他不喝酒,你找别人喝去。”

谭睿很不客气的对董玉华说道。

“行,他喝水,我喝酒,这样行了吧?”

董玉华看样子是非得跟陈伟喝一个,套套近乎。

“这还差不多。”

谭睿满意的说了句,结果愕然发现,陈伟已经自己倒了杯酒。

陈伟能看得出,董玉华这是诚心想跟自己缓和一下关系,从开始点菜就看出来了。

虽然说,董玉华这样做,可能是有些别的想法在里边,但不管怎么说,人家已经放低了姿态,陈伟也不好摆架子。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

更重要的一点是,连义山的那套大棒和枣的理论,真的对他影响很大。

倒上酒之后,陈伟站起身来。

董玉华刚想跟陈伟说点什么,陈伟主动跟他碰了一下酒杯,说了句:“啥也别说了,都在酒里。”

“好,都在酒里!”

董玉华明白,这个时候,他说再多,也都是些废话,千言万语,都抵不过一杯酒。

两人一口干了。

陈伟连喝了两杯啤酒,这胃里边就有些翻腾了。

赶紧吃了两颗老醋花生,又喝了口水,这才好受些。

见董玉华又要倒酒,陈伟忙拦住,说道:“真的是不能再喝了,已经到极限了,咱们坐着说会儿话吧。”

“行,那就不喝了。”

董玉华也知道见好就收,拉了把椅子,也没往桌上凑,就在旁边坐了下来。

这时,刘佳问了董玉华一句:“董玉华,林轩前段时间找你借了多少钱?”

“五万啊,他没跟你说吗?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董玉华愣了一下,回道。

他还不知道刘佳跟林轩已经闹翻了。

刘佳摇头一叹,又问道:“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罗琛那搞了个项目,差点资金,问我手头上有没有,我正好还有点,就借给他了,具体的也没多问。怎么了,有问题?”

董玉华问道。

刘佳冷笑一声,说了句:“哼,他还真是够义气啊,为了罗琛的事,都肯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来四处求人了。”

董玉华听出不对劲来了,问道:“到底怎么了?你俩吵架了?为这事吵的?”

其他人这会儿也都安静下来了,静静的看着刘佳。

刘佳也不在乎什么家丑不可外扬了,现在对她来说,在座的这些同学,反倒是感觉比林轩亲切多了。

将婚礼之后,婆家如何怪罪于她,以及林轩不跟她商量就把她的嫁妆钱借给了罗琛,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之后又恨恨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了,罗琛是他们家的什么人啊?简直都要当祖宗供起来了!就因为陈伟没跟罗琛喝酒,他们就说我的同学没教养,什么毛病啊!她儿子有教养,偷偷拿我的钱借给别人,可真有教养!

“我真是后悔没早点看清这家人的嘴脸!”

“前天周末,林轩又找我,说他去参加罗琛公司的开业典礼了,那个气派,一百多号员工,全都是顶尖的成熟交易员,新公司一个月挣个几百万很轻松。说我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看不到未来。说什么不用一年,他就可以躺着数钱了!让我再好好考虑考虑。”

“我跟他说了,没什么好考虑的了,赶紧把钱还我,还有借我同学的钱,也赶紧还了。”

刘佳说到这,两眼有些发红。

谭睿跟姜晨她们赶紧又劝慰了她一番,说两口子吵架很正常,忍一忍退一步,也就过去了,再说,如果那罗琛的公司真的发展的不错,那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一件,以后说不定真可以在家躺着数钱了。

被众人这一劝,刘佳心情好些了,说道:“我也不是非要跟他离婚不可,毕竟我俩也这么多年了,哪能说散就散啊,我就是气不过他家里的做派,气不过他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把我的钱借给别人。一百万啊,万一罗琛的公司要是干黄了,我找谁要去啊!”

说来说去,刘佳还是担心林轩借给罗琛的那一百万。

“你就别担心了,他们这种美股公司,可是很挣钱的,你看看陈伟就知道了。”

谭睿又安慰了一句。

刘佳轻轻点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陈伟,想听听陈伟这位业内人士怎么说。